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光

【奧尤60分week4】那些突如其來的

#性衝動
#春藥
#肉
#純H
#同居且成年了
#R18

突如其來地,他的俄羅斯情人陷入一種飢渴難耐的樣子,簡單來說就是“發情”了,但對方仍故作鎮定地和他一起坐在沙發上看電視,明明對方的臀部一直在些許地扭動、小幅度地移動著,像是在找尋某個舒適的位置。

或許那個Living Legend送來的巧克力不是開玩笑的,確實是加了能助興的東西,但對方氣憤於維克托·尼基羅洛夫無心的嘲諷,一到家便將巧克力全吃下肚。

現在對方白皙的皮膚從脖子以下刷紅上來,光坐在對方身邊都能感受到熱度,馬尾下面散落的些微髮絲順著薄汗貼在頸部,隨著呼吸頻率的增加,對方的身子似乎開始些微地顫抖,儘管對方緊抱著抱枕想要遮掩下半身和嘴邊無法自制的唔噎,但全身散發出來的情慾味道早已沾染了整個空間。

「沒事嗎?Yuri.」

對方聽到他的呼喚身子抖了一下,使得他也緊張了起來,他嚥了口唾液。

「…要做嗎?」

對方滿臉通紅瞪著他,活像隻炸毛的貓,同時將身子往和他反方向的角落躲避,「不、不用!晚點就沒事了!」

他注意到對方反覆顫抖的下肢,怎麼想都不算沒事,他將電視關了起來,伸手去搶對方緊抱的抱枕。

在一聲他從沒聽過的甜膩叫聲下,他成功將抱枕丟開,在對方下一句的『不要』說完前,他已經將對方的腿拉開,往自己的腰間環上,股間相碰撞的時候,他聽到了更加令人難耐的嬌嬈嗚咽,他不認為自己此刻還有什麼好客氣的,決心替逞強的對方突破那層羞恥,同時順從自己的渴望。

對方的體溫高的嚇人,他不過是撫過對方過細的腰肢,正用手捂著嘴的對方的眼角便滲出了淚水,身子一顫,從對方指間便會漏出幾聲壓抑的呻吟,他懷疑起對方是操弄他情慾的高手。

他經不住體溫和汗水的攪和,開始脫去上衣,對方一愣一愣地跟著脫起了褲子,方才是誰在欲拒還迎?那彎起的膝蓋繞著一圈粉色,他低頭吻了上去。

「…你老愛親一些奇怪的地方。」

對方將褲子順著腳落到沙發下,伸手環住他的脖子,一貼近便將舌尖探入他的嘴裡,早先的抗拒 儼然只是情趣的一環,剛才是怎麼說的?對方是操弄他情慾的高手。

唾液的交換加深了空氣中淫靡的氣氛,脣齒間的吸吮水聲充斥著整個房間,就連間隙的呼吸都能加深情愫,他強烈質疑對方是故意的,在他還想再一次舔過對方齒貝時,被對方拉開了距離,最後還拉咬了他的下唇,對方百分之百是確信犯。

他有些氣忿地低喚對方的名字,看到的是那姣好臉龐下惡質的一笑,他的手揉向對方的後腦勺。

再次的親吻伴隨著彼此在對方身上各種的撫弄,各自敏感的地方早已被對方掌握,他從對方精瘦的背部一路延伸至尾椎,那扭動的腰肢比平日的反應還要大的多,這更勾起了他的征服慾望。他們幾乎同時套弄起對方那發燙的東西,然而對方瞬間的咽氣比平時來的還要早。

對方幾乎無心繼續接吻,將頭靠在他的肩膀上,壓抑著快感所帶來的身體反應,但緊抓他背部的指尖早已背叛了他。他感覺的到對方隨著他的動作產生的每一個顫抖和喘息,乾燥的嘴唇就貼著他的鎖骨起落。

沒多久對方身子一震,弓起的背部一緊,他的手中濺滿了黏膩的液體,但那巧克力的效力不會這樣就消停。

在喘息中,對方將自己的腿拉開,對他展露了那最私密的部分,剛釋放過的部位仍然挺立,對方綠色的眼眸直勾著他,仍是那個最令他著迷的戰士的眼神,不論現在是怎樣的戰場。他不顧慮其他,將對方釋放的東西直接使用,下肢貼近對方,強勢挺進。

他配合著對方的呼吸緩慢進入,對方大口喘著氣,他被彼此的熱度弄昏了腦袋,又或許是對方淫靡的神情令他失去了理智,他不給對方適應的時間便逕自抽送了起來。

這次對方的嗚咽是他不曾聽過的頻率,甚至還參雜幾聲明顯的哭喊,在那甜美嗚咽中他顧不得其他,只想將自己的欲求狠狠發泄,他緊抓對方腰幹,甚至刻意碰撞出更大的聲響,讓對方隨著他動作晃動的身子更為他所有,他只感覺的到肉體的快感,此刻的他便是慾望的野獸,毫無憐惜。

釋放瞬間是他從未體會過的暢快,他大口喘著氣平穩呼吸,他腦中僅存那些街頭的低俗言用詞。

他的理智直到看清對方臉上和肚子一踏糊塗才重新連接上線濕黏的熱度令他有些驚慌失措,看著對方癱軟的身子,他著急地想退出相連的部分,他正想開口的瞬間,被對方揪住了肩膀,用力地向後傾倒。

對方直接跨坐到他的身上,拿出那個他以為已經被對方吃完的巧克力,他喚著對方名字的語尾未盡,還來不急反應的情況下,就被強硬地塞巧克力入口,怕他吐掉似地,他的嘴被緊緊嵌住。

確定他將巧克力吃下肚後,對方拉散早已凌亂不勘的馬尾,雙手撩起了上衣:

「…繼續,還是不?」

直至此時他才明白到底誰才是慾望的猛獸。
  1. 2017/02/20(月) 23:04:49|
  2. YOI-奧尤短篇
  3. | 留言:0
<<Otayuri 2017.3.1 16歲生日快樂 | 主頁 | Otayuri 18 At last I see the light>>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