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光

松野家の話(はなし) 01

去年長兄ONLY出許願的小本
放個章節一
有興趣還有殘本歡迎帶走(工商逆
https://is.gd/XPM3HA

-

以前,電視上常會播出一種真人戲劇:每一集都會有大魔王派出的怪物試圖毀滅城市,這時便會出現以粗糙剪接和特效開始變身的英雄戰隊來擊退怪物,守護城市的和平。

英雄不論在什麼時候都受到人們的崇拜,然而這些增添聲光效果、帥氣登場的虛構英雄戰隊,更加受到兒童的歡迎,成為國小生之間的共同話題,特別是男孩子,松野家的六胞胎兄弟想當然地也對英雄戰隊充滿憧憬。

六個小蘿蔔頭在英雄戰隊播出的那陣子,每天放學回家後,第一件事情就是扔下書包,不理會媽媽的洗手叮嚀,只管擠在電視機前等待英雄戰隊的播出。

「啊,這集紅戰士也好帥呀!」

在這種戰隊戲劇當中,總是有著一個不成文的規定,那就是隊長代表色必定是紅色,像是代表著勇敢、堅強、熱情的紅,カラ松圓滾滾的眼睛緊盯著身為隊長的紅戰士,聽著他鼓舞隊友的話語,比起紅戰士打擊怪獸的強大,那種鼓舞士氣帶領大家的領袖風範,對カラ松來說才是真正的帥氣。

「還好黑戰士即時出場救援!不然紅戰士就要被打到了!」

「一切都在紅戰士的算計內啦!藍戰士不也從後面來了嗎!」

「紅戰士中間那一個飛踢!」

六胞胎們邊用著同樣的臉孔七嘴八舌討論今天的劇情,邊輪流到洗手台將手洗乾淨,カラ松沒有加入討論,小腦袋裡都是紅戰士最後打敗怪獸後回到夥伴身邊的帥氣身影。

「我覺得最帥的是紅戰士啦!」

在點心時間,六胞胎的話題仍是英雄戰隊,剛咬下一口甜甜圈的カラ松聽到おそ松這句,高興的開口附和:「就是啊!還是大家的隊長呢!」

「對吧!也就是說是大家的老大哦!那不就是在說我嘛!」

『嗯?』カラ松心裡突然感覺到了某種奇怪的感覺。

「欸!哪有這樣的!」トド松發出了抗議。

「不覺得有點牽強嗎?おそ松哥哥。」チョロ松跟著附和。

おそ松仍然堅持不肯讓步:「才不會呢!做為你們的大哥!我理應是隊長!所以是紅戰士!」

「欸~我也想當紅戰士~」十四松拿著點心的甜甜圈,舉高雙手晃動著,一旁的一松向側邊移動避開十四松的手。

「不行不行!隊長就該是長男才行!對吧カラ松!」

對於突然的點名,カラ松看向他的大哥,在還沒弄清楚心裡感受的時候就先開口回應:「畢竟是隊長啊!那就該是大哥才對!」

「對吧!也就是說カラ松是藍戰士!副隊長!因為是次男~」おそ松拍了拍カラ松,隨後擺出了紅戰士的決勝動作,カラ松也擺出相對應的藍戰士動作配合。

「這樣好詐啦~おそ松哥哥!」

「那トド松就是粉紅戰士~因為最小!」

「欸欸欸──我不要粉紅色啦!」

在兄弟間的談笑中,カラ松吃下剩下幾口甜甜圈,仍然搞不懂心裡這種梗到喉嚨的窒息感是什麼,而這種感覺直到晚上おそ松吃掉了カラ松的最後一塊炸雞塊,兩人大打出手之後才消停。

  1. 2017/05/19(金) 00:05:36|
  2. 其他
  3. | 留言:0

MARVEL- STONY擦邊球

盾鐵-內戰後續 復婚?
漫威電影宇宙

-

當他收到那支落後幾個世紀的老頭手機時,他滿心的吐槽仍蓋不了心底某種踏實,他鎮定神色,不想讓任何人知道。

作為鋼鐵人、史塔克集團負責人,美國的國防和英雄管理他可以說是掌握了一半的權力,儘管他和他的好友打的痛苦,彼此充滿煎熬,但反過來他還是能在明亮的這一邊來保全那些追尋自由和自我正義的英雄們,能在陰影處伸張他們的正義,只要他們不要太過張揚和高調,他都能保護他們。

那支老舊的聯絡工具就這樣擺在那,他只是時不時地把玩,從來不曾使用過,如果他想,反向追蹤訊號易如反掌,但抓到對方又有什麼意義?難道又要上演難看的夫婦吵架嗎?(娜塔莎事後調侃的。)

「你可以撥打看看。」

有如他的兒子(更正確來說是他和班納的兒子)的人造人若是在替他端咖啡過來,看到他快速藏下桌面的手機時,總會這麼說。

「打了要說什麼?」

幻視沈默一會兒,隨後說:「你好嗎?」

他翻了個白眼,「若你是我,你會說這個?」

「不,」幻視的視線往下落了點,「我會說:『我想你』。」

姑且不論幻視想見的其實是那位緋紅的艷麗超能力者這件事,他懷疑起幻視的能力是否又提升到了『讀心』?他極力否認這點,這一切只是這位新生兒的揣測。

「我想妳啊,小辣椒。」

最後他撥出的電話不是那破爛手機,還是進入語音信箱,他沒多想就把句子說出口,但說完的那一刻就後悔了,他將波茲小姐的電話暫時放進了黑名單。

「波茲小姐要我來看看你呀,老闆。」

來見他的是哈皮·霍根,他不太高興,他明明吩咐不要放任何人進來的(他正窩在自己在復仇者聯盟本部的實驗室裡)。

「自己發出寂寞訊號還害羞?」

帶哈皮進門的娜塔莎坐在一旁他第二喜歡的椅子上,他雖然不開心卻又不能怎麼樣,他突然想念他的老羅德。

哈皮一些來自大中國的伴手禮,他大多拒收,最後是留在茶水間給員工自行取用。

「你需要『好朋友』,東尼。」

娜塔莎轉頭離開他的天地前這麼對他說,他轉動椅子背向她。

他一生越是信賴、放在心上的人,總是一個接著一個從他身邊離去,越是靠近他的越會受傷,為什麼還要逼迫他去加深和別人的羈絆?為什麼還是有人想要和他更加親近?

比方說叫作彼得·帕克的少年。

「別做我會做的事和我不會做的事,中間有灰色地帶你可以發揮。」

但顯然年輕人英雄夢想瘋了,他有些不愉快,畢竟那種捨身為眾人的博愛精神,完全是某個老頭 所宣揚的平等博愛,他想抬頭問老天,美國的年輕人就不能換個英雄崇拜嗎?比方說鋼鐵人。

在這次的危機解決後,他決心不再隨意讓幻視放假,在他想著是否該為幻視支薪時,彼得又從遠遠的地方喊著史塔克先生晃過來,他的頭有點疼,不是因為剛才撞到額頭的關係。

「史塔克先生!你不會相信剛剛誰來了!還幫了我!」

「等等、說慢點。」

「他呀!那個…啊!不能在您面前說對吧!」

他的眉頭皺了起來。

「你是說…」

「布魯克林的史蒂夫!哦老天他要我別告訴你他來了…我還是說了!」

他戴上頭盔,轉身向天空飛起。

「星期五,掃描整個作戰範圍,人臉辨識。」

結果他沒有找到任何人,但他在破壞的磚瓦間,發現了只有現場身為鋼鐵人的他,飛到空中才會看到的訊息,他決定假裝沒有發現。

  1. 2017/05/06(土) 01:42:50|
  2. 其他
  3. | 留言:0

[鐵血]西諾亞馬

#鐵血的孤兒

又一篇腦洞 繼續閲讀
  1. 2017/03/24(金) 14:24:50|
  2. 其他
  3. | 留言:0

[鐵血] #48 後的妄想

#妄想結局
怎麼可能會成真? 哈哈哈哈
殺了我吧
我只是想要他還在
我無法接受他不存在的火星
更無法接受接受了他不存在了的世界的他 繼續閲讀
  1. 2017/03/21(火) 23:05:35|
  2. 其他
  3. | 留言:0

凜生日快樂

#凜生日快樂
#松岡凜
#FREE
#壯我大宗凜

清晨一早,陽光便從窗簾空隙間透了進來,不偏不倚照在他臉上,他摸了摸床頭櫃的鬧鐘,發現已經是早上十點多,雖說是自由練習,但這時間不免晚了些,他有些憤慨,念著鬧鐘的人為失靈,邊跳下了床。

僅穿著底褲的他發現本應散落的衣物被收拾了一番,他拉開衣櫃,套上一件運動長褲後,隨意拉了件黑色T恤穿上,他也顧不著衣服是否比自己身形還要寬大一些,便離開了臥房準備找讓自己晚起的罪魁禍首理論。

1LDK的套房客廳如今充斥著咖啡的香氣和鬆餅的香氣,那個人高馬大,穿著明顯偏小、過於貼身、還有點短的白色T恤,圍著圍裙站在流理台邊煎著培根蛋,他突然覺得好氣又好笑。

他走了過去,直接向對方小腿肚踢了一腳,一手攬向對方的腰際,令對方打了個小顫。

「這位太太,穿的這麼誘人,請問丈夫是否很晚回來呢?」

「…凜,別嚇我。」

看到對方困擾的表情,他露出調皮的笑容,對方這才發現自己穿錯了T恤,然而他一點兒也不介意。對方將爐子焟了火,吻了他的臉頰道了句早安,他這才發現自己本該計較的事情。

「啊對!鬧鐘!是你按掉的吧,笨蛋宗介。今天還要練習耶。」

「昨天晚上所有人喝嗨成那樣,遲到也是正常,況且我直接幫你跟教練請過假了。」

看著對方神態自若地邊說邊把煎好的培根蛋裝到盤子裡,他總覺得對方話中有什麼端倪。

「…欸?幫我請假…?什麼?是指跟其他人一樣的宿醉假對吧?是吧?」

「…」對方看了看他,轉身將盤子放到吧台上,「各種都包含在內的休假?」

「不、不、不,您說清楚啊,Mr. Yamazaki.」

「凜還沒洗臉刷牙吧,快去吧,做個乖孩子。」

「你那什麼哄小孩的方式!」

他憤慨地轉身衝向浴室,還告訴對方等下繼續算帳,對方笑了笑,繼續早餐的作業。

他一定不知道這是對方作夢了幾年才能抵達的位置和建立的關係,然而對方從沒有打算說出口。

此時這個穿著多年初戀情人過小T恤的男子,拿著奶油槍在鬆餅上寫著字,雖然扭曲、看似有些笨拙,但作為全世界第一個祝他生日快樂的人,再怎樣笨拙的二次祝賀方式想必是能被接受的。 繼續閲讀
  1. 2017/02/02(木) 00:54:02|
  2. 其他
  3. | 引用:0
  4. | 留言:0

[宗凜]FREE!2期03集的後續

※請以這兩人過去遠距離友達以上戀人未滿(?)為前提看這篇

之後想補一點初戀小故事(?)

a8ddac5egw1eif3fl2pbrj211y2yoqjc.jpg
PIC FROM @鬆_鬆


#後續#

  夥伴嗎?

  凜的話語帶著溫柔,跟宗介所熟識的凜如此相似,但他的的那種滿足卻是宗介記憶中的凜所缺少的,他翻身躺下。

  真的是太好了,凜。

  當年在雪中對他說著找到夥伴的凜,仍然在他腦海中閃耀著光芒,他明白那是凜始終在追求的東西,除了在水中得到的勝利,有著和自己一起成長的夥伴才是凜最想要的,不然他怎麼會把他一個人留下,頭也不回的走了呢?然而看著凜得到希望到失望,甚至逃到了澳洲,宗介能做的只是等待,在老家等待,在東京等待,等待凜回來的那天,他會給凜想要的東西,他會是那個穩穩站在凜身旁,和他一起成長一起競爭的夥伴。

  好不容易宗介是全國前幾名的選手,好不容易凜回來了,好不容易他有空回老家看地方比賽,卻是一場極為荒謬的比賽,就在他見著了他朝思暮想的那人,濕溽的紅色腦袋緊塞在那個曾令凜痛苦的人肩頭,滿部水珠的髮絲間淚珠撲簌流下,那個當下,宗介只能待站在看台,看著那人和自己新的距離。

  再怎麼遠的距離,宗介的等待仍舊能跨越縣市,跨越時區,如今卻跨越不了稱呼為夥伴的東西。

  看到現在對擁有夥伴而滿足、溫柔的凜,宗介為凜感到高興,哪怕是一刻,凜又有想起過自己嗎?於是宗介不再等了,他追了過來。


啪!

  隨著臉部的壓迫感,毛巾的濕溽弄得宗介滿臉水氣,他拉開毛巾轉過頭,看到凜紅色的腦袋掛在他的床沿旁。

  「你在想什麼?」凜咧嘴問著,雜亂的髮絲還夾帶著些許水氣。

  「…你也把頭髮擦乾些。」宗介探過身去,把毛巾掛到凜頭頂擦拭起來。

  「我自己會擦啦。」凜伸手試圖搶過毛巾的主導權,宗介一把抓住毛巾兩旁,頭一探,往凜的唇上落下一吻。

  「嗯,在這果然有些勉強。」

  「那就不要親啊,笨蛋!」

  凜抓著毛巾轉過身去自行擦拭,宗介沒有看露他耳根冒起的熱度。

  儘管再怎麼近的距離,距離宗介想得到的東西,還是有些距離必須跨越。




  「呐,今天我可以睡下舖嗎?」

  「才不要,兩個大男人很擠耶。」

  「是、是。」


-------


寫文需要心動衝動與腦洞,以及被fc2維修聰康的準備。

wb也有一篇,是2稿,現在這裡是3稿(?)
把fc2有暫存的部分加到2稿就是了
  1. 2014/07/17(木) 13:46:02|
  2. 其他
  3. | 引用:0
  4. | 留言:0

[エルリ][團兵]結婚吧

  里維用一個動物潛伏準備襲擊獵物的姿態在幫自己辦公室的待客桌上蠟,那是艾爾文睜開眼後看到的第一幕,接著挪動緊貼在桌面的下巴,那些三個沒闔眼的夜晚所用的文件、圖表、筆、墨,都被整齊劃一的擺好在桌上(掀了其中一疊,他發現頁數沒排好就是了),他揉了揉眼睛,臉部還有些出油,下巴的鬍渣更不用說了,艾爾文嘗試回想自己為什麼趴在桌上,發現自己睡著前最後的印象是目送漢吉抓著完成的報告虛弱的走出去(讓身為女性的她熬夜三天似乎是不太好,但漢吉就是漢吉),說的最後一句話是叫醒攤坐在待客椅上被資料書籍圍滿的會呼吸且名為米克的屍體要他回去睡,那些資料書籍現在被分類堆疊擱置在待客桌旁。

  「啊?你醒啦。」

  艾爾文本以為在為待客桌上蠟的里維是發現他醒來後才站起身來,但似乎是因為上蠟工作完成的關係,他嘟噥幾聲做回應,撐起身向後靠向椅背,雙眼承受不住乾澀地闔上。

  「既然醒了就去洗澡,除了髒還有加齡臭,臭死了。」

  雖然早已習慣里維的言語直率(惡毒?),艾爾文還是稍微受傷了,睜開眼睛想要反駁幾句,他看到里維抱著一疊書在身後的書櫃就著字母將書本歸位中,頭上綁著白色的頭巾,嘴上圍著布,袖子捲到手肘之上,白皙透紅的皮膚和突起的肌肉線條,穠纖合度的腰臀在他的眼前晃,他體會到米克所說的兵團皮帶隱藏的情色。

  「你在發甚麼呆啦?大叔。」

   啊啊,受不了。

  艾爾文伸出手,繞過里維的腰,一把將他拉過來抱到自己腿上,掀開對方嘴上的布,不讓里維有機會反應就堵上他的嘴。

  「────給我適可而止!混障!」

  ---
  
  「所以,你他媽在發三小神經?髒的要死還敢碰我?」

  「誠表歉意。」

  接過臉頰的一巴掌、肚子一踹,艾爾文正跪坐在地上接受斥責。

  「也不想想多久沒刷牙,臉上鬍渣一堆還出油,眼角還掛屎,真想讓那些崇拜你的傢伙們看看你這付蠢樣。」

  「誠表歉意。」

  「都幾歲的人了連"等一下"、"可以吃了"的自制力都沒有嗎?簡直比奈爾養的娜塔莉(黃金獵犬)還不如。」

  「誠表歉意。」

  「頭髮也亂成這樣,」里維有點粗魯地用手順起艾爾文的金髮,將之撫成稍微順眼點的三七分,「快去梳洗把臉弄乾淨來。」

  里維的手隨著順下的角度停在艾爾文的臉頰兩側,姆指輕撫過他的黑眼圈。

  「嘛,三天來你也辛苦了,團長大人。」


  接著艾爾文聽從吩咐乖巧進入浴室,他的盥洗工作做得徹底,才好在稍會兒將里維抱個滿懷。

題目:進擊的巨人 - 部落格分类:漫畫卡通

  1. 2013/10/22(火) 15:27:08|
  2. 其他
  3. | 引用:0
  4. | 留言:0

[エルリ][團兵]衝動(49回捏有)

  艾爾文總是希望里維能夠撒嬌一次,里維是清楚的,總會在對方提出小小感慨時用皺眉回敬對方,兩個人走在一起久了,艾爾文理所當然地擔任主動的一方,里維理所當然地擔任接受的一方。 

  衝動還是有的,當艾爾文專注於文件閱讀和書寫時,藍色眼眸上覆著淺色睫毛,午後斜陽從高背座椅後的窗櫺灑下,髮稍透如蠶絲,里維總是逼迫自己轉移視線,隨意抓起平時根本不會碰鉛字書坐在團長室招待桌椅上翻閱,不一會兒腦內的疲勞使得他閉上雙眼。

  「要睡去床上睡呀。」

  迷糊中聽到微弱的話語,空氣中彷彿傳來對方拿自己沒辦法的無奈呼氣,手邊的書本被推開,里維的身子飄向了雲端,那是他的天空,扛著所有人類未來的雙臂是他的自由之翼,那雙手接納了全部,包容了所有,擁有了他。

  「老是裝睡,坦率點吧。」

  里維將頭湊向艾爾文的膀子,狠咬一口。

  在對方的喊疼險些把自己摔下去的同時,他伸手環住了他。

----

  角落的時鐘滴答,混著鋼筆滑過羊皮紙的摩擦,艾爾文不時停下書寫,將鋼筆放在一旁,把旁邊的文件拉過來閱讀再放到一旁,重拾鋼筆,或是握著筆推了推眼鏡再繼續作業,自從退居後線後,那副眼鏡就開始跟著艾爾文,使他看來有些倉桑。

  里維向前遞上一杯咖啡,對方微笑向他說聲謝謝,放下筆,接過咖啡小啜,艾爾文的眼鏡瞬間沾滿白色的霧氣,在艾爾文把咖啡放下的同時,里維將他的眼鏡取下,用手帕擦拭乾淨後,重新掛回他的臉上。

  「謝謝。」

  這次的道謝多了點歉意。

  艾爾文的藍色眼眸依舊,里維轉過身隨手在書櫃抽了本書,坐在一貫的位置上,不管多久還是無法理解艾爾文書櫃中哲學相關書本的奧妙,過了一會兒,他失神地閉上雙眼。

  「里維?又來了嗎。」

  在輕微的腳步聲後,里維手上的書本被抽離,他的身子被輕推向前靠向了厚實的胸膛,下巴扣在艾爾文的左肩上,自腰部一個向上輕抬,艾爾文的左手扣在里維臀部下方,將他整個人撈了起來。

  「果然還是有點吃力呢,」艾爾文用臉頰蹭向里維的髮梢,「但這樣,你存在的份量對我來說更加真實了。」

  里維能感受到他為所有人類獻出的心臟的跳動,而自己的心臟始終是為了他而鼓動,天空依舊遼闊湛藍,兩人仍在同一片天空下,看著同樣的方向。

  「你會替我繼續飛翔的吧?」

  里維伸手用力抱住了他。


---

想拿來當外拍的文案
本想畫畫的,但是好懶喔
高中時期的毅力(念書壓力下畫色色的東西的毅力)都沒了

題目:進擊的巨人 - 部落格分类:漫畫卡通

  1. 2013/10/02(水) 05:18:36|
  2. 其他
  3. | 引用:0
  4. | 留言:0

[エルリ][團兵]49回

  艾爾文‧史密斯攤坐在他那張舒服的辦公椅上,自回牆內後持續忙碌中解放,儘管明天還有各項會議要處理,但這一晚片刻的寧靜總比這些天的緊繃情緒來的好,動了動殘存的手臂,右殘臂傷痛隱隱作痛,辦公桌上文件滿堆,他選擇片刻的逃避般地閉上雙眼,門口傳來那熟悉的腳步聲,沒多久艾爾文又睜開了眼睛。

  什麼時候記得了里維的腳步聲?連他自己也不清楚,聽到那慣性的輕敲一下再加重的第二下敲門聲,在艾爾文的允諾下,里維手提醫務箱走了進來。從回到牆裡到現在,艾爾文都沒聽到里維說的任何一句話,在調查兵團總部大門前,他只和眼神比平常還要抑鬱的里維對了眼,便繼續應付蜂擁而至的高層人士以及後續的處理事宜,里維也轉身幫忙處理兵團傷患和各種雜務。

  里維用下巴示意艾爾文坐到中間接待客人的沙發處,待艾爾文坐定,里維坐到艾爾文的右方,將右臂染血的繃帶換上新的,艾爾文看著一切的過程,究竟是自己對里維情感訓練得當還是里維的情緒早已激動過了頭使他現在表現的如此冷靜?兩相無語,整個過程只有布料些微的摩擦聲以及邊上時鐘的滴答,說一句話也好,艾爾文在等待里維開口。

  重新包紮完,里維替他換上了乾淨的襯衫,在里維開始要扣上釦子時,艾爾文從反方向用左手笨拙的也扣起了釦子,非慣用手果然不習慣,但從今天起必須要習慣才行,他瞥見里維的眼角抽動了一下,手的動作沒有停下,在兩人手快接近時,里維留下最後一顆釦子給艾爾文,並替艾爾文扣上左手袖口的釦子。

  為什麼你可以甚麼話都不說呢?

  如果是女人,艾爾文或許會想問,這種時候不管是安慰或是因心疼而責備都想聽,又或者更單純的一個擁抱或一個吻,在回城的馬上艾爾文多少想像里維會為他流下難得的眼淚,或是直接往他肚子上揍一拳好讓他倒進他肩頭,順勢給他一個擁抱也好,說來諷刺,在如此慘烈的犧牲後,還想著這種不切實際的幸福的團長會有怎樣的評價?自己果然是無情之人,艾爾文不禁這麼想,現世早已是地獄,就算在怎樣殘酷也不怕死後墮入地獄的吧?艾爾文並不信仰神,他相信的只有能握在手中的東西。

  在感受到視線的同時,艾爾文的左胸口撫上里維的右手,他試著從那深不見底的眼眸中看出些甚麼,但里維的眼眶就和前些日子里維班全滅後,一樣的空寂,或許從更早的日子開始,里維就扼殺了所有悲傷、軟弱的情緒,隨著耳邊生存證明的股動,艾爾文在那視線注視下燃起想要親吻對方的衝動,他不發行動,只是等待。

  艾爾文的左胸口被里維貼著的手用力一抓,指尖嵌入的力道彷彿要把心臟挖出來,艾爾文悶哼了一聲,里維才鬆手,撫平抓皺的襯衫,果然里維是想揍自己的,甚至是罵自己垃圾的吧?卻因為心疼所以什麼都沒做,卻因為體貼甚麼都沒說,想到這裡艾爾文忍不住想笑,如果可以得到里維更多的包容和體貼的話,失去一條手臂也算值了,他對有這樣想法的自己感到悲哀,但自從他那宣誓要獻給全人類的心臟給了面前這人之後,這種自嘲早也不算甚麼了。

  此時里維緩緩開口,隨著里維每一字,艾爾文感到耳邊的鼓譟越發強烈。

  「本想收回來的,但這次...還好你這裡,放的是人類最強本大爺的心臟啊。」

  艾爾文不禁笑出聲,失去一條手臂,明早可能要面對被排除團長頭銜並退居二線的事實,他卻一點也不覺得沮喪,笑聲沒有延續多久,艾爾文感到眼角的灼熱,隨後淚水滿溢,他聽到自己的哽咽,左手緊摀著眼,他這才體認到自己的不甘心和悔恨有多麼強烈。

  里維沒有再說什麼,只是用力將艾爾文攬進了自己懷裡。



----------

多久沒寫文,就給了團兵
49回太痛,太痛,然而他兩會永遠為彼此的心臟活著
沒了團長人類真的不用進擊巨人了啦!!!!!qqqq

題目:進擊的巨人 - 部落格分类:漫畫卡通

  1. 2013/09/06(金) 01:57:13|
  2. 其他
  3. | 引用:0
  4. | 留言:0

他說這是『 』

100324 複製

  臨也當然知道自己對“平和島靜雄”有著莫名的興致,他喜歡看到那人追著他跑,他喜歡看到那人因為他而憤怒,他喜歡看到那人因為憤怒而扭曲的臉,或許只有一點他不喜歡,就是會對他丟自動販賣機或是便利商店垃圾桶這件事情。

  「你根本是M屬性吧?」

  新羅邊包紮他左手的挫傷邊這麼對他說,他不否認,他就是喜歡看到那一臉正義凜然的弟控為了他而失去理智,儘管最後逃跑總是有些累人,但這比起觀察無人生目標的女高中生跳樓或是踩那些花俏的手機要有趣的多,起碼可以消磨時間。

  「你不覺得很有趣嗎?小靜每看到我就會扭曲的臉,不管他前一秒在做什麼。」

  新羅笑了笑,表示一半認同,畢竟靜雄確實是很好的玩弄對象,除了暴力這一點之外,一旁的塞爾提用打字表示著這樣靜雄也太可憐了,臨也和新羅同時笑出聲來。

  「是說啊,你每次跟我見面沒有一次會不聊到靜雄呢。」

  「是嗎?或許是因為我每次遇到你剛好那天都有遇到小靜吧?」

  「不不,我不是這個意思,」新羅推了推眼鏡,「你沒有想過自己為什麼會這麼針對靜雄嗎?」

  臨也愣了一下,隨即他拋下一句:「我做任何事情又不需要理由,我想做就做啊?沒有針對不針對的事情,而是小靜他總是剛好出現。」

  「哼嗯──」新羅露出意味深長的眼神,臨也知道他想到了些壞點子,「呐,你知道小男孩遇到喜歡的小女孩總是會想去欺負她是為了什麼嗎?

  「為了想吸引對方的注意?」

  「對對,就是所謂的『打是情,罵是愛』,雖然有些彆扭,但是為了讓對方能面對自己或是注意到自己,儘管再怎麼幼稚的行為都會去做,比方說掀對方裙子或搶對方玩具,或是故意害對方受傷被車撞甚至被警察抓,或者是多少次的你追我跑都不嫌膩,被對方抓到的瞬間怒罵反而是和對方近距離接觸的最好時機──」

  臨也知道新羅在想些什麼了,「...新羅。」

  「你懂了是嗎?臨也。」新羅有些意外平日中二病的臨也竟然能如此快速理解自己想表達的事情。


  「原來小靜一直喜歡我嗎?」


  「欸?」新羅瞬間被如此中二的發言打的腦袋空白,臨也到底是從他說的哪些話得到這樣的結論,照道理來說他說的條件完全符合的不是只有這位折原臨也嗎?

  「故意害對方受傷、多少次的你追我跑都不嫌膩、被對方抓到的瞬間怒罵反而是和對方近距離接觸...原來小靜就是想要跟我近距離接觸所以老是追著我跑嗎?」

  所以眼前這人就是忽略自己所做的事情就是了?這是新羅得到的結論,看到臨也一臉驚嚇的表情,新羅聳了聳肩,反正他的目的是達到了,至少讓臨也意識到他和靜雄之間的關係和感情在外人眼裡就是如此,就算只有新羅自己這麼認為,然而臨也卻突然笑出聲。

「噗哈哈哈哈哈哈!!!!!這怎麼可能啊!!!!!」臨也邊笑邊轉著椅子,「是小靜耶!是那個小靜耶!!這是你有史以來最棒的笑話了!!」

  新羅不意外會被這麼吐槽,他有些感慨幸好靜雄現在不在這哩,不然不只臨也,連他也要被一台自動販賣機砸傷。

  「臨也,」新羅按住椅子,讓臨也面對自己,「其實是你喜────」

  「啊!我想起我還有事!」

  臨也突然發言,新羅有些不知所措就被臨也推開,究竟是真有事還是臨也在逃避問題新羅就不得而知了,儘管如此:

  「呐,臨也,想要確認的話,就那個吧!」

  「蛤?」



  「你吻一下靜雄就知道了,自己的感情。」



+或許會繼續+


  超智障的我在幹麻打文章?
  臨也有夠中二(欸

題目:DuRaRaRa!! 無頭騎士異聞錄 - 部落格分类:漫畫卡通

  1. 2010/03/24(水) 19:51:27|
  2. 其他
  3. | 引用:0
  4. | 留言:1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