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光

Otayuri 05 #哈薩克選手棄車找馬


俄羅斯夜晚的寒冷,和他倆牽住的手形成絕妙溫差,他試著讓自己保持鎮定,維持自己血統所自然呈現的撲克臉,儘管底心再怎樣動搖慌亂,他只希望自己此刻強烈的心跳聲不要被對方聽到。

當對方說不想回去時,這種現實超越他腦內各種曾經的妄想和期望的衝擊對他這豪無經驗的人來說難以承受,然而該說是有些僥幸還是幸運?他確實想和對方更加親密,若能讓對方也有同感更好,但這樣順勢而行、讓對方如此主動是否有些狡猾?牽著對方走在回宿舍的路上,他才後悔起自己提議到他住所過夜的衝動。

再怎麼說一切都太快了,他想起那些曾看過的美國愛情電影,對他們而言不太能作為榜樣(不論國情還是經驗)。

「…我什麼都不會做喔。」

他想了想決定姑且提一下,果不其然對方惱羞了起來,反駁幾句,甚至還用腳輕踢了他的小腿肚,但牽著他的手並沒有放開。

不論對方是衝動還是意亂情迷,此刻在這名為“戀愛”的戰場上,他並非孤單一人。

走進宿舍、上樓,他們意外沒碰上其他住宿選手,對方曾住過這,還在他來聖彼得堡首日就來串門子。

房間內有著小間衛浴,衣物還算整齊地收在衣櫃,行李箱擱置在不顯眼的角落,桌上放著筆電、杯子,和第一天進駐這房間時相比,儼然多了點屬於他的氣味。

本來還在猶豫放開牽著的手的時機,但進入房間後兩人默契地鬆開了手,他有些慶幸,又有些寂寞。

他脫下外套和圍巾,接過對方遞過來的外套,將它們掛在架上,就在他躊躇下一步該如何時,對方自己提出要先洗澡。

他點了點頭,轉身翻找能讓對方換穿的居家服,當淋浴間傳出了水流聲,他內心再度風起雲湧,這份動搖令他不知所措,問題早已不是該做還是不該做的問題,是他不知道“戀人”如何相處。

他不記得自己如何將衣物和毛巾交給對方,當對方頭髮滴著水、穿著他寬大衣物走出浴室時,他吩咐他一定要擦乾頭髮並指示了吹風機的位置,隨後便逃進了浴室。

熱水從頭淋下,也無法使他即將燒壞的腦袋清醒一點,他企圖忽略的慾望在看到對方穿著自己的衣物時本能地勃發,明明沒有經驗、也不想真的做些什麼,但到底是個初心者。

明明只要能待在對方身邊就好,一旦被給予太多,慾望只會越演越烈,如野火般無盡。

而今晚還長的很。
  1. 2017/01/26(木) 17:48:08|
  2. YOI-奧尤
  3. | 引用:0
  4. | 留言:0
<<Otayuri 06 #全員就戰鬥位置 | 主頁 | 說一個CP/組合讓我回答對他們的看法,如果剛好胃口沒對到,也會講講沒對到的原因。>>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ak0518.blog128.fc2.com/tb.php/210-a4bfb268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