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光

奧尤/otayuri 忌妒

快速的節奏、強烈的節拍用不知道多少分貝的音量播放著,他的內臟都跟著晃動著,人群隨著五顏六色的燈光晃動著,在酒精的催促下絲毫不在意腳步是否踩在節拍上,DJ推轉著電子按鍵,不斷轉換著音軌,那些當紅的曲目瞬間換了新的面貌,為舞池帶來了另一波高潮。

他相信自己眼神是閃亮的,抓著對方問著是否要和他一起下去跳,對方笑著要他好好去玩,他有些猶豫,畢竟是自己嚷著要對方帶他來的,丟下對方自己去跳舞似乎不太好。似乎是發覺了他的猶豫,對方靠近他的耳邊,用他能聽到的音量告訴他:「這裡太多熟人了,我會被笑話。」

聽到這話,更興起了他的好奇心,顧不得對方的面子問題,他嚷著要對方和他一起下去,對方拗不過他,隨著他一起進入舞池。

隨後他便開始後悔,他可以將自己快速的心跳當作是跳舞後的關係,但這湧上耳根的熱度他無法否認是因為對方,他再次得知了對方帥氣的一面。

就在音樂切換至下一首曲子時,對方領著他去取飲料,在接過那瓶可樂的時候,他仍有些失神。

「怎麼了?Yuri.」

「你、你太帥了啦!可惡!」他憤慨地灌下可樂,因此他沒發現對方被他的話語弄得有些羞恥的表情。

隨後對方擔心的事情發生了,兩名男性湊了過來和對方打招呼,他自己沒有什麼朋友,不知道是否所有的人們都會和朋友們有著同樣的氣質,至少眼前的對方和那兩名友人,三個人站在一起實在太酷。

在損完對方跳舞後,他們把注意力放到他的身上:「怎樣?不想讓我們看到你帶著金髮美人?」

「這位絕對是那個『Yuri』吧?」

對方看來有些無奈又羞恥,他率先向他們介紹了自己,在簡單的對話後,他發現對方的朋友雖然看起來不好親近,講話也有些隨便,但都是很好的人們,他有些羨慕。

「抱歉,他們不是壞傢伙。」

「嗯!沒事,他們人不錯呀。」

他說了謊,不知道為什麼,他的心底出現了微妙的疙瘩,此刻又陸續有人來找對方打招呼,本來這裡就是對方會站上DJ台的地方,會有許多認識他的人也是自然。

但人數會不會太多了?

他默默喝著可樂,想著或許只有一個朋友的自己才是奇怪的那一方,但越想,他心裡的疙瘩卻逐漸成為了某種不愉快的感受,明明不該有這種想法的。

超過他忍耐程度的,是一名和對方相當親暱的女性。

她走過來就先和對方進行兩邊的面頰親吻,並靠著對方的肩膀盯著他瞧。

「這位就是『俄羅斯妖精』?」

聽到那個名字,他不免皺起了眉,但想到是對方認識的人,他忍住了回敬“母豬”的衝動。

這位女性自顧自地說起自己是對方的兒時玩伴,有需要什麼對方的兒時秘辛都可以找她,對方雖然開口制止她,卻沒有拉開和她的距離。

在來到這裡之前,他是感到興奮的,然而現在他只想儘早離開這個吵雜的地方,更正確來說,他不想待在這個女人面前。

「Yuri.你還好嗎?」

他回過神來,發現對方的臉就在自己面前,他往後縮了一下,才注意到那名女性摟著另名男性的手臂離開了。

「抱歉,她太吵了。」

他搖了搖頭,突然發現剛才的自己有多失禮,趕緊舉起可樂想化解尷尬,這才發現早已見底。

「我幫你再拿一瓶?」

他點了點頭,揪著對方的衣角,跟著穿過人群來到了吧台,他不懂得現在的情緒低落是怎麼回事,原本都還開開心心的不是嗎?

他埋進了對方的肩頭。

「…你喝可樂就醉了?」

對方半開玩笑地說,但還是伸起手來撫順他的頭髮。

「Altin!人來了也不來找我!」

「門口的人說你今天不在呀。」

他抬起頭來,發現對方對話的對象站在吧台內,對方向他介紹了這位是這間店的老闆。

「既然難得帶著你的俄羅斯朋友來,要不要上去表現一下?」

他看了看店主,又看了看在推辭的對方,一會兒才意識到他們在說些什麼。

「我想看!」

他突然發現,對方似乎不擅長拒絕他的請求。

隨著前位DJ的收尾、連接到一段節拍的間奏,捲起短袖的對方站上了側面的高臺上,連接上手機裡的音軌,在強烈的節拍中,他聽到了那個他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女聲樂曲。

「Otabek--你這傢伙!」

曲子的變奏和節拍的衝擊下,據店主所言對方展現了DJ Altin應有的水準,但他只感受到羞恥,絕對不是因為對方在DJ台上過於帥氣的緣故。
  1. 2017/03/22(水) 22:32:57|
  2. YOI-奧尤短篇
  3. | 留言:0
<<A3! 春組 | 主頁 | [鐵血] #48 後的妄想>>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