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光

[エルリ][團兵]49回

  艾爾文‧史密斯攤坐在他那張舒服的辦公椅上,自回牆內後持續忙碌中解放,儘管明天還有各項會議要處理,但這一晚片刻的寧靜總比這些天的緊繃情緒來的好,動了動殘存的手臂,右殘臂傷痛隱隱作痛,辦公桌上文件滿堆,他選擇片刻的逃避般地閉上雙眼,門口傳來那熟悉的腳步聲,沒多久艾爾文又睜開了眼睛。

  什麼時候記得了里維的腳步聲?連他自己也不清楚,聽到那慣性的輕敲一下再加重的第二下敲門聲,在艾爾文的允諾下,里維手提醫務箱走了進來。從回到牆裡到現在,艾爾文都沒聽到里維說的任何一句話,在調查兵團總部大門前,他只和眼神比平常還要抑鬱的里維對了眼,便繼續應付蜂擁而至的高層人士以及後續的處理事宜,里維也轉身幫忙處理兵團傷患和各種雜務。

  里維用下巴示意艾爾文坐到中間接待客人的沙發處,待艾爾文坐定,里維坐到艾爾文的右方,將右臂染血的繃帶換上新的,艾爾文看著一切的過程,究竟是自己對里維情感訓練得當還是里維的情緒早已激動過了頭使他現在表現的如此冷靜?兩相無語,整個過程只有布料些微的摩擦聲以及邊上時鐘的滴答,說一句話也好,艾爾文在等待里維開口。

  重新包紮完,里維替他換上了乾淨的襯衫,在里維開始要扣上釦子時,艾爾文從反方向用左手笨拙的也扣起了釦子,非慣用手果然不習慣,但從今天起必須要習慣才行,他瞥見里維的眼角抽動了一下,手的動作沒有停下,在兩人手快接近時,里維留下最後一顆釦子給艾爾文,並替艾爾文扣上左手袖口的釦子。

  為什麼你可以甚麼話都不說呢?

  如果是女人,艾爾文或許會想問,這種時候不管是安慰或是因心疼而責備都想聽,又或者更單純的一個擁抱或一個吻,在回城的馬上艾爾文多少想像里維會為他流下難得的眼淚,或是直接往他肚子上揍一拳好讓他倒進他肩頭,順勢給他一個擁抱也好,說來諷刺,在如此慘烈的犧牲後,還想著這種不切實際的幸福的團長會有怎樣的評價?自己果然是無情之人,艾爾文不禁這麼想,現世早已是地獄,就算在怎樣殘酷也不怕死後墮入地獄的吧?艾爾文並不信仰神,他相信的只有能握在手中的東西。

  在感受到視線的同時,艾爾文的左胸口撫上里維的右手,他試著從那深不見底的眼眸中看出些甚麼,但里維的眼眶就和前些日子里維班全滅後,一樣的空寂,或許從更早的日子開始,里維就扼殺了所有悲傷、軟弱的情緒,隨著耳邊生存證明的股動,艾爾文在那視線注視下燃起想要親吻對方的衝動,他不發行動,只是等待。

  艾爾文的左胸口被里維貼著的手用力一抓,指尖嵌入的力道彷彿要把心臟挖出來,艾爾文悶哼了一聲,里維才鬆手,撫平抓皺的襯衫,果然里維是想揍自己的,甚至是罵自己垃圾的吧?卻因為心疼所以什麼都沒做,卻因為體貼甚麼都沒說,想到這裡艾爾文忍不住想笑,如果可以得到里維更多的包容和體貼的話,失去一條手臂也算值了,他對有這樣想法的自己感到悲哀,但自從他那宣誓要獻給全人類的心臟給了面前這人之後,這種自嘲早也不算甚麼了。

  此時里維緩緩開口,隨著里維每一字,艾爾文感到耳邊的鼓譟越發強烈。

  「本想收回來的,但這次...還好你這裡,放的是人類最強本大爺的心臟啊。」

  艾爾文不禁笑出聲,失去一條手臂,明早可能要面對被排除團長頭銜並退居二線的事實,他卻一點也不覺得沮喪,笑聲沒有延續多久,艾爾文感到眼角的灼熱,隨後淚水滿溢,他聽到自己的哽咽,左手緊摀著眼,他這才體認到自己的不甘心和悔恨有多麼強烈。

  里維沒有再說什麼,只是用力將艾爾文攬進了自己懷裡。



----------

多久沒寫文,就給了團兵
49回太痛,太痛,然而他兩會永遠為彼此的心臟活著
沒了團長人類真的不用進擊巨人了啦!!!!!qqqq

題目:進擊的巨人 - 部落格分类:漫畫卡通

  1. 2013/09/06(金) 01:57:13|
  2. 其他
  3. | 引用:0
  4. | 留言: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