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光

【奧尤60分week9】吻別

奧尤/オタユリ/OtaYuri
#奧尤60分




滿18歲的那個賽季,他首次體驗到了那群醜惡大人們愛喝的『酒』是如何令人喪失理智。

起初是他自願的,基於一些好奇,他接過那位年滿三十、他可以更加正大光明喊老頭的Living legend手上的那杯香檳(老頭今年雖然第三但表現的比自己拿金牌還高興,還不忘在媒體面前炫耀一枚嶄新的鑽戒),自己也已經成年了總該成熟點,就當作是給老頭的面子。

不料一杯香檳的後面是接二連三的敬酒,他拗不過所有選手的熱情,但在米菈和波波維奇從紅酒換成威士忌來的時候他還是壓不下脾氣地開罵。

他不清楚這是否是酒醉的感覺,雖然意識還算清楚,但他全身發燙,情緒還有些高昂,他感覺自己的腳底有些偏離地面,意識飄高,但在曼波舞對決展開時,他仍豪不猶豫參加,不論身邊的好友如何阻擾,他甚至還扯著對方領帶要對方一同參加。

對決不知道過了幾輪,他只知道自己貌似是撐到最後得到了勝利,他的襯衫領帶掛在他的哈薩克好友身上,他衝了過去興奮地攀到對方身上,歡呼自己的勝利。

隨後曲終人散,他本想跟著一些選手外出續攤,但他被攔了下來,為了表達自己的不滿,他要求對方把自己背回房間。

這下他的腳確實離開了地面,對方的體溫很舒服,頸部還有股好聞的味道,他注意到對方連同他甩到一旁的鞋襪也一併拎在手裡,心裡突然好喜歡這位友人,他人生第一位的朋友,他在電梯裡用頭蹭了對方的肩頭。

「到了,Yuri.」

「門卡在外套口袋。」

他示意對方放他下來,對方把鞋放到地上,協助他落地、套上皮鞋,他從外套中拿出門卡,房門立即發出門鎖打開的聲音。

他把手擱在門把上,突然不是那麼想和對方分開,他轉過頭去。

「總覺得,不是那麼想分開?」他用了疑問句,只是在尋求對方的共感。

「是呢,但現在很晚了。」

他咬了咬下唇,心裡有些癢,他不知道為什麼,只覺得對方衝著他笑的嘴角很迷人。

「那,明天見?」

「是呢,我飛到聖彼得堡才轉機,同班班機。」

「然後在聖彼得堡停留兩天?」

「是的。」

他露出了笑容,向著對方往前踩了一步,揪著對方的袖子,抬起下巴往對方的面頰各吻了一下(正確來說是面頰的碰觸),他感覺彼此更加親近了。

「那就這樣囉!」

他轉過身去,準備進門,他的手還沒碰到門把,卻被對方搶先抓住了門把,他疑惑地轉過頭去,迎接他的是對方的嘴唇。

他眨了眨眼,看到眼前緊閉的雙眼,隨著壓在嘴唇上的東西離開後,變成了琥珀色的弧形鏡面,他的倒影就存在於其中。

「…晚安,Yuri.」

對方替他開了房門,隨後便轉身離去,消失在電梯口的那一端。

他拎著外套和襪子走進房間,房門在他身後闔上,雅各夫還沒回來,房間空無一人。

他拋開外套和襪子,鞋子沒脫就趴到了自己的床上,他碰了碰嘴唇,想著剛剛『那個』大概是個吻,還是個“吻別”,他想了想,覺得那似乎和他想像中的不大一樣,進了洗手間一趟後,一股莫名的睡意襲來,他脫到只剩下底褲就鑽進被窩裡,不到三秒便進入夢鄉。

隔天早上,他在雅各夫的鼾聲中醒來,對於昨晚的一切只剩下恍惚的記憶,以及對方盯著他瞧的眼神,直到那遲來的羞恥感襲來,他才意識到了他和他人生的第一位友人接吻的事實。
  1. 2017/03/31(金) 21:54:37|
  2. YOI-奧尤短篇
  3. | 留言:0
<<A3! 秋組 | 主頁 | A3! 夏組>>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