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光

Otayuri 12 #關於被愛那回事

他其實知道,感情不該放在天平上衡量,誰愛的多愛的少,若是一一去計較這種事情,原本的感情像是被貼上某種標籤,變成了某種物質的東西,以此來要求對方付出跟自己同樣程度的感情是否搞錯了什麼?但轉念一想,對方根本沒要他回饋同樣份量的感情,是他自己想要擁抱那個寵著他的男人。

先愛上對方的人就認輸了,他覺得對方很狡猾,對方大概在那年的巴塞隆納就對他老實地舉旗投降,卻讓他在這幾年持續揮霍著給予他的一切,他這才察覺到自己的浪費,才想要珍惜對方對自己的好,但事到如今是否能讓對方高興呢?不如說,他這樣的回饋是對方想要的嗎?

剩不到幾週,他的哈薩克男子就要回國,照理說他們應該珍惜這段時間多做些什麼,但他不知道該如何面對自己內心的陰影,然而產生陰影的是他自己,壓根不干他的老好哈薩克人的事。

在冰上劃過一圈又一圈的冰花,這天是休息日,他向對方說想到冰上練習,對方便答應他,對方總是如此,順著他各種任性要求,從來不曾反過來要求他什麼。

那句對方慣用的看似強硬、沒有選擇的問句,到底是還是順應著他。

他不明白,為什麼對方可以做到如此,沒有血緣關係也可以做到無償的愛?他看向冰場另一頭,正在配合著新挑選好的曲子,編排一些動作的對方,像對方那樣展現自我主張的人,總是用那樣的眼神盯著人瞧,是要人怎麼拒絕?

他這陣子不斷地想,自己是否只是因為愧對對方給予的好、無法拒絕,才想用愛回饋對方,才說服自己、自己也愛著對方,但這樣不是對對方太不公平了嗎?

做為接受愛的人,要做到什麼地步才能感謝對方無償的愛?

他知道,一旦他問出口,對方一定會跟爺爺一樣,說只要他能過的好好的就好,但這樣真的就好了嗎?

當他試圖把所有的愛去比較衡量的時候,這份愛早已不具有“無償”的美了吧。

「…怎麼了?Yuri.」

他硬生生闖入對方在冰場上的活動範圍,從對方背後用力地環了上去,整張臉埋在對方肩頭。

對方新一賽季的音樂硬派地打在冰上的每一處,如戰鼓般宣示著得勝的渴望,他們作為選手,本就該把冰上的一切視為第一,對方和自己在幾年前不過是擦身而過的陌生人,他不明白為什麼對方可以把他放進自己的冰上人生中,又能面對著冰場上的一切,或得了如此多的思念,他卻無法回饋對方同等份量的東西。

「…Yuri.」

對方轉過身來捧著他的臉,他知道自己一副想哭的神情,但他根本哭不出來。

他狼狽,但接受愛的奢侈之人憑什麼感到挫折?他不過是想要他人寵愛的狡猾之人。

對方將臉湊了過來,他躲開,將臉埋入對方肩頭,任由對方環住自己。

他察覺,他因自己的狡猾而感到的難受,大於了無法回饋對方的愛的愧疚,他終究是在為了自己在悲傷,而不是為了對方,如此自私的自己,又怎能對得起對方無償的愛?


(相關的創作廢話下收
這麼多廢話濃縮一句叫做:「我是真的『愛』他嗎?」
我本來以為被人愛著已經夠奢侈了
其實有人愛自己自己也愛對方卻因為夢想工作理想之類的東西而放棄才是最奢侈的<
-
大家都知道談戀愛智商會降低,但你不知道自己成為那個低智商的人的時候有多恐怖
誇張一點講就是
你可以自然地進入那種跟北鼻說那個辣辣我不要吃吃或是燙燙幫我吹吹的境界還不覺得有甚麼問題(就算周圍人的視線很刺眼)
突然有個人起身大聲跟老闆說要另外加麵麵不要湯湯也不要辣辣的時候
你才會意識到剛剛自己有多蠢
Yuri現在就是進入到這個開始意識到自己是否主動做了很多羞恥事情的階段,同時質疑自己是否不比Ota認真練習的不甘心感在作祟

談戀愛甚麼的絕對是需要互相溝通的
才不像漫畫偶像劇一樣你在想甚麼對方一定都知道或是怎樣都體貼
人都是有情緒的,有自己的個性的,但最常犯的錯就是以自己的立場跟想法去設想別人怎麼樣,表面看似順利但其實對方跟你的想法根本是擦肩而過啊
比方說選手套牢教練之後說要解雇教練但沒有分手的意思,教練就覺得自己被提分手了,大概就是這種感覺
但在這種交錯的想法之下兩個人還能繼續下去的關鍵就是那個 想要陪伴在對方身邊的 想法,你很難講那是甚麼感情,只能斗膽稱之為『愛』,的東西
現在YURI就是在自己亂想一堆又自我懷疑,這趟猜忌還要持續幾篇,就讓我 慢慢來(ㄎ

  1. 2017/02/07(火) 23:31:10|
  2. YOI-奧尤
  3. | 留言:0
<<Otayuri 13 #第一次被寂寞逼得瘋掉 | 主頁 | Otayuri 11 #他不是無表情他只是不會說>>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