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光

Otayuri 2.5

那天晚上,對方陪他走回莉莉亞家,從開門、進門,他都能感受到對方滾燙的視線,那視線燒得他滿臉通紅。他進門後,不理會莉莉亞念他腳步聲太大,直往自己的房間跑,隨後趴到窗臺邊往外看,看到那個還站在街燈旁、盯著他窗口看的哈薩克男子。
對方揮了揮手,轉身起步走離了街燈,他望著那背影消失在燈火闌珊處後,全身便像洩了氣的皮球癱軟在窗邊。

他的小貓無聲走近,在他腳邊磨蹭著並發出撒嬌的呼嚕聲,隨後任性地壓著他的腳邊窩下。

…該怎麼辦。

他問著自己,十幾年的人生缺乏太多的經驗,就算有著相關知識,但如今真的遭遇到了所謂的感情事,該怎麼面對才好?他讚嘆起米菈和波波維奇對於追求感情的熱情。

他摸出口袋裡的手機,點開語音搜尋引擎,愣了一會兒又轉而打開網路搜尋引擎輸入問題,但在按下送出的前一秒,他又快速刪除問題,並將手機拋到一旁,整個人趴到地上為自己娘們兒的行為後悔。

他的小貓被他的舉動嚇地跳了起來並對他輕聲嘶吼,隨後踩著優雅的步伐離開了房間。

他翻過身盯著那貼滿華美壁紙的天花板,腦內盤旋的身影和心頭的膨脹感令他有些飄飄然,那是種不曾有過的滿足感,被他人所需要的感動嗎?他不太熟悉,此時內心複雜的情緒令他有些想哭,這樣投射而來的感情能稱得上是“喜歡”嗎?

他不討厭和對方說話,不討厭和對方相處,甚至可以說他很喜歡和對方在一起,但憑著相處融洽、對方自願待他好,一昧地接受後,為了“回饋”對方,就可以說自己也是“喜歡”對方的嗎?

儘管釐不清思緒,但他能肯定自己想要和對方待在一起,他想要成為對方重要的人。

有些自私的想法盤踞心頭,他開始在地毯上伸腿拉筋,要跨越所謂友情的界線、還是不?但考慮到對方的不善言辭,說不定對方只是非常喜歡他這位哥兒們,比一般的喜歡還要喜歡的那種?還是一切仍是自己想太多了?

各種可能性在他腦內奔馳,直到莉莉亞進來喚他去洗澡,他才解開他莫名擺出的複雜現代舞姿勢(當然也被莉莉亞罵可能會拉傷)。

在霧氣中,他將全身浸在貓腳浴缸裡,模糊的視線和熱度之間,他突然好想要見到對方。
  1. 2017/01/22(日) 01:37:40|
  2. YOI-奧尤
  3. | 引用:0
  4. | 留言:0
<<Otayuri 2.89 #精靈弓箭手 | 主頁 | Otayuri 03 #拖拉媽個逼處男談戀愛好累 >>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ak0518.blog128.fc2.com/tb.php/205-b3d4e8e0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