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光

[鐵血]西諾亞馬

#鐵血的孤兒

又一篇腦洞

抵達地球的那一晚,他以為自己的眼淚已經流乾了。

本來在船上,他有一整個清單的工作要忙,每天能睡的時間極少,醒來的時間還都必須戰戰兢兢地堅守崗位。他們所有人都失去了太多的東西,在失去那個人的那一刻起,他就覺得再失去什麼也都無所謂了,因此當團長的消息傳回來的時候,他反而擔任起那個堅強又振作的人,用自身行動鼓勵起其他的“家人”。

那名曾經的革命少女告訴大家,路已經通了,那名坐上團長位置的前副團長強忍著眼淚要大家不要浪費了團長的努力,於是在炮火的衝擊和死亡擦肩而過後,他們得以到地球落腳。

在結束各種善後處理後,他終於得以躺到了被褥上休息,他的眼淚便莫名的流了下來,聽到黑暗中其他床榻上的啜泣聲,他知道自己絕非唯一一個流淚的人,他站了起來,走到房間外面走廊上,看著寧靜的夜空不免有些諷刺,天空劃過一顆流星,他的眼淚再次流了下來,,就算理智想要停止也停不下來。

他再次意識到那個人不存在於這個世界上任何一個角落的事實。

剛到地球的這段時間,他們尚未找到能夠工作的地方,一群少年頂多協助做著一些庶務和清潔工作,比起其他人,他短時間內就被安排到的技術部門,工作雖不比過去忙碌,但總是讓他無暇想念那些長年盤旋在他心頭上的人。

他認為自己已經逐漸習慣這樣的日子,但某天,他的習慣被破壞了。

他在工作時被通知接一通電話,電話那頭的人激動之下組成的文句,他一時之間無法理解和反應,他掛上電話,想著還沒有到下班時間,於是繼續作業。

突然在機械聲當中,曾叫萊德的那名矮小少年喊著他新的名字,他抬起頭發現少年滿臉的淚痕。

接著他看到矮小少年後頭跟了一名拄著柺杖的男子。

那個人喊了他過去的名字,那下垂的眼角瞇起的角度和當時一模一樣。

他說不出話,當對方緩慢走到他面前時,他一切的情緒傾洩出來,他從來沒有打架過,從來沒有這麼痛恨一個人,他只是一鼓腦地把全身的力氣用拳頭打到那個人的身上。

曾叫做萊德的少年嚇壞了,也不知道該怎麼協助制止他,只能慌亂地站在一旁,直到那個拄著柺杖的人被打到跌坐到了地上,順勢用力地抱住了他,他才終於停下了手,攪和著眼淚在對方的懷中喊著對方的名字。
  1. 2017/03/24(金) 14:24:50|
  2. 其他
  3. | 留言:0
<<【奧尤60分week8】不能說的夢 | 主頁 | A3! 春組>>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