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光

Otayuri 貓

我又來展露性癖了
#奧尤
#生日快樂
#貓
我不知道R多少,但是已經是搬到桌上的性暗示了
雖然很突然,但他想到網路上的匿名板向網友申告一件事情:『我的戀人今天一早長出貓耳和貓尾巴了該怎麼辦?』。

這個情況來的突然,儘管這只可能存在於各種創作(特別是性描寫的相關二創)當中的奇妙設定,但他想了想自己也只是個二次元角色,那麼面對這種突如其來的設定也是理所當然的。

他煎著鬆餅,偷瞄著他那坐在餐桌旁滑著手機的同居人,從今早一起床後,對方便莫名地出現了貓耳和貓尾巴,跟對方的髮色相同的白金毛色看起來柔軟極了,他無法忽視那個偶爾抖動的耳朵和在低角度左右搖晃的尾巴,沒有養過貓的他姑且在對方一起床大吼大叫邊吐嘈這奇怪的變化邊走向浴室梳洗時,快速在搜尋引擎上打上『貓咪的尾巴情緒反應』。

但不可否認的,他看到同居人出現貓耳和貓尾巴的第一個反應是那些藏在每個男性電腦中某個私密的資料夾裡面的東西。

「...今天的鬆餅搞的這麼華麗幹麻?」

他端上桌的鬆餅夾著鮮奶油、草莓,旁邊擺上巧克力、藍莓,最後淋上了蜂蜜和巧克力,配上一杯不加糖的咖啡或是紅茶最為搭配,他拉開椅子坐到對方面前,看到對方那貓尾巴尾端小幅度的搖晃。

「生日快樂,YURA.」

「...謝啦。」

他的同居人眉頭皺緊、撇著嘴,他明白這是對方害羞的反應,而對方那個生日驚喜的貓尾巴也左右晃著,他努力壓抑發癢的內心。

半夜雖然才祝賀過對方生日快樂,但和對方莫斯科的家人、日本的友人們視訊就花了一些時間,沒有什麼享受到戀人的溫存。

「...我說你,對於這貓耳跟貓尾巴有什麼感想?」

「欸?」

他吃著馬鈴薯沙拉,聽到對方冷不防地冒出一句,抬起了頭,對方用手撐著下巴,鄰近的嘴邊有著一小塊鮮奶油。

「...今天的自主練習可能沒辦法了。」

「說的也是啊。」

他看到對方的貓尾巴直直立起晃動著,他一時記不得這代表了怎樣的情緒,突然他感覺到他的腳邊有著微妙的騷動。

「我說,你就沒有其他想法嗎?」

對方的腳畫著他的小腿肚,他保持著鎮定,挖了一口馬鈴薯沙拉塞進嘴裡吞下肚,「你是指哪方面?」

絲毫沒有想要放過他的意思,對方的腳開始往上延伸,蹭上了他的大腿內側,他的腳抖了一下。

「我也是男人,知道你想了些什麼。」

他定眼盯著對方嘴角的鮮奶油,他那停在空中的湯匙仍然接著一些馬鈴薯。

「你說說看你那些藏在電腦裡的東西,裡面的女人是怎樣表現的?」

他現在就像是15歲回到阿拉木圖過節時,早上自己手洗底褲被母親發現時一樣的尷尬。

對方的腳越來越靠近他的股間,他清楚知道自己下身的熱度,「說、還是不說?」

那白金色毛茸茸的尾巴還是在那晃著,他無奈對方的玩心,他思考著一些不險的低俗的言詞來答應:「...類似進入發情期。」

「具體描述一下?」對方的趾尖劃過了他的褲檔,他嚥了口唾液。

「...女演員扭著下身,發出黏膩的聲音請求。」他努力穩定自己的聲音。

「嗯,跟母貓很像。然後呢?」

對方的腳趾沿著他的股間隆起畫著圈,他握緊湯匙,身子頓了一下,有些口乾舌燥。

「...她貼到男演員身上磨蹭,掛在對方耳邊講話...」

「屁股呢?夠騷嗎?」

對方的腳掌全端壓了上來,他一時之間說不上話,只能悶哼一聲。

「...Yuri...」

他用求饒的語氣喚著眼前人的名字,對方淺色的貓耳擺動了一下,尾巴仍然在那晃著。

「哼。」對方有些打趣地看著他,伸出了手指抹掉自己嘴邊的奶油,挑逗意味十足地伸出舌頭,將那口奶油舔下。

「可惜啊,老子是公貓。」對方的腳蹭過他股間一圈,他有些無助,用另一手扶向了額頭,努力克制喉頭發出反射性的呻吟。

「你知道母貓和公貓發情期的差異嗎?」

他忍受著下身的衝擊,給予對方一個困惑的眼神,隨後對方的腳離開了他的下身,蓬勃的慾望就漲在那,無所適從。

對方站起身,晃動著他的尾巴,他看著對方走過桌沿,隨手抹了一搓先白的奶油,在經過他時,往他的嘴邊就是一抹。

「只要受到引誘,就會發情了。」

就在他還沒來的及反應的時候,他的視線被扔來的衣物阻隔,他連忙拉下衣物後,看到對方站在臥室房門前,從拉低的褲頭冒出的尾巴高舉著。

「試著來誘惑我看看?」

他沒法搞清楚究竟是誰誘惑誰,他現在只想當隻順從對方的貓。
  1. 2017/03/01(水) 22:59:14|
  2. YOI-奧尤短篇
  3. | 留言:0
<<【奧尤60分week5】一期一會 | 主頁 | Otayuri 2017.3.1 16歲生日快樂>>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