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光

【奧尤60分week3】青春期

那天早上起來,他發現自己的褲檔有些異常,沒有預兆,那個名為青春期的東西降臨了,他知道這晨間的事情不能和任何人提起,那是他第一次自己清洗底褲。

在這敏感的思春期,相關知識不知怎地會自動置入腦中的資料庫,這些認知似乎毀壞了人最初的童心,或許這便是所謂長大成人。

毛髮長出、聲音改變、生長的疼痛、青春痘,在他每日充足的練習菜單和線上函授課程間無聲加入他的生活,在冰場上,同年齡的男性選手不免私下交流些下流的東西,他偶爾看到,雖然感覺有些不自在、臉部有些發麻的尷尬,但不至於產生什麼衝動,他的故作鎮定似乎被視為冷淡,同時也拉遠了他和其他同輩的距離。

至於自己來的那回事,基於好奇,他還是有嘗試過,行為所產生的快感和愉悅,不比他腦內產生的羞恥和罪惡感來的強烈,他有些彆扭,儘管認為自己無欲,但他起床自行清洗底褲的機會還是有的,純粹『自然釋放』。

他不知道自己在夢中見到了什麼,或許是少年間交流的下流圖像過於衝擊,或許是他對於性處理仍然有所需求,又或許是他魂牽夢縈中總是有個身影存在。

他不明白那些需求,甚至覺得有些浪費時間,但他在街頭上認識的一些女孩們的主動,仍然會讓他產生古怪的生理騷動,但也只是點到為止,他知道自己追求的東西在哪裡,不願意受到情感的束縛,又或是沉溺於情慾當中,或許是自己太古板了也說不定,但他仍有著莫名的堅持。

他認為性事必須有愛存在才行,當然他也知道這是不能和任何人提起的事情。

他心裡有個對象,他總是不自覺地在媒體網路上追隨著對方的消息,看著對方的成長,似乎也成了自己在冰上努力的動力、目標,他想要成為一個能和對幫並肩作戰的存在。

在過去的賽事中,雖然組別不同、抽籤地點不同,他只相信自己走到決賽總會遇到對方,但結局總是差強人意,Living Legend過於耀眼,他能做的只有更多的努力。

幸運的,他在成年組的第二年,遇到了剛進入青年組參賽的對方,他不清楚這鼓動的頻率是怎麼回事,但是看到對方嬌小的身軀在冰上舞動的奇蹟,被稱作俄羅斯妖精當之無愧,他認為這就是世間純粹的定義。

他呆然站在銀盤邊,回過神來才發現觀眾歡聲雷動,不符合青年組該有的程度的花束、禮品量被丟入了銀盤,嬌小的少年致敬完,豪不留情地滑向出口,那個眼神,仍就如同當年一般,銳利的戰士般的神情。

當對方來開K&C區時,他和對方擦身而過,雖然身高有些距離,但是和那綠色的眼眸交錯過的視線,僅是一瞬,他彷彿陷入了某種網羅,他不明白,只覺得心跳在耳邊吵的嚇人。

隔天早晨,他在飯店房間裡久違地發生了晨間事件,但不同以往,他這次依稀記得在夢中出現的身影,是多麼的眩目動人,但他知道,這是一輩子也不能和任何人提起的事,他終究太過年輕。
  1. 2017/02/14(火) 00:01:16|
  2. YOI-奧尤短篇
  3. | 留言:0
<<Otayuri 15 #王子徹夜未眠 | 主頁 | Otayuri DJ奧>>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