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光

把心情寫赤安00. 01

夜半雨聲來的突然,打在玻璃上的雨點使得夜景更加斑駁,他在這樣的半夜醒來,就這樣呆然地盯著窗看。

他翻過身,湊向枕邊人寬厚的背膀,對方有些乾燥的髮絲貼著他的額頭,他像貓似地輕巧蹭了蹭對方,湊近的鼻頭聞到了那混著尼古丁的雄性體味,他並不討厭,只是最近連自己的衣服也混了些尼古丁的味道,他並不喜歡。

是多長的假期可以讓自己的衣服沾染上尼古丁的味道?還是兩人太常膩在一起他不願去想,都老大不小了還計較相處時間長短或感情濃度不免有些太『年輕』。

他貼著對方感受到的體溫總是比自己還要高一些,以對方外冷的形象來說有些不符的溫度曾讓他調侃了一番。想到兩人過往的一切,到如今他聽著窗外夜雨聲和這溫暖傳來的生命鼓動合奏的小夜曲,只能說事事難料,但這都是兩人種下的果,各自有百分之五十的責任。

突然間對方肩頭動了起來,翻過了身,他稍微退開給了對方肩膀落下的空間,他用視線描繪著對方側邊睡容,不經意發現對方在意的耳邊白髮又多了幾根,他笑了笑,替這位在睡夢中毫無防備的奔四男子拉了拉被子,隨後再次闔上了眼同對方進入夢鄉。

#半夜睡不著覺
#把心情寫赤安

-

上午十一點,被累積的作業程序搞的焦頭爛額的公安突然被手機提醒音打擾,盯著手機的line視窗,那個多久沒有閃出提醒的視窗,劈頭一句『Ready to take off from Detroit now.』,他一秒反應地打上了『fuck you.』,但在送出的前一刻想到對方的嘴皮功力,他耐下性子,刪除打字,猶豫了一會兒送出了『Tokyo banana. 48 boxes.』,但沒多久他就後悔了。

「怎麼了嗎?降谷先生?」抱了另一箱文件來的風間看到他將手機用力扔向包裡時問道,他揮了揮手,繼續埋頭統計書類資料上的數字。

他的惱火之餘,卻感到耳根有些燥熱,曾幾何時他對對方的惱火已經不是對方本身,而是對於他那些無聊玩笑,卻會因此感到羞恥或期待的自己,而他等一下才會知道的是,現在出現在他手機畫面上的訊息提醒是『Miss you, Rei.』

#半夜寫赤安
#其實有後續
#赤井的笑話是老頭性騷擾等級
  1. 2016/10/13(木) 23:32:40|
  2. DC-赤安
  3. | 引用:0
  4. | 留言: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