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光

[鐵血] #48 後的妄想

#妄想結局
怎麼可能會成真? 哈哈哈哈
殺了我吧
我只是想要他還在
我無法接受他不存在的火星
更無法接受接受了他不存在了的世界的他


一切皆塵埃落定,他們成功地抵達了地球,換上了新的身分,終於得以過上不與死亡為伍的日子──這是他人的說法,對他來說並沒有甚麼確實抵達哪裡的實感,畢竟他在過去,從來不覺得自己『與死亡為伍』,到哪裡都沒有差別,如果這是他所重視之人的希望的話,正確來說是,這是『那個人』所希望的話,他都會去做。

說是為了要隱瞞一切,他的『手腳』在戰場上毀了,他在地球上成了所謂的『殘疾人士』,雖然曾經叫做柯蒂莉亞的少女為他張羅了一張電子輪椅,但他老覺得哪裡不自在,就跟過去那個曾經叫做哈舒的少年每天照顧他起居一樣,如今亞麻金髮仍然如此照顧他,他突然感到心裡癢癢的,大概就是所謂的“感激”吧。

來到了地球,他沒有任何事情可以做,身體不方便、字認得不多,就算是文書工作,也得等他認得更多字才行,如今他的生活只剩下生理需求以及念書,這樣的話在哪裡進行都沒有差別,於是他將除了就寢時間,大多的時間都在『那個人』的病房外度過。

其實他是茫然的,他不知道這一切有甚麼意義,這一切包括了他現在存在於世界上的原因以及活著的這件事情本身,只是當他在一切結束後,將那把回到他手中的槍端在手中時,當時還叫做阿特拉的少女衝過來抱住了他,隨後那個當時還叫做柯蒂莉亞的少女也跟著抱了過來,他雖然仍然茫然,但既然自己死亡這件事情是會讓她們哭泣的事情的話,那他就不做了。

“你如果死了的話, 歐格不會原諒你的!”

他至今仍然不明白當時叫做尤金的青年說這句話時,自己突然的惱火是怎麼回事,『那個人』明明就躺在那裡,有如棺材一樣的養護床裡,金髮青年又不是『他』,憑什麼代替他發言呢?

他用左眼盯著眼前的玻璃帷幕,那一頭,是『歐格』昏迷的護理床放置的地方。有很多的人,正努力著研究阿賴耶式,只為了能讓他能夠重新站起來,並且試著利用這項技術讓歐格醒過來。

其實怎樣都無所謂,他是這麼認為的。

「你果然在這裡呢。」

他轉過身,看到那個曾叫做阿特拉的少女拎著籃子走了過來,他知道那是他的午餐。

「寶寶還好嗎?」

他啃著火腿三明治,盯著少女那個已經明顯隆起的肚子。

「嗯!醫生說穩定的成長喔!」

「是嗎?太好了。」

他回過頭盯著玻璃帷幕的另一頭,少女只能盯著他的左側臉。

少女明白,就算有了孩子她依舊留不了他,如今把他留下來的,是玻璃帷幕對面那個醒不來的人,眼前的少年太過溫柔,總是會完成她所有的願望,也因為這樣,她打小就無法不喜歡他。

她能擁有這個孩子,只是因為『她想要』,他就給了她,她真正想要的,她知道如果她開口,眼前的少年一定也會願意給,但那真的是那份東西嗎?也正因為如此,她不想開口。

「我今天被哈舒罵了...不他現在不叫哈舒,」他三兩口就吃完了他的三明治,開始用嘴舔起手指,少女連忙過來用手巾替他擦手,「他說我完全沒有即將作為父親的自覺。」

少女瞬間羞紅了臉,稍微彈開了身子,有些支支烏烏無法組織句子,但隨後輕咳一聲,告訴他不用擔心,她照顧好孩子,他只要現在這樣就好。

「...我不明白呢,哈...算了,哈舒說:『難道你不愛她嗎?這樣阿特拉跟孩子太可憐了!』這樣。」他正眼看著她,她明白眼前坐在輪椅上的少年是認真的困惑,「妳難過嗎?」

她的心揪了起來,突然沒來由地想哭,她搖了搖頭告訴他沒這回事。

「阿特...阿特拉喜歡我吧,」她看到他藍色的雙眼中映照著的自己,「我也喜歡阿特拉...我也是愛著阿特拉的,但是這樣是不夠的嗎?」

不夠的!當然是不夠的!

她想要大吼,她想要告訴全世界她心裡的愛,她想要他和她一樣程度地愛她,但是她不能說,她不願意說。

他的愛,只是溫柔而已。

「足夠的,你為我做的,已經很多了。」她摸了摸肚子,對他拉開了一個笑容,「好了,那我也要繼續忙了,你要記得完成今天的閱讀作業喔。」

她拎著籃子轉身離開,他的臉轉回面對玻璃帷幕,因此他沒有機會看到少女強忍哭泣而顫抖的肩膀,但如今他已經失去了能夠擁抱她的手腳。

少女在走廊上碰見了那名曾叫做哈舒的亞麻金髮少年,她有些驚訝又丟臉,趕緊想要擦掉臉上的淚水,但少年惱火了起來。

「為什麼?為什麼妳要這樣?」

少年像是想做些什麼,但她搖了搖頭,並且露出了微笑,少年其實明白她和他之間,那個不能被多數人理解的關係,以及那個至今還沒醒來的『團長』對他們有甚麼意義,就是因為明白,才更加地不甘心,少年咬緊了牙,眼角泛出了淚。

那個不因任何差異阻擾的依存關係,無法用任何詞彙去形容,若是能斗膽稱之為『愛』,或許少女還能夠有些釋懷。

-

阿賴耶式的實驗仍然在持續,不知道是第幾次的嘗試,在他進行完之後,再向養護床內的『那個人』進行嘗試。

就在那一天,養護箱裡的人,眼皮微弱的抽動,當那雙久違的金色眼眸張開時,在場的所有人都發出了驚呼,但又瞬間被坐在輪椅上的人,跌落到地上的聲音所打斷。

他用著半身在地上努力爬行,朝著隔離間的入口爬著,曾名為哈舒的那名少年率先衝了過去,將他一把扛起跑向了入口。

曾經喚作阿特拉的少女讓眼淚爬滿她的臉,讓曾喚作柯蒂莉亞的少女輕輕環著她的肩。
  1. 2017/03/21(火) 23:05:35|
  2. 其他
  3. | 留言:0
<<奧尤/otayuri 忌妒 | 主頁 | 美女與野獸>>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