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光

Otayuri 13 當晚的一個勇維


那天全冰場的選手們卯足全力要替失落(失戀?)的奧塔別克·阿爾京打氣,結果成了和平常一樣的酒會,所有人醉薰薰地回家,他想起雅各夫的臉不經有些顫抖。

「到家了喔,維克托,小心腳步。」

他攙著他的教練回到家,他的教練養的老狗吐著舌晃了過來。

「不用來迎接的,馬卡欽。」

他空出手搔了搔狗兒的耳後,經不起歲月,牠的嘴邊已蒼蒼,乖巧的牠安靜地走回自己的窩待著。

他將教練扔到床上,吩咐著對方將衣服脫掉再睡。

「嗯…勇利幫我脫。」

年過三十的俄羅斯人伸起手像個大寶寶似的,他無奈地脫下自己的外套後,伸手去幫滿臉通紅的教練脫去外衣。

「…為什麼勇利沒有喝呢?」教練嘟囔著,舉起手讓他脫下毛衣。

「我認為那個場合不太適合嚇到人,奧塔別克君看起來還是很失落呢。」他推了推眼鏡,替教練脫下外褲,不理會教練嚷的『ユウリエッチ!』。

「勇利對Yurio的小男友真關心啊…」

「Yurio應該受他很多照顧吧,但…呃、今天不做喔?」

「欸…」

他坐在床沿,腰被那雙驚艷全世界的長腿環著,為對方脫下的衣物還在手邊。

「為什麼?勇利勇利!」

都老大年紀的一個人了,卻像個無尾熊一樣攀在他身上晃著他,他的理智備受挑戰,但某件在意的事情,令他內心糾結。

「…今天,你跟奧塔別克說的,」他突然地開了話題,他的教練似乎早已習慣,「承認『愛』什麼的,那是故意說的嗎?」

「…哼,」作為冰上傳奇的男人放開了纏住他的手腳,「維克托教練今晚休息了,明日請早 。」

看到對方拉起棉布把自己埋成一球,他一時間慌了,喚了對方的名字只得到了裝睡的呼聲,日本人的保守美德在西方人眼中總是過於小氣,但他又比普通的日本人更加羞於坦露自己的感情,他是夏目漱石的信徒,然而今晚不是滿月。

手足無措一陣子,他嚥了口唾液,俯身貼近他的教練的耳邊。

「Я люблю тебя. Витя.」

「…」

是對方讓他知道的,言語的能力,有時再多的觸碰和寵愛,也不敵簡單的一句話。

「那維洽呢?」

「…アイシテルヨ、ユウリ。」

-

跳躍思考的情侶很難掌握,我也不懂
但這是他們的情趣。
  1. 2017/02/11(土) 00:08:50|
  2. YOI-勇維
  3. | 留言:0
<<Otayuri 14 #像這樣的愛情讓我苦惱 | 主頁 | Otayuri 13 #第一次被寂寞逼得瘋掉>>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