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光

Otayuri 17 #R&J的悲劇


從機場回到市中心,街燈早已亮起,他在車程中試著整理思緒,但為了行車安全和對方輕扶著他的腰的狀態下,他釐不清現實與否。

儘管有多繞點路,或是把對方載到別處好好談談的念頭,他仍然老實地轉進了莉莉亞公寓所在的巷子,他在大門口停好了車,在對方輕巧地下車後,將對方的登機箱卸下交給對方。

「謝啦。」

「嗯。」

隨後兩人陷入了沉默。

對方的豹紋口罩此時巧妙地遮住了半張臉,他不清楚對方現在是怎樣的表情,思緒被心跳的聲音打亂,昨日花了一整天整理想要說的話,現在卻一個字也想不起來,他寧願現在是在銀盤上,一次三內跳失敗的尷尬靠下一個內刃起跳三週-後外點冰二週聯合跳就可以解決,然而現在阻擋在愛情面前的卻是未知的藩籬。

戀愛好難,前提是兩人確實是戀愛關係才行。

「...我先進去了,有事情,再傳訊給我。」

不愧是他的戰士,這率先打破沉默的氣魄正是他最欣賞對方的地方,回過神來,他才發現自己那瞬間想法有多蠢,他不明白自己到底有多喜歡對方,他只覺得一日不見如隔三秋。

「嗯,明天見。」

他內心的另一個自己在對著他吶喊著自己的全名。

他盯著對方走進大門,中途對方還回頭望了他一下才往內走,他的內心在咆嘯,他多希望自己有著蒙泰古的衝動,那攀上陽台的勇氣。

他默默在街口等待著那扇窗的亮燈,沒多久,亮著的窗邊出現了更耀眼的光芒,那個每晚出現在他夢裡的人,那扇窗就是東方,對方是升起的太陽,就連月亮也因羞愧而朦朧,但同時也扼殺了他心裡僅存的衝動。

或許他倆的關係,停留在這距離才是最適合他們的,再往前一步,故事便會淪為俗套。

他跨坐上機車,重新點燃引擎,他這才想起了蒙泰古的衝動最終是憾事收場,但不可否認的,猶豫才是造成悲劇的關鍵,石頭藩籬本來就阻擋不了愛情,他轉動著把手,任由引擎的聲響掩蓋住他心裡的喧囂寂寞。

他此時才終於懂了那想成為手套的慾望,若可以,他想成為那口罩親吻那的雙唇。


「所以,你說了嗎?還是做了?」

隔天一早的冰場,米菈又趁機湊了過來,他喝了口水,皺起了眉,滿臉的疑惑回應米菈。

「擁抱、重逢熱吻、愛的告白呀!」儘管壓低聲音,米菈的表情仍舊生動。

「不、我不覺得Yuri希望我這麼做。」

此時她的表情活像在說他是天下第一的白痴的表情,他有些無奈。

「Yuri是個沒人說就不會懂的傻瓜!你跟他難怪湊一對!」

米菈氣呼呼地滑走,他有些不知所措,如果愛的話語能自然說出口,他大可不必這麼猶豫。

他知道自己的笨拙,不懂該如何拿捏距離和行為密度,兩人關係自然走至現在,他能掌握的只有自己,自己的所求是需要對方回應才會成立的,他曾以為自己不畏於追求行為,但他的自信一旦受到挫折便會顯得自負,他總是自以為是地認為對方也是愛他的。

他試著調整心情,本來兩人之間就沒有什麼約定或是說好的關係,該慶幸的是對方沒有完全拒絕他對他的好,他明白世俗男女遇到類似的挫折,就和米菈說的一樣,靠著鮮花、擁抱、親吻就能換得一個笑容,不夠的話直接一個戒指就能解決(大概),但他不願意淪為俗套,應該說他只是害怕不被接受。

或許直接衝上前問對方在搞什麼,一切的混亂思緒便能有所解決,但在看到對方眼中映著自己的當下,他卻只想立刻擁抱、親吻對方,玫瑰換了名字依舊芬芳,就算他過去不願定義、承認這是愛情,但他終究是世俗情感的俘虜。

他願意付出一切,只要那可愛的人兒願意呼喚他的名字。



「…問你晚餐吃什麼突然抱上來幹嘛?Otabek.」

就在他的抱歉說出口前,他決心收回,不在乎是否有人會經過,他收緊了環抱著對方的手:「…因為想抱。」

「…喔。」

他偶爾的強勢,不過是在掩飾自己的不安,他需要更確實的擁有感、更確實的被需要感,他想要對方的擁抱、想要對方的愛。

此刻對方攀上他背膀的雙手,似乎就足夠了。
  1. 2017/02/17(金) 17:25:48|
  2. YOI-奧尤
  3. | 留言:0
<<Otayuri 18 At last I see the light | 主頁 | Otayuri 16 #莫斯科沒有眼淚>>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