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光

Otayuri 16 #莫斯科沒有眼淚


他始終不明白,不曾有過戀愛經驗的人,如何能肯定所謂的情竇初開就是愛情?人們又是如何定義自己的初戀的?

對於愛情,他不曾像一般青少年般有過憧憬,但一旦陷入那種可能性當中,他卻和一般人一樣墜入情網,但到底是不小心進去,還是自己踏進去的?

他懷疑起現在的自己,是否只是在模擬一種為愛苦惱的狀態。

老科雅做的普羅什基很香,搭上羅宋湯更是絕妙,聽著爺爺親口說自己的生活和身體狀況,遠比透過電話要來的好。

「Yurachika也是,累了回來吃爺爺做的普羅什基,休息夠了,就可以再踏上戰場了。」

他握者湯匙的手停了下來,抬起頭,看著桌前的老者。

「你和朋友發生了什麼吧?前陣子才說要帶朋友一起來莫斯科的。」

「嗯…」

他不知道該怎麼開口,老科雅也沒有追問,反倒念起了他的母親最近又和某位年輕小伙子搭上關係,他無奈,自己的母親至今仍然是戀愛中的戰士。

戀愛好難,應該說,要確認『愛』好難,他再度咬下一口普羅什基,此刻他希望對方也能嘗嘗這世界第一的美味。

想要被人溫柔對待,想要成為誰的唯一,想要說對方就是自己命運之人,為了這樣的自我滿足,就揮霍著他人的給予,自以為是的回饋,明明就不清楚對方是否也有『愛』。

在床上翻來覆去,他在等著那個三年來不曾間斷的晚安訊息,果然,到了那差不多的時間點,那個守著某種原則或是自我規定的哈薩克人捎來了訊息,他的心情有些複雜,但不可否認的心裡那作為對方牽掛對象所產生的雀躍。

他回覆上自己隔天晚上的班機時間,隨後得到了對方的『知道了,晚安』,關上手機一會兒,他才開始為自己的雀躍感到丟臉,他的庸人自擾、他逃到莫斯科的原因瞬間顯得愚蠢。

沒有人不想成為誰的特別,他不過是在害怕因為這份愛而改變了的自己,因為害怕對方對他感到失望而不安,缺乏經驗又過於年輕,對於情愛的好奇似乎蓋過了愛的本質,無償的愛不需要回饋,愛的價值就在彼此心裡,至於如何去愛,方法一直存在每個人的腦海中,只是該如何去面對的問題。

他想要相信自己確實是愛他的。


隔天的飛機有些遲,他在登機門口停下了腳步,雖然和老科雅聊了許多,但有個問題仍不如預期。

「…爺爺,還是什麼都不問嗎?」

聽到遲來的問題,老科雅笑著,就如往常一般。

「爺爺永遠在Yurachika的身邊。」

他再次大力地擁抱了爺爺。

遲飛的班機抵達普爾沃科機場已經是黃昏時刻,他摸著手機走出了機場,忖度著該招車還是搭巴士,隨後聽到了不同於汽車的引擎聲響,他隨著人群的騷動望了過去。

那名穿著皮外套的哈薩克男子戴著墨鏡騎著台黑色的哈雷機車,在車陣中搶眼到不行地朝他的位置駛來。機車在他的面前停了下來,對方跨坐在機車上直接熄了火,將墨鏡摘下,和他對視了一會兒,似乎想開口,卻仍保持著沈默盯著他。

「…車哪來的?」

「借的。」

對方伸手跟他要了他的登機箱,並將登機箱繫在油箱上,整個畫面看來有些蠢,他努力忍著想笑的衝動。

對方向他拋了一頂黑色安全帽,隨後重新戴上了墨鏡,踩上離合器,發動引擎,「上車吧。」

這下他真的笑出來了,他用安全帽遮住了自己的臉,顫抖的身子努力不讓自己發出笑聲。

「Yuri?」

「…你該說的,不是這句吧?」

愣了一會兒的哈薩克男子,幾秒後才意識到他在說些什麼,對方藏在墨鏡後面的眉頭,他就是沒來由的喜歡。

「…要上車嗎?還是不?」

他戴上安全帽跳上了車,就和那天的巴塞隆納一樣。
  1. 2017/02/17(金) 02:26:38|
  2. YOI-奧尤
  3. | 留言:0
<<Otayuri 17 #R&J的悲劇 | 主頁 | Otayuri 15 #王子徹夜未眠>>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