極光

A3! 夏組

https://www.plurk.com/p/m5n73a

夏組就是個認真的體育社團,相比於春組,還有三個月的訓練時間,再多一個現役新生代演員(很紅)天馬,在演員訓練跟意識建立上,比起春組更有效率多了,也比較能說服玩家說他們真的花三個月就能上台演出
同時也因為在訓練上沒有太大的問題,夏組就更注重在友情建立上面,這方面也是以天馬為中心,天馬當夏組LEADER真的當之無愧又合理,甚至帶動夏組整個劇情還談戀愛呢

夏組的標題是"克服的SUMMER",他們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一個嵌在
皇天馬,自大狂妄當紅新生代演員,因為想要挑戰舞台演出不顧父母反對加入,早晚出門還有經紀人接受,一開始對待其他夥伴的態度很差,但和咲也談心、和其他人磨合之後,改善自己講話方式,讓夏組整體在演出上有所成長,夏組的牽絆也建立了起來

椋,看起來柔弱、順從父母、以前加入陸上部(田徑?),在夏組裡應該是演戲能力最差的吧?但是他對於劇本會做功課,靠演戲的熱情克服了素人的弱勢,最後也成功站上了舞台
喜歡少女漫畫(????)........我相信他絕對是兵頭十座的弱點之一,堂兄弟最棒了

三角,神秘的電波系少年,前編劇??(有點忘了)的孫子,一直住在劇團裡沒有人發現,夏組吉祥物(???????)般的治癒性存在

一成,國中以前沒有甚麼朋友,高中出道讓自己變得擅長迎合別人的圓滑角色,看似輕浮但其實挺會觀察人又讀空氣的,雖然好像隨便都可以跟別人要好,但這樣迎合別人還是跟別人保持著一段距離
在天馬某次森7後,開始主動表達自己的意見,也是個讓他和成員之間距離更拉近的一步
家裡人跟電視台內部有關係,劇團網站都是他做的(??)

琉璃川幸,女裝少年,傲嬌嘴壞美少女,幫不少人都直接取暱稱,跟天馬沒有一天不吵架,跟天馬同房間,跟天馬只差告白交往
服裝擔當,國中生,在學校和同學處的不好,雖然面對同學的調侃看似從容帥氣面對,但其實心裡還是難過的,只是個用言語和態度武裝自己的孩子所以喜歡天馬也不會主動說

夏組的劇本最後是天馬演的角色跟幸的角色結婚,所以我相信他們只差求婚的(不
總之夏組就是皇天馬跟琉璃川幸談戀愛
談 戀 愛
  1. 2017/03/28(火) 20:02:16|
  2. 遊戲
  3. | 留言:0

聲之形

https://www.plurk.com/p/m5glb3
  1. 2017/03/25(土) 23:44:10|
  2. 影評
  3. | 留言:0

【奧尤60分week8】不能說的夢

他折著衣服,抬起頭來看著在倒水的對方,反覆咀嚼了對方的話語,才總算給予回應。

「…我想嬰兒床是帶不到結婚會場的。」

「我想也是,那嬰兒裝呢?」

「不,我想大前提是『結婚』,就算是帶球婚直接送禮到後面的程序也不太妥當。」

「…但這是最實用的。」

他看的出對方是認真在煩惱,畢竟帶球婚的對象是他的兒時玩伴,他似乎想要給對方一個慎重的禮物。

他將折好的衣服堆疊在一起,把貓從洗衣籃裡趕出來,拿起籃子裡的另一條短褲,「當天送結婚禮物,新生兒禮之後用宅配,如何?」

「聽來不錯。」對方點了點頭,喝了自己倒的水。

「那結婚禮物要什麼?碗盤?」

「高級一點就咖啡研磨機吧。」

他折好最後一件衣服,對方抱著筆電和兩杯水走了過來,坐到他的身邊,畫面開著對方直接輸入google的搜尋結果。

「這也太隨意。」他笑了出來,另外開了個頁面點入amazon的家電頁面,「看這裡吧。」

他們最後選了一個智慧型掃地機器人,他眼神發亮,於是對方在購買數目上填上了“2”,他在對方面頰上親了一口。

下午他們到市集買了些東西,回程經過公園時,他突然有些嘴饞,看到廣場角落賣著冰淇淋捲餅,他把手中捧著的紙袋交給對方,讓對方坐在橫椅上等他。

假日的公園廣場不缺少的就是攜家帶眷的人群,小朋友在空曠角落嬉戲,父母站在一旁看著,老人們成群待在一起閒聊,他等著捲餅,穿過人群去看那名坐在長椅等他的人。

有個孩子在對方面前跌倒,放走了手中的氣球,對方趕緊起身去幫那孩子抓住了飄走的氣球,跌坐在原地的孩子努力從地上爬起來,對方拉著孩子的手協助起身,隨後將氣球交還給孩子。

他看到對方帶著一抹淺淺的微笑目送那個孩子去找走在前頭的家人,心底湧起了某種奇怪的感覺,他說不上來,或許是他第一次看到對方和小孩子相處的關係,原來對方對待孩子會是那樣的表情嗎?

突然他和對方對到視線,對方衝著他瞇起眼笑,他吐了吐舌,轉過頭關心捲餅是否輪到了他。

他其實知道自己底心的疙瘩是甚麼,但他不太確定該怎麼說。

他和對方坐在椅子上,各自吃著捲餅,看著草皮上嬉戲的孩童,他決定裝作是不經意的提起。

「Otabek你,喜歡小孩嗎?」他說完隨即咬了口捲餅,沒有看向對方。

對方吞下一口捲餅後開口:「普通,沒有特別的感覺。」

「…應該說,」他咬了咬下唇,「你想要小孩嗎?」

他說出口後才開始擔心是否會講得太直接,轉過視線,他看到對方皺著眉看著他,他知道這是對方在思考的神情。

對方緩緩開口,「我只要Yuri。」

這倒是個很哈薩克英雄的回答,但並不是他現在想聽到的,「不,我是說…」

「我不在意、也不在乎。」

他的哈薩克英雄眼神清澈如水,他知道沒有甚麼好繼續問下去的,但他心頭仍有些苦澀,就在他想別過臉時,對方握起他的手。

「看來是我說的還不夠清楚,」對方加重了握住他的手的力道,「讓我用行動來向我親愛的Yura說明?還是不要?」

對方刻意的語句讓他好生彆扭,他自然也沒有漏看對方那個知道他絕對不會拒絕的上揚嘴角。

甚麼時候讓這呆驢這麼得意的?

他別過頭去,要對方趕緊把手中的冰淇淋捲餅吃完回家,在他開始大口咬起自己的那份冰淇淋捲餅時,他也回握住對方的手。

那天晚上,他夢到對方在客廳裡,陪著一名男孩在那兒玩,不一會兒他就將男還抱了起來,一瞬間對方充滿慈愛的神情莫名地令他流下了眼淚。

早上醒來,他看著那個躺在他身邊熟睡的人,知道這是不能和對方說的夢。



  1. 2017/03/24(金) 17:13:12|
  2. YOI-奧尤短篇
  3. | 留言:0

[鐵血]西諾亞馬

#鐵血的孤兒

又一篇腦洞 繼續閲讀
  1. 2017/03/24(金) 14:24:50|
  2. 其他
  3. | 留言:0

A3! 春組

https://www.plurk.com/p/m5cm2t

又是因為爸爸的緣故ry莫名的責任感讓女主(玩家)接下劇團總監督,在債務壓力下,被討債的(?)指示陸續招攬成員、完成公演,來避免劇團倒閉ry
春組就是第一組招募成員,演出的劇本是改編的青春友情劇(?)羅密歐與朱里烏斯

春組劇情就是交代劇團危機和玩家設定
招攬俳優入團後,配合和各個團員的episode更認識團員後,在春組OB的批評和夥伴間的扶持下成功完成第一次公演

就是挺常見的故事大綱,之後就是靠角色個性差異和魅力去帶故事了

(我不記得姓了,糟糕)
春組leader咲也兼本次座長,父母雙亡,常常被親戚推來推去沒有自己的家,在一次觀劇經驗對劇場產生憧憬的大外行,進入劇團後把這裡認知為自己的歸屬,努力上進的高中少年,標準紅隊長,柴犬、弟屬性
覺得兩個月可以讓這個棒讀少年當座長也是 挺妙的,嘛 努力和夥伴和熱情可以克服一切是吧

綴,編劇志向的大學生,努力的常識人,好哥哥,但不是橘真琴那種寵到底的,該吐槽就會吐槽,也不是東月錫也那種好好先生,忍到極致就笑著生氣那種,就是個 普通的 鄰居哥哥(還不太會跟你談戀愛的那種)

真澄,因為在街上看到監督外行的即興演出就愛上監督的監督控,沒有經驗卻是春組演技最好的,對其他人愛理不理,在學校有粉絲後援會,家人都在國外的孤僻監督斯都卡;一切情緒起伏 行動只受監督起伏,後來自然是ツンツン地跟其他人打好關係,就是 一位偏執的茱麗葉少年
雖然總監督很有辦法治他,我滿怕這種的(ㄎ

シトロン 日文不好的神秘異國王子(推測),紳士,但會用本國文化為由來開玩笑。不會魔法、不是動漫宅,ただの異國人

至,想找優惠住宿地點的風度翩翩帥氣上班族,off的時候是粗魯的重度遊戲宅,之後跟春組人混熟也不怎麼隱藏自己是遊戲宅的事情,因為劇情篇幅的關係,他本來對演戲沒甚麼興趣,結果在最後公演的時候忍著腿傷加上咲也即興台詞鼓勵,讓他感受到站在舞台上的吸引力(大概),篇幅少到就是有點可惜
春組裡就至跟真澄是 比較『有個性』的人ㄅ
  1. 2017/03/23(木) 20:08:19|
  2. 遊戲
  3. | 留言:0

奧尤/otayuri 忌妒

快速的節奏、強烈的節拍用不知道多少分貝的音量播放著,他的內臟都跟著晃動著,人群隨著五顏六色的燈光晃動著,在酒精的催促下絲毫不在意腳步是否踩在節拍上,DJ推轉著電子按鍵,不斷轉換著音軌,那些當紅的曲目瞬間換了新的面貌,為舞池帶來了另一波高潮。

他相信自己眼神是閃亮的,抓著對方問著是否要和他一起下去跳,對方笑著要他好好去玩,他有些猶豫,畢竟是自己嚷著要對方帶他來的,丟下對方自己去跳舞似乎不太好。似乎是發覺了他的猶豫,對方靠近他的耳邊,用他能聽到的音量告訴他:「這裡太多熟人了,我會被笑話。」

聽到這話,更興起了他的好奇心,顧不得對方的面子問題,他嚷著要對方和他一起下去,對方拗不過他,隨著他一起進入舞池。

隨後他便開始後悔,他可以將自己快速的心跳當作是跳舞後的關係,但這湧上耳根的熱度他無法否認是因為對方,他再次得知了對方帥氣的一面。

就在音樂切換至下一首曲子時,對方領著他去取飲料,在接過那瓶可樂的時候,他仍有些失神。

「怎麼了?Yuri.」

「你、你太帥了啦!可惡!」他憤慨地灌下可樂,因此他沒發現對方被他的話語弄得有些羞恥的表情。

隨後對方擔心的事情發生了,兩名男性湊了過來和對方打招呼,他自己沒有什麼朋友,不知道是否所有的人們都會和朋友們有著同樣的氣質,至少眼前的對方和那兩名友人,三個人站在一起實在太酷。

在損完對方跳舞後,他們把注意力放到他的身上:「怎樣?不想讓我們看到你帶著金髮美人?」

「這位絕對是那個『Yuri』吧?」

對方看來有些無奈又羞恥,他率先向他們介紹了自己,在簡單的對話後,他發現對方的朋友雖然看起來不好親近,講話也有些隨便,但都是很好的人們,他有些羨慕。

「抱歉,他們不是壞傢伙。」

「嗯!沒事,他們人不錯呀。」

他說了謊,不知道為什麼,他的心底出現了微妙的疙瘩,此刻又陸續有人來找對方打招呼,本來這裡就是對方會站上DJ台的地方,會有許多認識他的人也是自然。

但人數會不會太多了?

他默默喝著可樂,想著或許只有一個朋友的自己才是奇怪的那一方,但越想,他心裡的疙瘩卻逐漸成為了某種不愉快的感受,明明不該有這種想法的。

超過他忍耐程度的,是一名和對方相當親暱的女性。

她走過來就先和對方進行兩邊的面頰親吻,並靠著對方的肩膀盯著他瞧。

「這位就是『俄羅斯妖精』?」

聽到那個名字,他不免皺起了眉,但想到是對方認識的人,他忍住了回敬“母豬”的衝動。

這位女性自顧自地說起自己是對方的兒時玩伴,有需要什麼對方的兒時秘辛都可以找她,對方雖然開口制止她,卻沒有拉開和她的距離。

在來到這裡之前,他是感到興奮的,然而現在他只想儘早離開這個吵雜的地方,更正確來說,他不想待在這個女人面前。

「Yuri.你還好嗎?」

他回過神來,發現對方的臉就在自己面前,他往後縮了一下,才注意到那名女性摟著另名男性的手臂離開了。

「抱歉,她太吵了。」

他搖了搖頭,突然發現剛才的自己有多失禮,趕緊舉起可樂想化解尷尬,這才發現早已見底。

「我幫你再拿一瓶?」

他點了點頭,揪著對方的衣角,跟著穿過人群來到了吧台,他不懂得現在的情緒低落是怎麼回事,原本都還開開心心的不是嗎?

他埋進了對方的肩頭。

「…你喝可樂就醉了?」

對方半開玩笑地說,但還是伸起手來撫順他的頭髮。

「Altin!人來了也不來找我!」

「門口的人說你今天不在呀。」

他抬起頭來,發現對方對話的對象站在吧台內,對方向他介紹了這位是這間店的老闆。

「既然難得帶著你的俄羅斯朋友來,要不要上去表現一下?」

他看了看店主,又看了看在推辭的對方,一會兒才意識到他們在說些什麼。

「我想看!」

他突然發現,對方似乎不擅長拒絕他的請求。

隨著前位DJ的收尾、連接到一段節拍的間奏,捲起短袖的對方站上了側面的高臺上,連接上手機裡的音軌,在強烈的節拍中,他聽到了那個他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女聲樂曲。

「Otabek--你這傢伙!」

曲子的變奏和節拍的衝擊下,據店主所言對方展現了DJ Altin應有的水準,但他只感受到羞恥,絕對不是因為對方在DJ台上過於帥氣的緣故。
  1. 2017/03/22(水) 22:32:57|
  2. YOI-奧尤短篇
  3. | 留言:0

[鐵血] #48 後的妄想

#妄想結局
怎麼可能會成真? 哈哈哈哈
殺了我吧
我只是想要他還在
我無法接受他不存在的火星
更無法接受接受了他不存在了的世界的他 繼續閲讀
  1. 2017/03/21(火) 23:05:35|
  2. 其他
  3. | 留言:0

美女與野獸

https://www.plurk.com/p/m53xq4

這次絕對是迪士尼出品的公主系列
原汁原味又有劇組新的巧思
劇情和人物突然唱起歌來全都完整呈現,還給你更多的歌
同時還加了加深人物深度跟感情的對話、劇情我很喜歡
最誇張的是對原作的致敬,從預告片就選用一樣的運鏡剪接配樂,在很多重要場景也讓人想起動畫版,但並未完全一樣'
然而在這些懷念的場景中,偏偏最重要的那個地方 選用一樣的分鏡一樣的配樂到底是想要迪士尼クラスタ如何

雖然野獸整個人都cg(連衣服都cg
但是扔雪球我給100分 100分
兩個邊緣人的談心橋段加的太好了 滿分
but. 有個角色真的 多了
感覺是想起黑魔女的慘劇就想讓魔法故事更合理硬加,但是真的有點不必要

野獸的配音是跟當年同一位嗎
少女心難以承受
片尾曲還是請席琳狄翁演唱真是太正確

但這部片的完整性還是有點 微妙的不順
同樣是大家都看過的劇情故事
我比較喜歡之前仙履奇緣的改編法,你看完會很滿足舒暢沒有突然唱起歌但還是有魔法
覺得這部就是仙履奇緣(加入人物描寫)、黑魔女(改寫劇情)、魔法黑森林(歌舞)等經驗加總起來,迪士尼的一個新的嘗試

補個我覺得看的不滿足的原因
結尾收的有點快,有如前年美女與野獸音樂劇(???)
我好喜歡最後那段台詞 ,結果剪掉了
覺得那段是更加顯著地證實貝兒愛上的是他的心不是他的外表
就算是 多幾個emma的表情變化畫面也好呀 覺得剪接失誤(x
  1. 2017/03/19(日) 23:18:26|
  2. 影評
  3. | 留言:0

【奧尤60分week7】靈魂交換

#全篇捏造
#喪禮描寫


老阿爾京先生突然因心肌梗塞倒下送醫,仍然沒有恢復意識。

對方接到消息的時候,是醫生告知家屬要做好心裡準備的隔天一早,事發早已是兩天前的事情。他端著水杯盯著面無表情告訴他這件事情的同居人,一時之間說不出話。

「…去看機票,我跟你一起回去。」他邊說邊摸出手機,準備聯繫雅可夫。

「不、不行,你下午商演不能取消。」

在他想開口反駁時,看到對方用手按壓眉骨的動作,一瞬間將話吞回去,「那幫我看晚點的飛機。」

「不,你別。」

這是對方第一次如此堅持的反對他,他也不敢再說些什麼,他主動提要替對方打電話請假,對方點了點頭,隨後走進房裡操作電腦。他撥起手機通話,站到房門前看著那哈薩克男子皺著眉頭操作著電腦,他想為對方做些什麼,卻不知道該怎麼做。

他被電話那頭雅可夫的聲音嚇了一跳才回過神,快速交代了事情緣由並替對方請了假。

掛了電話他湊到對方身邊,確認對方的班機時間,接著轉身準備自己出門的東西。

「你自己到機場可以嗎?」他在門口繫著鞋帶問道。

「行。」

「…你確定不讓我跟?」

「我堅持。」

對方的語氣倒是和平時一般冷靜,他站起身來接過他的包,撫上對方的臉頰,吻上對方。

「到了聯繫我?」

「好。」

走在前往地鐵的路上,他思索著自己硬要跟好像也不大得體,況且還沒有到那個時刻,他的立場怎麼說都還是有些微妙,不管怎麼說,他只和老阿爾京先生見過兩次,平時只有湊到對方和家人的視訊畫面時能見到。

那個帶著煙味、喜歡在飯前喝伏特加的老人曾和他說一些哈薩克的草原故事,他嚮往起那難以想像是草原生活,其中他特別喜歡打獵的環節,他想像起他的哈薩克英雄穿著傳統服飾騎馬的英姿。

他最喜歡的,是老阿爾京先生向他透露的對方兒時的糗事,他還記得對方那個無奈又羞恥的表情,現在想起他還是會想笑。

老阿爾京先生在和對方說話時的神情他不意外地熟悉,是否『爺爺』都是這樣的人?還是說成為爺爺之後都會變成這樣?

他在路邊停下了腳步,撥打起手機。

不一會兒,電話那一頭傳來了熟悉的聲音,輕喚著他的小名。

「…爺爺。」

他問候了幾句家常話,隨後在一句『我也愛你』後結束通話,他縮在路邊,任由眼淚爬滿他的臉。

如果今天換作是老科雅,自己也能夠像對方那樣冷靜嗎?

他在冰上劃過一道道弧線,逼著自己集中精神,莉莉亞陪著他見了一些工作人員,確認流程和音樂。他換好衣服,在場邊等待活動開場,在工作人員的引導下,隨著廣播和觀眾的掌聲,他踏上了銀盤。

結束演出,他認份地完成訪問和交際,隨後便被莉莉亞塞上了車去參加餐敘,他此時才有空打開手機查看訊息。

一段段的訊息,只有對方平安抵達哈薩克,和抵達醫院的消息,他輸入文字,要對方有消息隨時聯繫。

看著車子開入車陣中,他怎麼想也不暢快,在餐敘上他努力壓抑著煩躁的心情,終於得以返家時,他二話不說便收拾起簡單的行李,抓起手機看好機票,在路口攔了台計程車就往機場出發。

當他抵達機場的時候,他收到了最新的訊息:『爺爺走了』。

他的心瞬間空了一部分,站在人煙稀少、寂靜的機場大廳,他轉而不知所措了起來。

他找了個位置坐了下來,思索了一會兒,撥打起對方的電話,不一會兒對方就接了起來,他聽著機械那頭傳來的空氣聲,遲遲說不出話。

「…Beka?」他輕喚對方,得到了一些鼻腔的吸氣聲。

「…半天內要入土。」電話傳來對方的聲音,比他想的還要冷靜一些。

「…我過去,可以嗎?」他有些猶豫地開口,「我也想送你爺爺一程。」

電話那頭沈默了一會兒,接著他聽到了近乎無奈的語氣:「…我想要你在我身邊,又不想。」

他握緊了雙手,咬著下唇,鼻酸令他莫名想哭卻哭不出來,就在他想開口時,電話那一頭傳來了帶著哭腔的話語,他便站起身,到櫃臺確認登機。


他抵達哈薩克時間已是當地早上,陽光正從地平線探出頭,他獨自一人站在接送去等候,空氣有些濕冷,他拉了拉圍巾。

不一會兒,一輛車輛停在他面前,搖下了車窗,他才看到對方在駕駛座上。他僅帶了一個背包,他抱著包坐上了副駕駛座,對方鬆開自己的安全帶,伸手替他繫安全帶。

「…你有好好睡嗎?」在對方替他繫好時,他伸手撫向對方的側臉,有些浮腫、暗沉的眼眶和帶著血絲的眼球,有些乾燥的皮膚,他看的心疼。

對方搖了搖頭,抓起他的手,朝掌心輕吻了一下,隨後便坐正,繫上自己的安全帶,再次啟動了車。

在車上,對方大致和他說明了一些哈薩克當地的喪禮流程,大抵是走伊斯蘭教的方式進行,這種平時不會特別去瞭解的事項,如今自己即將親自經歷的現實,他仍有些茫然,也不清楚對方平靜說著這些,心裡又是怎樣的難受,然而所謂“死亡”的現實,直到他見到裹著白布、猶如物品般的老者時,他才體悟到,這是一個人從世界上消失的現實。

他抵達阿爾京家時,屋子內外來了些他不認識的親屬,經過他們時,他小心地點頭示意,隨後跟著對方近到屋內和對方父母打招呼。

阿爾京先生和他握手,謝謝他過來,阿爾京太太臉上還有些淚痕,他過去抱了她,她有些欣慰地拍了拍他的手臂。

老阿爾京太太就坐在她丈夫旁邊,他走過去和老太太擁抱。

在他來到阿爾京家前,已完成了老阿爾京先生的大淨和小淨,祭士掀開老阿爾京先生頭部,帶領所有人進行站禮,讓女性親屬將玫瑰和香木屑灑在老阿爾京先生周圍。

儀式結束,白布再次裹上,他詢問阿爾京先生是否能送老爺爺一程,他得到了當然可以的答覆。放在板架上的老先生被移入了棺木中,蓋子闔上後,他站在對方身後的位置,跟其他男士們一起抬起了蓋著經文布料的棺木,棺木很沉卻沒有絲毫的動靜,他可以聽到周圍親屬小聲的啜泣。

棺木由車輛運送到墓園,直到入土、填土完成,他仍有些不真實的感覺,阿爾京家族和親友們互相慰問,有人先行離開時點頭示意,他跟著一起微微鞠躬。

老阿爾京太太站在墓旁許久,沒有人要催促她的意思,那畫面看起來遙遠卻又真實,時間彷彿靜止一般,周圍的聲音抽離,他的眼淚不自覺地掉了下來,對方無聲地站到他身邊牽住他的手。

回程上,他想著這一切都過於快速簡潔,但老阿爾京先生不存在於世界上任何一個角落卻是個事實,已經無法再抵達阿爾京家時,看到那個坐在客廳舖著布料的大椅子上看到那位老者,無法在餐桌旁看到他一口接著一口喝著羊奶酒,這就是一個人從離開後,活著的人們必須面對的現實。

他不確定自己參與老先生的最後一程是否適當,但他榮幸參與,老先生是對方重要的親人,他想要表達對阿爾京家族的感激。

阿爾京太太在他們離開前又塞了一些糕點給他們帶走,他有時候會想著自己是否是從這個家裡把對方給搶走了,當女士給他一個大大的離別擁抱後,他這樣的想法便減少了一點,但不捨的情感卻相對地增加了許多,他們在未來的日子還必須經歷多次的永遠的別離。


飛機抵達後,他倆莫名地牽起了手,在下機的過程中,有一句沒一句地討論晚餐和日常。

出了機場,那落日染紅的天空映入眼簾,帶紫的雲朵在燃燒的天空中顯得更加惹眼,或許在那紫雲之上有著對方爺爺的歸屬。

他邊走邊望著這天際好一會兒,終於走到了對方哈雷機車的停車處。

「要我騎嗎?」

「不,不用。」

對方牽出了車,卸下綁在上頭的安全帽,將其中一頂交給他,自從兩人住在一起,對方一直都有多帶一頂安全帽出門的習慣。

「答應我,比我先死去吧。」

「欸?」

就在他伸手拿取安全帽時,對方突然的發言令他一時之間無法反應,安全帽就這樣聯繫著兩人的手,他直揪著那雙深邃的瞳孔,反倒是對方先逃避了他的注視。

對方突然像洩了氣的皮球,靠著機車歇了下來,用手遮住了半張臉,他看不清對方的神情。

「…太痛苦,不想要讓你體會。」

那帶著哽咽的聲音從對方口中洩出,他唯一該做的就是伸出手環抱住他這平時愛裝樣子的戀人的肩頭。

「…這不是我能控制的。」

對方埋進他的胸口,伸手緊抱著他的腰,他沒來由又一陣鼻酸,他吸了吸鼻子,搓揉對方的肩胛骨。

「而且在輪到你我之前…還要先承受好多次。」他發現自己的聲音也跟著有些哽咽,他收緊抱著對方的雙手,只希望到了老科雅的那一刻,對方能在他的身邊。

「…至少到了最後,你可以少痛苦一次。」

他想罵懷中的對方傻,但在聲音出來之前,他的眼淚先流了下來。

「吶,Beka.」他緩緩開口,順著對方的肩頭推開兩人的距離,「我還能為你做些什麼?還能夠給你什麼?告訴我吧。」

他捧著對方耳朵邊的位置,好注視那對有些紅腫的深色眼眸,對方握住了他的手,並擦去他臉上殘留的淚珠。

「那把你的靈魂給我吧。」

他愣了一會兒,隨後瞇起了眼,用額頭碰上對方的額頭。

「那麼,拿你的靈魂來交換吧。」

沒有特別信奉宗教的他,確信眼前的哈薩克男子在此刻成為了他一生的信仰。

-

「你想死後的靈魂會去哪裡?」

「…我只知道我的靈魂,一定會去Yura所在的地方。」

「就這麼愛我?」

「是的。」
  1. 2017/03/18(土) 01:23:44|
  2. YOI-奧尤短篇
  3. | 留言:0

[鐵血]王我主後宮守護隊

https://www.plurk.com/p/m4tklj


鐵血的孤兒絕對是新世代的鋼彈呀,對於一些資深的鋼彈迷說岡媽毀了鋼彈招牌我覺得不太公平
難道說就因為是老招牌就不能有新的突破,永遠都要是迷惘但是戰鬥能力很強的男主角在新人類和舊人類的戰爭中找尋和平的故事才能是"鋼彈"嗎?
小人物被捲入戰爭裡面的故事已經看過太多了,久了還有一種對觀眾說教的感覺(和平的意義之類的),但大多是戰到最後主角群也沒有找到所謂和平正義...

況且世界和平那種崇高的理想道德一般觀眾如我們又能怎麼感同身受?
人活在世上想要的就只是吃飽睡好有那麼一個地方可以不會被歧視不會被欺負啊...這正是歐嚕嘎跟三日月想要去的地方。

先說大方向,《鐵血的孤兒》後期主角群鐵華團跟末日號角的內鬥確實出現了劇情上的失衡,甚至有些爆衝,前面鐵華團累積的人脈、資金、資源,被各種突然的事件全都砍光光,讓他們打回原點,這點絕對是有問題的
同時一些角色人物也因為劇情失控而毀了,不管是存在感還是便當問題都是如此,另外還有最關鍵的把鐵華團拉到這種地步的麥基里斯的塑造...
到了現在47集了,麥基里斯的價值觀如果最後跟我說跟過去一些鋼彈BOSS一樣『因為我過的好慘我要世界一樣悲慘』『把所有人都殺光重新建在社會秩序這就是我的理想』『我要把反對我的人殺光重新建立安全的世界』就好笑了...甚至會毀了《鐵血的孤兒》最重要的賣點:低階社會的掙扎(社會邊緣人掙扎)

鐵華團都是一群社會邊緣份子,末日號角就是跟他們強烈的對比
鐵華團不論出身過去血統,只看你的工作能力,甚至不在乎金錢、利益,只在乎情義
末日號角看身家背景、血統、地位,任何骯髒的政治小秘密號角全都有
一邊努力在社會底層掙扎來找尋自己的未來,一邊就算你再怎麼努力你沒有那個姓氏血統,你就是會被看不起
哪一邊比較能引起觀眾的共鳴可想而知(加上製作組明顯的把末日號角寫醜)

鐵華團就是一群努力認真的好人
本來想說可以用一個PTT『正妹都愛8+9的原因』來說明鐵華團的魅力
但想想這群少年們與其激發女性荷爾蒙,不如說是在激發觀眾的母性
47集薩克退團的吶喊完全都是 現在的觀眾的心情啊。
他們都是這麼好的人、這麼努力的人、為什麼這麼笨、為什麼要遇到這些事情...
讓劇中角色講出觀眾的心聲一直都是鐵血製作群的通常運轉...也就是說這些胃痛的劇情他們都是有自支會讓觀眾胃痛的,真是了解觀眾的製作群呢(...

至於感情線部份,想在鋼彈世界裡看不到(不會演出來但是會告訴你這兩個做了的)性愛橋段是否搞錯了什麼(ㄎ
但這次真是跨時代地完成了鋼彈震可喜可賀...哈....想當年煌大和的第一次也不是給拉克斯啊(幹)

我很喜歡阿特拉,很喜歡三日月,很喜歡兩個人的關係,然而他們對於戀愛跟生小孩這回事的價值觀和絕大多數人的價值觀完全不同,但我們在面對他們價值觀跟我們的價值觀不同的衝擊時,又不能說他們這樣有什麼不對,這才是最恐怖的地方
尤其是,三日月王我主這個人
一般普羅大眾認知的播種照顧責任本來就沒有建立在他的認知裡面,阿特拉也是,一個只是想要試著留下三日月(現在卻變成有小孩就好?),一個因為對方想要好啊就製作(跟他種植物時的播種大概是同一個概念),再加一個柯蒂利亞來攪和
這種以我們大多數人的價值觀來看就是全盤亂七八糟的關係,卻是他們在這樣沒有未來無法成家的狀況中,小確幸???
至少47回三個人抱在一起的時候,兩個女孩子內心是滿足的吧
然而三日月,只要這裡還有歐嚕嘎在,他怎樣都好啊(SHIT

在三日月心理絕對是歐嚕嘎大於其他所有人,包括阿特拉跟柯蒂利亞,兩個人的關係從一期到現在二期...
已經是 心靈上的既定事實了吧我們都知道他們肉體心靈都是一體的op3愛愛那麼多次)
這就是 王我主後宮啊 (幹

不管最後三集還要怎麼演,我只求最後一集現在的少年們都還活著,王我主後宮各個生還隱姓埋名種田養小孩就好了
拜託
拜託;;;;
  1. 2017/03/14(火) 18:16:14|
  2. 追番
  3. | 留言:0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