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光

Otayuri 11 #他不是無表情他只是不會說

對方的內心發生了變化,他是清楚的,畢竟對方的變化是對著自己來的,或許過於快速拉近的距離和關係,總會迎來這樣的結局,現在的狀況不過是結束前的鐘響罷了。

他起初,只是想追隨那堅毅的眼神,和對方成為一樣優秀的冰上戰士而已,單純的想法,讓他在冰找到了自己的一席之地,儘管維克托.尼可羅洛夫總是擋在眼前,慶幸的是,在那波濤洶湧的一年中他得到了living legend暫離銀盤的時機,他得以向對方提出五年來一直埋藏的心裡話。

幾年來的相處,對方在自己心裡的份量變得有些沉,本以為只要能待在對方身邊就好,不需要去定義這份感情為何,但在那個衝動的傍晚,為什麼他會將這份感情和衝動定義為“愛情”?

他想起對方也相當欣賞的那位勝生選手,從來不曾承認自己和維克托·尼可羅洛夫的關係(堅持教練就是教練,維克托就是維克托),但在所有人眼中他們就是對熱戀中的愛侶,或許是維克托·尼可羅洛夫對勝生勇利來說,已經連用『愛』也無法說明了吧。

那麼他和他的戰士之間呢?

作為兩人的第一次,有太多屬於彌補青少年對於愛的好奇,但在那些行為之下所感受到的感情又是那份"愛"嗎?

或許對方對他的各種甜蜜接觸,都只是因為對方被他漫出去的感情沾染罷了,溺在那個自以為是的情愛關係當中,或許對方只是在這意亂情迷中一時之間將對他的憐憫誤會為愛,如今對方開始逃避和他眼神交會,或是對任何超過朋友關係的親暱行為感到退縮,是否是對方終於準備要上岸了呢?

他沒有太大的訝異,或許他的心裡一直有做好這樣的心裡準備,他深知這就是他不願為這份感情命名的原因。

感情漫到了一個地步,跨過了那條線之後,只會更加貪婪無厭,他寧願那晚沒有親吻他、寧願那晚沒有帶對方回自己的房間,如此一來他說不定還佔有那個『好朋友』的位置。

沒有過任何經驗的他,不知道現在的關係該如何彌補、解決,然而最要命的是,他至今仍然不知道該如何說出『我愛你』。
  1. 2017/02/07(火) 22:33:28|
  2. YOI-奧尤
  3. | 留言:0
<<Otayuri 12 #關於被愛那回事 | 主頁 | 【奧尤60分week2】你的溫度>>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