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光

Otayuri 19


「勝生勇利很關心你。」

來到聖彼得堡短期交流訓練的最後一個夜晚,他們總算從鬧騰的歡送會中解脫,來到了他所寄望的兩人時間,不論這晚對方願意陪他多久,只要能和對方說話,他便滿足,這也是他這週來重拾心情的心得之一。

「他煩透了,管好自己跟維克托就行了,不要每次吵架都跑來煩我。」對方吐了吐舌,他覺得可愛極了。

他不知道自己現在和對方的關係究竟是什麼,畢竟從那天起他們就沒有什麼更加親密的互動,他甚至有些絕望地點開了任何一個戀愛相關的網站,還從對方的生日、血型方面下手,尋求網路上那些經過數據統計後的、給予人們的愛情建議,但是那樣的數據資料對於同性伴侶之間受用嗎?不如說對於對方而言,這些網路建議是合用的嗎?他沒有把握,他只知道自己急需要一個準確的答案,甚至一個承諾,一個吻也可以。

即將走到那令人熟悉的街角,他有些焦躁,這俄羅斯短期訓練最後的夜晚,他不想要就這麼放對方回去。

事情就這麼發生,當對方漂亮的綠色眼睛轉過來盯著他的時候,他才意識到自己已經抓住了對方的手腕,他回過神來,有些不知所措,連忙放開了手,卻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怎麼 ?」

那眼神在街燈的照耀下閃爍著光芒,他知道自己面對這眼神從來沒有勝算,他的心思、他的膽小、他的愛,對方似乎已經掌握得一清二楚,他輸得徹底。

下一秒,他的臉被對方的手貼上,他身體反射性微顫,對方的手有些冰冷,同時在那手的動作下,他不得不贏向對方的視線,那他思慕多年的姣好面龐,難以形容的羞恥感油然而生,原來在對方面前自己的如此赤裸。

不料對方似乎沒有想要培養什麼情調,他的臉頰肉被對方捏了起來,不疼的力道,但令他有些尷尬,他皺起來眉。

「你,臉頰沒什麼肉耶。」對方連另一手也伸了過來,捏起了他另一邊的臉頰肉,他知道現在自己顯得滑稽。

他不知道如何反應,索性也舉起了手,用同樣的方式回敬對方。

「喂!」

「Yuri的臉倒是很有肉。」還很柔軟,他壓抑住後面這句話,眼看對方有些不高興了,他才收手作罷,對方跟著放開了捏著他臉頰的手。

他以為對方的手會自然地就離開了他的臉側,正失落之際,那雙白皙的手捧在他頭的兩側,迎面過來就是一吻。

「明天我要去送機,在宿舍等我!」

落下一句話,對方轉頭就跑,金色的髮絲飄過他的眼前,這次他沒發楞多久,近乎反射性地他邁步伐追了上去。

呼嘯而過的是對方經過留下的香氣,眼前奔跑的背影是他所追隨的向日葵,他早已記不清自己追著這個背影多少歲月,聖彼得堡寒冷的空氣刺著他的胸腔,他無所謂,只要他能在最後的街燈前捉到那個人。

他成功地在莉莉亞的公寓大門前抓住了他,他連對方的表情也沒看清楚,就只是自顧自地掠奪對方的呼吸,他的外套被對方抓皺他也不在乎,只想要將彼此融化在這個吻中,多一秒也好。

他在彼此喘不過氣之前放開了對方,對方喘著氣,眼眸中泛著淚光。

就在他打算開口時,對方率先開口,表示這個時間莉莉亞睡美容覺,但是雅各夫一定在客廳等他進門。

「但是可以賭一下,」他看到那雙綠色的眼眸閃爍著光芒,「他會打瞌睡。」

他嚥了口唾液,跟著對方進了公寓大門,他底心湧起罪惡感,但同時又因此產生了莫名的亢奮。對方讓他在門外等著,半開的大門傳來了對方和雅各夫的對話,隨後對方回到門口帶他進門,雅可夫已經進房休息了。

經過客廳,那隻他只在照片上看過的貓咪定在原地盯著他猛瞧,他突然有些心虛,那簡直是所有疼愛著對方的人們的刺眼視線。

他跟著對方進入臥房,昏暗的房間只有窗外街燈和月光的照耀,當房門關上時,他突然脫力,摀著臉蹲坐了下來。

「你幹嘛?身體不舒服?」對方蹲到他面前。

「不,該怎麼說,」他抹了抹臉,「突然的罪惡感跟自我厭惡?」

「白癡喔。」

對方不知道的是,他確實覺得現在衝動的自己活像個蠢蛋,這是思慕多年的對象的房間,他看了好多個晚上的窗台裡面,房間內流動的空氣簡直充滿了對方的氣味,他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辦。

「...那不做嗎?」

「要做。」

他放下了手,看到背對著月光看著他的對方,對方嘴角上揚的角度,絕對是世間最誘人的邀請,他心甘情願俯首稱臣。

隔天他們趕在莉莉亞起床前逃出了屋子,晨間無人的道路顯得特別清新,吐出的白霧在晨光下更快速散去,他倆牽著手,不約而同相視而笑,他們在那個街角再次吻上了彼此。

  1. 2017/04/04(火) 17:46:10|
  2. YOI-奧尤
  3. | 留言:0
<<【奧尤60分week10】末日前夕 | 主頁 | 奧尤/otayuri First Friend>>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