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光

赤安04

#赤安
#想要問問你敢不敢像你說過那樣的愛我

夜裡,他在自己的心跳聲中驚醒,那如他在夢中不斷在耳邊回響的上樓梯的腳步聲相似,震耳欲聾。

那就像個永無止盡的天梯,他不願再目睹天堂之門後面的景象,又或者那是可魯貝洛斯所看守的大門?

他盯著天花板等待呼吸平復,右手緊抓著被單卻越收越緊,他有些冒汗,他將臉上的濕潤全都歸為汗珠,他拉起被子擦拭,瞄了眼床頭櫃上的電子鐘,時間早已過了午夜,他側過身去一鼓腦埋向枕邊人寬厚的背膀。

對方會這樣睡在自己身邊堪稱某種生命的奇蹟,在那天罪責真相大白後,他抓住了近乎絕望的他,要他帶著愧疚、補償,在他身邊好好活著。

是的,每個牽手、每個相擁、每個親吻、每個體溫的接觸都只是他出於某種愧對,說來只是種互舔傷口,牽起他們的只有那共同的傷痕,沒有絲毫感情的存在。

就算和對方分開好幾個月他也無所謂,就算對方總會在一個月內偷偷飛回日本和他溫存一晚也是一樣。

說到底他只是將滿腔情緒發泄在對方身上,和過去一樣,只是多了一層的歉意,儘管耳邊的吉他聲更加鮮明。

這種時候,對方會用綠色的眼眸將他盡收眼裡,用黏膩的方式湊向他,他記得他說這是什麼體溫和心跳的狗屁療法,儘管如此,他仍逐漸習慣依賴那個帶著尼古丁氣味的背膀和比他還要高一點的體溫。

他在逐漸習慣的黑暗中,看到對方肩脥骨的移動,他退過身讓對方落下肩膀轉向自己,迎接到的是對方綠色的眼眸。

在房間的昏暗中他放棄在對方眼裡找到自己的倒影,任由對方用握扳機的手指撫過他的額頭,貼在額上的劉海被撥開後迎來了這一天的第一個吻,隨後他被收進了胳膊裡。

他並不喜歡這樣,這樣總會讓他的軟弱逃出他的理智,理智則再次因為對方懷裡的溫度一起背叛了他。

他不知道是第幾次為了蘇格蘭而掉的眼淚再次無聲地被對方收下。
  1. 2016/11/12(土) 22:31:32|
  2. DC-赤安
  3. | 引用:0
  4. | 留言:0
<<勇ヴィク 02 | 主頁 | 勇ヴィク>>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ak0518.blog128.fc2.com/tb.php/193-5d9e3c59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