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光

Otayuri 06 #全員就戰鬥位置

這是他第一次看到這位哈薩克男子如此動搖的樣子,對方鐵定仗著自己的撲克臉就以為掩飾的很好,沒料到同手同腳走進浴室的姿態早已暴露一切。

他有些慶幸自己的行為沒有被對方拒絕,他用毛巾擦著頭髮,坐到桌前的椅子上,他看著自己身上有些寬大的領口,隨意拉起衣領,便聞到陌生的洗衣粉氣味,這才意識起自己穿著對方的衣服的羞恥,還有更要命的事實,自己脫下來的衣服還丟在浴室裡,包含自己的底褲。

他不知所措的同時,褲檔仍然空蕩蕩,對方那句『我什麼都不會做』再次在他耳邊響起,他現在的穿著顯然是在誘使對方做些什麼,又或者是對方打算對他做些什麼,但追根就底,現在的一切都是他撩起的。

一切皆趁勢而行,在進門瞬間他還做好了對方戲劇性般衝動的準備,但對方沒有,現實不如戲劇,再怎麼說,欠缺經驗的他們,只是光放開牽手的時機都感到困擾的初心者。

他拿起吹風機吹起頭髮,腦子暫時無法思考,等待著後頭的淋水聲響停止之際,他只希望自己的心跳聲能平靜些。

對方出了浴室,他對於髮絲掛著水珠的對方有些心癢,同時發現對方把他脫下的衣物拿了出來。在他考慮如何開口時,對方已經將他的衣物放進洗衣袋裡,隨著他的一籃衣物放在房間角落,表示明早一起拿去洗。

為了避免尷尬,他有些強硬地要對方坐上床沿,將椅子挪向能和對方面對面的位置,隨後伸手替對方擦起了頭髮。

他對於力道的拿捏不太有把握,姑且當作是在替他的貓擦乾。擦乾後,對方拿起吹風機吹整,在吹風機聲響之下,那畫面看的他有些失神。

結束吹整,對方從抽屜裡拿出了足霜,擠了一些到手上後,將整盒遞給他,他抹了點到腳上,偷瞄對方坐回床沿塗抹的樣子。

「尤里。」

像是久違聽到對方呼喚他的名字似的,他的心跳漏了一拍,只見對方的大手晃在他面前,他有些疑惑地看向對方,下一秒他的腳板被抓了過去,對方將手上多餘的足霜抹了上來。

他的羞恥感大過於驚訝,一時之間全身僵直不知所措,任由對方抹完一腳,又照著對方指示傻傻地換腳給對方。

對方沾取了充足的足霜,塗抹至他的腳部,厚實的手指搔過足心,搔過的卻是他的心頭,腳根和腳踝的畫圈塗抹,每根腳趾被細膩呵護,他感到全身發燙,僵直的身體痙攣了一下,期望對方結束塗抹的同時,又希望能持續下去。

結束塗抹後,對方起身收拾東西,他才注意到對方從耳根開始漲紅到了脖子,他聽到自己的心跳宛如戰鼓般急促。

接著對方問他要睡內側還是外側,要他先行上床,他乖乖照做,明明是他曾睡過的、宿舍公式配給品,如今這床竟顯得如此陌生。

在確定他躺好後,對方切焟了燈,房間陷入了一片漆黑,在黑暗中對方的氣息越靠越近,床沿隨之壓陷,被子的一角被掀開後,溫熱的存在感就挨在他手邊的壓陷處。

他懷疑自己是否會因為心臟跳出咽喉而亡。
  1. 2017/01/28(土) 23:34:41|
  2. YOI-奧尤
  3. | 引用:0
  4. | 留言:0
<<【奧尤60分week1】假面舞會 | 主頁 | Otayuri 05 #哈薩克選手棄車找馬>>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ak0518.blog128.fc2.com/tb.php/211-fbc5f0b5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