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光

奧尤/otayuri First Friend

那次的晚宴相當熱鬧,不知道是否是因為勝生勇利相比去年,和所有選手都混熟的關係,幾乎所有男子單人選手都去找他敬酒,儘管他一再推託,最終在勝生勇利的教練為他灌下的第一杯後,去年的鬧騰再次上演,他自然地遭受到第一波衝擊。

他氣喘吁吁,看到勝生勇利開始拉著披吉朱拉暖下場,他藉機喘氣,接過那個一直站在場邊的哈薩克男子給的一杯果汁。

「...我說你,在偷笑嗎?」他盯著他這位人生第一次交到的朋友,對方掛在臉邊的笑容突然收了起來,顯得有些尷尬。

「不,就是見識到『傳說』的感覺。」

他肯定對方掩飾著笑意,看到對方握在手裡的手機他明白這是怎麼回事,他放下杯子,抓著對方的手,把這人拉進了舞池中,甚至把對方交給了克里斯多夫和勝生勇利,他打開手機的相機,開心極了。

第一年的成人組、第一面成人組金牌、刷新短曲紀錄、認識了長谷津的人們、交到第一個朋友,他敢肯定這是他最開心的賽季,但他絕對不會告訴任何人。

「你棒極了!」

他掛在對方身上歡呼,雖然最後的舞蹈勝負和去年一樣不明所以,但看到他這位朋友帥氣的樣子,他好生驕傲。

他在糟糕的大人們開始進行曼波舞的時候,要對方和自己出去走走,他推著只穿著襯衫、外套和領帶掛在手上的對方進了電梯,對方問他要去哪,他只回說秘密。

「哇!酷!」

他們到了飯店樓上的露天泳池,在人造燈光照射下,池畔邊有些刺眼的矇矓,他脫下了鞋襪,卷起褲管,坐在池邊踢起水來。

突然他聽到了相機的聲響,轉過頭去,發現對方拿著手機。

「突然幹嘛?」他問道,對方聳肩,側坐到離他最近的躺椅邊上。

「拍的挺好的。」對方邊說,邊將手機遞給他看,看來確實是不錯,他要對方將照片傳給自己。

沒多久他就在那個對話紀錄還不多的對話窗看到了那張照片,照片裡的自己似乎有點年幼,他仍不甚喜歡這樣無防備的自己,但想到是對方拍的,心裡似乎又有種滿滿的感覺。

「再拍一張!」

他踢著水,利用自身柔軟度和肌耐力,在空中踢出了一個漂亮的弧線水花,收到視窗內的照片他仍然喜歡,或許自己露出這種表情拍照也不壞,他想起了優子和她三個女兒給他拍的照片,或許他該傳這幾張照片給她們瞧瞧。

在他儲存照片的時候,對方也脫了鞋襪、卷起褲管,坐到他旁邊,他看著那和自己一樣歷經多年訓練,明顯和小腿不成比例的粗壯大腿,不免感慨起來年齡和體型的差異,他自己的腿怎麼看都比對方少了整圈。

「…果然還是壯一點比較好。」

「太壯對這一行也不利啊。」

「適當長點就好,適當。」他又踢起了一些水花,將腿向前伸直,壓平了腳板,「該怎麼說,還是想要被稱為帥氣,而不是…可愛吧。」

他想起了那群追逐著他每場比賽的女性們,也許哪天他長成了肌肉型,她們會在網路上哀號一個月。

「Yuri一直都很帥氣啊。」

他轉過頭,迎向對方視線,那個眼神就和幾天前在黃昏的公園內,對方看著他的眼神,他知道他不是在奉承。

「謝啦。」他放下腿,小腿再次沒入水中,水面漣漪隨著橘紅的光圈擺動,他在那夾縫中看到了自己的腳和對方的腳的尺寸差距,讓他意識到自己仍然尚未長大。

他用膝蓋敲了敲對方的膝蓋,「吶,來拍合照吧。」

「好。」

看到對方微笑著,他也扯開了笑容。

這天的照片登上SNS,莫名地成為了他IG上得到最多愛心的一張,此外,他才發現自己是對方的IG裡第一位被追蹤者和第一張照片的主角,到底是他的IG還是對方的IG?總之那晚他再次打開和對方的訊息視窗,好好地聊了一整晚。

  1. 2017/04/03(月) 21:35:25|
  2. YOI-奧尤短篇
  3. | 留言:0
<<Otayuri 19 | 主頁 | 機動戰士鋼彈鐵血的孤兒後期崩潰(ry>>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