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光

Otayuri 00,01

肌膚接觸是個神秘的東西,有些事情明明沒有經驗,在那些肢體接觸間,從末梢神經傳到腦袋的觸感,期間意識到的,是出生以來從各方媒體所熟知的“知識”,這種意識是瞬間的,瞬間的反應在他心頭那股難耐的搔癢,他總會慶幸自己頭髮長的足以遮住自己紅燙的耳根。
有些舉動,清楚界定了“朋友和情人”,但某些動作卻令他茫然,比方說他和對方在逛街時,擠在人群中或是和別人擦肩,對方總是伸出手環過他的腰際把他拉近,起先他不怎麼在意,某次發現自己的臉和對方有多靠近的時候,他被環住的地方便開始辣的發麻。相隔兩地的時間,難得可以見面時,他總會符合國情地給予擁抱,用面頰碰觸彼此,但最近的一次讓他感到困擾。
其實在面頰相碰時,親吻臉頰也是合情理,他這次察覺到,對方隔著他的髮絲在他面頰上落下的吻,帶著的是如此望眼欲穿的眼神。
那就和他倆邊聊天邊吃飯,他一個人講個沒完時,對方突然伸出手擦去他臉上肉屑時的眼神一樣。
心裡很癢,他卻不知道該如何解決、如何確認,他痛恨自己的經驗缺乏,如果這種感覺只是他自己誤會、如果對方的眼神只是他自己意識過剩、如果先開口詢問但對方根本沒有那個意思…
他的內心亂如麻。
衝動地滑出基礎動作練習區,他一邊吶喊一邊在場中跳出了一個雙手上舉的後內點冰四周跳。
「YURI!我不是說過今天四周跳的扣打已經沒有了嗎?!」
#Otayuri 01

這是個很奇怪的想法,他相信是米拉那群女人下了冰後愛三姑六婆的原因害的,什麼戀愛感情明明就和他八杆子打不著關係(他自己認為),然而她們所謂的情愛感情和表現他卻感到如此親切。
他一度以為是某對他很熟悉的情侶豪無節制在他人面前賣弄關係的緣故(包括他們其中一人喝醉後跟他講述他一點都不想聽的他們之間的愛),導致他對所謂戀愛感情的了解,然而在他隨意向幾個月前交到的朋友談論這件事的時候,對方的回答讓他困惑了。
「…那些就是我對你抱持的感情和行為,現在的。」
姑且不論對方俄文的文法,這個每次在他有話題時,總會安靜、盯著他猛瞧的哈薩克少年,到底是幾個意思。
他發愣一會兒,只說的出「喔,這樣啊…」,他這寡言的朋友不改他那語出必強勢的習慣,接著就問他:
「我能繼續抱持這樣的感情,還是不能?」
他的腦子更加無法運作,逃避的藍色眼眸看到咖啡廳窗上,夜色反照的自己滿臉通紅。
那天他只能咬了咬下唇,嘟囔著說出:「隨便你。」來結束這話題。
#yuriinice
#yoi
#オタユリ00
  1. 2017/01/03(火) 19:50:01|
  2. YOI-奧尤
  3. | 引用:0
  4. | 留言:0
<<Otayuri 02 | 主頁 | 赤安#05>>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ak0518.blog128.fc2.com/tb.php/199-df4788a3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