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光

Otayuri DJ奧

夜店總是城市晚間那最喧囂的場所,他則是擔當那個製造旋律的人,晃過按鍵、轉著音軌,配合雜亂的人生、舞動的節奏,聖彼得堡的夜晚僅剩此處還醒著,音樂的猖狂混著五顏六色的燈光擾亂五感,酒精催促下不少人脫起了衣服,他在現場氣氛和熱度中合群地脫下了上衣,換來一陣高昂的聲援。

過了子夜,到了他約定要離開的時間,向舞池的人打了聲招呼後,便由下一位DJ接手,他在鼓掌和歡呼中離開DJ台,在後臺和邀請他來的友人和店主熱絡幾句,邊喝水邊應付一些來搭訕的女性,就在他擦完汗後,卻發現自己的衣物不見了。

「誰叫阿爾京總是不賞臉,女性的一杯水酒也拒絕。」

「是我才不會拒絕剛才那位呢。」

被調侃了幾句,他無奈一笑,他裸著上身,直接穿起了掛在後台的外套,背著包準備離開前他向店主說了一聲,店主給了他兩瓶啤酒要他帶回去,這是店主對於霸佔他整晚的一點補償,補償的對象是他的同居人。

「幫我和你的同居人問個好。」

「我會的。」

僅穿著外套、包著圍巾,無法抵擋聖彼得堡的寒夜,更別說在哈雷機車上馳騁時擦身而過的冷風,他打起了哆嗦,想起了包裡的兩瓶啤酒,他突然對於“同居人”一詞產生了莫名的滿足,這心裡的暖,儘管聖彼得堡的夜晚再怎麼冷,此刻他也感受不到了。

他在租屋處外停好機車,摘下安全帽後,抬頭看到客廳的燈還亮著,某種難以形容的雀躍漲成了氣球在他心裡飄著。他加快腳步踩上階梯,轉開大門,他便看到他的同居人那金色的腦袋,在踏進門時,他和對方綠色的眼眸對到了視線。

「喔,回來啦。」

對方在等他回家的這個事實,他心底的那顆氣球膨脹到了無法再負荷的程度。

「回話呢?」

「我回來了。」

「很好。」

對方笑了起來,那簡直就是冬季裡的艷陽,對方起身離開沙發走了過來,他將包裡的啤酒拿出來擺到餐桌上,同居人養的那隻老貓看準時機出現,湊到了他腳邊磨蹭。

「買的?」

「不,老闆給你的慰問。」

「喔。」

他的同居人湊向他,端詳那起兩瓶啤酒。

「還是我喜歡的牌子,不錯嘛。」

對方扎起的馬尾後面露出的白皙脖子有些誘人,沐浴乳的香氣增添了某種吸引,他扭過頭往那脖子咬了一口,對方的身子抖了一下。

「冷不防做些什麼啊。」

他無悔意,開始進行更多的接觸。

「快去洗澡休息了,明天還有練習呢。」對方邊說,邊躲避他的各種親吻,一手阻止他在對方腰間遊走的手。

「是說你的臉會不會太紅了?」同居人開始替他解開圍巾,伸手摸了摸他的額頭,在對方拉開他外套拉鏈時:「你、那件長袖呢?不、還有裡面的那件?」

「結束的時候就不見了。」他親吻著對方的髮際,並且往下延伸,嘗試著撩起對方的情欲。

「Stop!貝卡!」

他的下巴被整個抬起,或許是自己喝醉又或者是感冒虛弱的關係,導致對那樣的力道,他竟然不得不收起探入對方衣服底下的手,向對方舉手投降。

隨後他被吩咐立刻去淋浴退些酒氣,避免身體真的燒起來,在淋浴間他有些恍神,或許這真的是發燒前兆,他甩了甩頭,盯著自己的下半身,感慨起做為男人的自己,到底是自己的自制能力不足,還是這個衝動不因身體情況而減退,總歸來說都是他的同居人過於誘人的緣故。

洗完澡後他被迫套上了同居人的日本女性友人送的毛茸茸睡衣,全身像頭熊似的坐在地上讓對方幫他吹頭,以防萬一還被逼著吞了顆藥,隨後便被趕了上床。

在房間的昏暗中,他感覺到對方窩到自己身邊,他轉過身去環抱住對方。

「尤拉不再想來看我做DJ了嗎?」

「突然說這個幹嘛?」對方帶著睡意嘟噥回應,「那地方女人太吵,沒很喜歡。」

他試著思考一下對方話中的涵義,「還讓我去?」

「…你又不會。」

「不會什麼?」

「明知故問。」

他又想吻他了。
  1. 2017/02/11(土) 19:37:07|
  2. YOI-奧尤短篇
  3. | 留言:0
<< 【奧尤60分week3】青春期 | 主頁 | Otayuri 14 #像這樣的愛情讓我苦惱>>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