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光

Otayuri 03 #拖拉媽個逼處男談戀愛好累

#奧尤
#拖拉媽個逼處男談戀愛好累

對方是個對自己喜歡的人(更正確的來說是自己認可的圈子裡他人)總是不避諱肢體接觸的,他很喜歡,應該說只要是他的一切他都不曾有厭惡的想法,他自己也不明白為什麼,但現在兩人之間的尷尬,他內心這股揪緊的感覺,絕對是個唯一一個與對方有關、讓他感覺到負面情緒的事物。

他不喜歡和對方產生距離,所以花了這麼多年的時間來到他身邊,如今肩膀之間的幾公分距離、被避開的眼神、輕碰後又放開的臂膀…每個都令他難受。

他知道原因是什麼,就算沒有經驗也明白,但他不知道這位俄羅斯戰士也會因為“感情”而動搖,顯然地現在的情況變成是他強硬將這份喜歡塞到對方手裡,他不過是想要表達對方在自己心裡的份量罷了,難道這份感情非要用任何名稱稱呼才行嗎?

只是想要和對方在一起為什麼一定要受到任何“關係”的限制?

他想要對對方好、想要彼此膩在一起,為什麼一定要用詞彙去說明?但世間似乎不允許他這麼模糊曖昧的感情,如今他也不是第一次為自己的不擅言辭和直腸子所懊惱。

「喂,Otabek. 你不舒服嗎?」

他回過神,看到對方金色的腦袋晃在自己眼前,這才發現自己不自覺地停在原地,但這次,對方回過頭來等他,甚至呼喚了他的名字。

「唔…喂。」

夕陽餘暉照下,對方金色的髮絲如同田裡的麥穗,難以抗拒的溫暖和慈愛,他環住對方的同時,將臉埋進了其中。

明明尷尬了一天,對方卻沒有拒絕他的擁抱,反倒伸手抓住了他的衣袖,他著實感受到自己內心的這份「喜歡」,若能將這個瞬間暫停,就算現在要他現在說出「我愛你」也可以。

然而擁抱不可能延續,夜藍與陽紅在西方天際相接,華燈初上,他倆鬆開環抱住彼此的手,他順手替對方整理好金色的髮絲,雙手依戀地停留在對方耳邊,這是他今天第一次和這綠色的眼眸對上視線。

現在傳到他手心的溫度是對方還是自己?

「……你打算吻我嗎?」

他的心跳漏了一拍,就如同當年舞蹈教室中那身影映入他眼簾的瞬間,如果可以,他想要放聲吶喊,放肆宣泄這個漫出他胸口的情感,但在這個當下,反噬他的是全身上下無地自容的羞恥感。

明明什麼經驗都沒有的人,還想挑戰世間對於感情的定義。

在這混沌的分身之時,他只能僵硬地看著對方,但顯然對方也沒有要逃開的意思,他不知道對方通紅的臉龐是否是街燈的關係,那戰士般的眼神直勾著他。

「…吻?還是不吻?」

他只能聽從這他慣用的毫無選擇的問句,笨拙地在對方嘴唇上獻出他的初吻。
  1. 2017/01/18(水) 22:49:25|
  2. YOI-奧尤
  3. | 引用:0
  4. | 留言:0
<<Otayuri 2.5 | 主頁 | 刀舞 本能寺虛傳 repo?>>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ak0518.blog128.fc2.com/tb.php/204-7911e739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