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光

Otayuri 10 #所以我停下來

那天莉莉亞交給他三首曲子,說是做為新的賽季候補用,當他在兜裡摸索耳機的時候,莉莉亞也吩咐他有什麼想法可以盡情提出,甚至提到:「阿爾京有來問過我一些編舞的方向,你和他這麼近也和對方多學學吧,多點自己的想法也是挺好的。」

語畢,莉莉亞便踩著優雅步伐離開銀盤邊,他拉筋的動作持續,過了一會兒仍然不明白自己內心一種難以言語的在意感是什麼。

是要自己多跟對方好好學習的意思?不、為什麼對方會去找莉莉亞討論?但回過頭來想,對方本來就是為了學習才來到聖彼得堡的。

他望向冰上那個自我風格強烈的哈薩克男子,正在場上以一個後背滑行過弧角,隨後跳出了一個三周跳,對方一直是自己在冰上的敵手這件事,甚麼時候被他忽略了?

現在本來就是新賽季前夕,各個選手在練習後的編舞動作也沒有斷過,對方更是如此,他甚至聽過對方的選曲候補,還一起觀賞過一些影片做為參考,然而幾週來過於親密的關係似乎讓他對某些東西鬆懈了。

他有些惱羞,明白自己這樣就是所謂『被愛情沖昏了頭』,明明那個日本的勝生勇利從和LIVING LEGEND的關係昇華中,達到了個人職業生涯巔峰,自己現在又是怎樣的德性?

練習、訓練沒有落下過,是否是自己沉溺在彼此關係的溫情當中,飄飄然的心情使得表現變的差強人意?明明這是自己最重要的事物,相對於他,對方在寵膩他的同時想必仍好好地面對著冰上的一切。

這個差距感令他喘不過氣,焦躁感油然而生,然而他現在竟是靠著他人的一句話才意識到,他的自尊心難以承受也不允許。

他突然對於這樣的自己感到厭煩,他不明白該如何解決現在這股煩躁感,此時那對日俄情侶又晃過他眼前、甚至又做出一個小托舉時,他一時只能將這滿腔的情緒透過數落他們礙眼來發泄。

他知道此時他的老好哈薩克人也和其他人一樣望向他們這個角落。

明明一切都是自己的心結,明明不關對方的事情,他也知道這根本是遷怒,但他還是彆扭地別過了臉。

對方說過他是位戰士,但現在如此焦躁難堪的自己,在對方眼中自己還是那個吸引對方的戰士嗎?

他一瞬間厭惡這樣的自己到想哭的程度。
  1. 2017/02/03(金) 22:34:32|
  2. YOI-奧尤
  3. | 留言:0
<<2017諏訪部見面會repo | 主頁 | 凜生日快樂>>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