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光

【奧尤60分week5】一期一會

這是他第一次去哈薩克斯坦,他搭上天還未亮的飛機,就為了應付那三小時的時差,他在機上強迫自己小睡休息,但興奮滿溢心頭,他就要見到那屬於他的哈薩克男子了。

到了阿拉木圖機場,他對於周遭的哈薩克文和人群中的俄語的對比感到有些有趣,到了出境大廳,他還沒有拿出手機,就看到了人群中捧著一束鮮花的對方,他感到耳根有點熱。

那名哈薩克男子發現了他便朝他走來,他看到對方的表情從木訥瞬間變化,現在對方的笑容簡直可以說呆蠢,像大型犬似的,他意識到覺得這樣的對方可愛過頭的自己大概也一樣蠢。

「歡迎來到阿拉木圖,Yuri.」

「謝啦。」他接過那束花,感覺到周遭的視線有些辣疼,他慶幸自己戴著口罩,但仍然難掩底心的衝動,他用力擁抱了對方。

三天的哈薩克行程大抵由對方安排,他坐著對方的哈雷機車穿梭在阿拉木圖巷弄間,街景雖然陌生,但一想到是對方生活的日常就使他想好好地看清一些。

對方的租屋處是簡單的LK小套房,除了生活必須品外沒有多餘的擺設,那束惹眼的話被對方放在裝水的傘桶裡,反倒為這個有些暗沉色調的房間多了一分色彩,他不知道的是他的出現也有同樣的效果,對方正拼命忍住在他放下行李後吻上他嘴角的衝動。

他背著包、帶著冰鞋,戴上安全帽,再次乘坐哈雷機車,對方載車他繞過一些頗有名氣的建築物(雖然他沒有記得名字),並在路邊攤販吃了點小東西,在升天主教座堂前,他讓對方給他拍了些照,同時他也環住對方脖子,拍了張紀念的自拍。

午餐是簡單的飯館,感覺上和俄羅斯差不多,一些俄羅斯常見的料理也在菜單上,對方聳肩,畢竟這裡是蘇聯中最晚獨立的國家。

下午,他終於踏上了對方每日練習的冰面,光是上山的路程就令他驚呼個半天,山林圍繞的寬敞戶外銀盤,可遠眺天山山脈,就算是看膩白雪的他也仍然感到驚奇,他踏上冰面,在簡單的滑行後隨意意地做了一圈跳躍,轉頭才發現對方在向他招手,那天他認識了哈薩克的其他選手和當地的教練。

晚餐時間,對方帶他去吃哈薩克烤肉,在大快朵頤之際,他才知道隔天對方打算帶他回老家。

「欸?所以會跟你父母見面嗎?」他手上還抓著烤肉串,對方拿了手巾替他擦拭嘴角。

「是的,還有祖父母。」對方停頓了一會兒,像在猶豫些什麼,他率先開了口。

「好啊,我想看看Otabek小時候待過的地方。」

對方露出了一個暖心的笑容,他滿意地吩咐對方也多吃點肉。

晚餐結束後,對方帶著他到了他嚮往已久的night club,舞池間的節奏撼動他的神經,對方的朋友有著和他們外表不同的熱情,他在他們的招呼中喝了些雞尾酒,隨後對方被哄上了DJ台,他雖然知道但還是第一次看到對方站在DJ台上的樣子,他想要吶喊宣洩心頭滿溢的情感。

子夜他們才回到對方住宿處,他在對方將車停好,卸下安全帽時,主動吻上了對方。

第二天一早,他拉著對方帶他到早市買些果物當作拜訪禮,他們搭乘巴士離開阿拉木圖市區,再改搭公車。下車後,對方說這是離他家最近的站牌,小學時校車也會停在這裡,他難掩底心的雀躍,不斷在街景中想像著孩童的對方的身影。

對方的老家多少有些和對方租屋處不同,他的父母都是和善的人,較為突出的是對方的祖父,有著標準的哈薩克族臉孔。知道哈薩克族敬老,他率先將果物給他老人家過目。

「…你家人有說些什麼嗎?」

他們上樓,來到對方那充滿歲月痕跡的房間,牆面老舊的兒童塗鴉、貼紙,架子上一些老舊的書籍、角落堆放的雜物,對方的母親顯然是打掃過了。

對方推開木橫隔窗,回頭對他露出了困惑的神情,下一秒豁然開朗:「他們說你比照片還美。」

他踢了對方一腳。

他趴在床上翻著對方小時候的相本,對方沿著床沿坐著,他對於成長這回事確實地感慨,當對方指著第一次到聖彼得堡前拍的照片時他倒是有些愧疚,他至今仍然沒有想起對方當時的樣子。

「你記得現在的我就好。」

他受不了這哈薩克男子赤裸的言語。

午餐是Altin家的哈薩克家常菜,別什巴爾馬克、、炒羊肉、蔬菜餅、乾果沙拉、涼菜等,還有他熟悉的薄皮蒸餃、捲餅、紅菜頭湯等,飲料是奶茶、馬奶酒,對方的祖父則是在開飯前就喝起了伏特加。Altin太太向他介紹了各項料理,料理各自源自不同文化民族,多種文化交融在一起才形成了獨特的哈薩克文化,明明臨近俄國卻有著不同的語言和血統,他感覺自己又再多瞭解了一點對方的事情,當然還包括了些只有家人才會知道的對方的兒時糗事。

下午Altin先生載他們到附近馬場騎馬,他睜大眼睛看著比人還高的生物,難掩底心的興奮,但還是遵從指導,從初學者的課程開始騎,他騎著馬讓Altin先生牽著韁繩,沿著場邊走著。

一陣噠噠的馬蹄聲,他看到對方騎著棕色的馬匹出現在場中,不知道是否感受到他的情緒變化,Altin先生問他是否要和對方同騎。

「欸?可以嗎?」

他難掩內心的興奮,但在他攀上馬匹,對方跨坐到他身後,雙手擺在他身邊抓著韁繩時,他突然感到了某種羞恥。

「…這樣會不會怪怪的?」

「會嗎?抓穩點。」

他抓著馬鞍前輪,確認他抓好後,馬匹的腳步加快,風吹過他耳際,和馬蹄腳步的顛簸,都是他的初次體驗,他吩咐對方跑過整個馬場的草原,藍天白雲間劃過飛機的飛行軌跡,鳥兒飛過,他想這或許才是哈薩克族靈魂處所的樣貌。

馬匹停下歇息,他向後靠向對方的胸膛,對方空出一手環住他的腰。

「…Сен менің күн болып табылады,Yuri.」

「你說什麼?」

對方沒有回話,逕自蹭上他的肩窩,他反覆在腦中念著這句話的發音,但夜幕低垂,在吃Altin家晚餐前,和對方的祖父母聊天時,他就已經不記得了。

「你家,好溫暖啊。」

洗過澡,他窩在對方的被窩裡,等著對方鑽進被窩。

「你能喜歡就好。」

對方訂好手機鬧鐘,關上燈,一起鑽進了被窩。在昏暗的房間中出現了一些細碎的笑聲,隨後被帶著溫度的呼吸聲取代。

「…等等,你家人。」

對方停下了手邊動作,咋舌後緊抱住他,並在床上左右翻滾,惹的他咯咯笑著。

「Мен сені жақсы көремін,менің күн.」

「…講哈薩克語我聽不懂啊,」他撫著對方環著他的手臂,望著在月光照射下,深色眼眸閃爍著的對方,「但好像能明白。」

他窩向對方溫熱的懷抱,試著記憶對方的氣味,想著自己或許該多少學一些哈薩克語。

他們起了個大早,享用過早餐後,他向對方的家人告別,對方的母親要他們帶著兩大袋的自製糕點回去。

「還要再來玩啊,Yuri.」

「好的,夫人。」

對方的母親擁抱了他,他確信這是日本之外,另一個他喜歡上的異邦。回程的巴士顯得有些快速,不一會兒他們就回到了阿拉木圖,不知道為什麼,兩人的手自然地牽在一起。

他們將東西放回對方住處後,再次出門採買一些要帶回聖彼得堡的伴手禮,在Panfilovets公園,對方問他這次沒有帶他去逛首都阿斯塔納是否有些可惜,他笑著說下次來的時候再去,對方往他面頰上親了一口。

黃昏時分,對方載著他抵達機場,他的行李明顯比來的時候還要多,阿拉木圖的伴手禮和Altin家的家常糕點佔據了他行李箱的三分之一。

「還好有買託運。」

「抱歉,我媽覺得你沒吃東西,想讓你多吃點。」

「甚麼啊,跟我爺爺一樣。」

他笑出聲,順著對方張開的手臂鑽進對方懷裡,對方稍高的體溫增加了擁抱的溫度,一瞬間他的情緒有點難以負荷。

「到了之後聯繫我。」

「好。」

「米菈她們吃了糕點後的心得記得告訴我。」

「好啊,是說你會不會跟米菈太好了?」他有些不高興地稍微拉開距離,讓對方環抱他的腰。

「她會幫我盯著你。」

「哼,下次見面是…要等分組出來啊。」

「就算分組不同,只要進入決賽就行了。」

「真有自信呀,哈薩克英雄。」他摸上對方的臉,捏了捏對方的面頰,隨後吻上對方的嘴唇,「俄羅斯妖精給予英雄的祝福。」

「…看來我不更努力不行了。」

「哈哈,你本來就該。」

對方在他兩側面頰輕吻兩次,「我愛你,Yuri.」

「嗯。」他再次輕吻對方。

對方陪他走到出關門前,他沒有說話,只是向對方揮了揮手,在候機室裡,望了窗外被夕陽染紅的停機坪,他已經開始期待下一次的見面。


  1. 2017/03/04(土) 17:13:39|
  2. YOI-奧尤短篇
  3. | 留言:0
<< 【奧尤60分week6】壞習慣 | 主頁 | Otayuri 貓>>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