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光

YOI-勇維築巢ABO

就算是作為omega,他還是有他的原則和品味,就算是為了自己的事業和形象,他早已推算好各個週期、定時吃藥和請假在家,絕對不會在外人面前顯露自己『最脆弱』的一面,就算是被標記後也是一樣,他不允許自己在alpha面前有任何醜陋的樣子,儘管他知道對方不會介意,但是他會。

「有任何狀況,隨時聯繫我,好嗎?」

勇利牽著馬卡欽的狗鍊,在踏出家門前一步仍回頭這麼說(勇利暫時要去住冰場的宿舍),他覺得自己的男友可愛又貼心,但是他在這樣的日子不想要寵溺對方(其實是寵愛自己)。

「別擔心,我的自我身體管理能力你不是不知道。」

他急著將勇利打發出門,這樣的日子隔著一公尺的距離,alpha的氣味就令他難以忍受。

勇利低下了頭,似乎有些不滿意,但總算是出了門,他膝蓋一軟,在門口直接環抱著自己的身子蹲了下來。

他知道有許多的omega在有了伴侶後都迫不急待地想生孩子,但他有他的考量(就算他也想),勇利的選手生涯還沒結束,就算自己引退了,只要還站在銀盤邊的一刻,他就是想要保持著眾多花滑粉絲們心中的Viktor Nikiforov 形象,因此他從沒有主動和勇利提過生孩子的事情。

雖然服用過抑制劑,但仍然抵抗不了生理因素和alpha的信息,他勉強站起身來想躲進臥室歇著,進了房門他就看到那件勇利不知道穿了多少年的日本品牌的運動衫。

不可以,維克托,撐住。

但他早已將那件運動衫握在手中,那上面不知道累積了多少年的汗漬,說不定還有黴菌,現在卻充滿著滿滿的他的勇利的味道,不論那是汗漬還是信息味。

他抓著運動衫蹭上了床,全身蜷曲起來只想多嗅一點那個氣味,但似乎怎樣都不夠,他瞄向了那個他分給勇利的單門衣櫃。

不,維洽,不能更多。

世界五連霸紀錄保持者怎麼能裹著一團沒有品味的成年舊衣?甚至還給自己做了個窩(巢)?但他告訴自己:看看,就只是看看。

櫃子一開,鋪天蓋地的氣味讓他有些暈眩,這效果簡直比抑制劑還要好,他一件一件檢視了起來,意外發現一些他要求勇利丟掉的衣服,仍然好好地掛在櫃子裡,他有些不滿,但又想起勝生寬子所謂的節儉的美德,只好嘟著嘴,將一些他看得特別不喜歡的衣服塞到衣櫃的角落藏起來。

他翻到了那件他嫌棄不已、勇利的第一套西裝,作為保留西裝的條件,是勇利必須讓他帶去西服店訂做一套全新的高檔西裝,他呵呵笑著,將那件醜西裝外套穿在身上,領帶也掛在身上。

隨後他翻到巴塞隆納的那條圍巾,身體似乎又躁動了起來,他低下頭、抓著架上的衣服試著等待身體不適退去,但更加靠近的勇利的衣物氣味似乎刺激著他,他全身脹熱喘著氣,這一波反應特別強烈。

「Victor,抱歉!我跑回來了!」

下午,勇利用跑的進了家門,一放開狗鍊,馬卡欽跑得比勇利還快,直接進了它們的臥房,勇利聽到馬卡欽抓著地板的聲音。

「等、馬卡欽!」

勇利跑進了臥室,發現馬卡欽蹲在他的衣櫃前搖著尾巴,勇利走了過去,小心翼翼開了門,看到那些掛在架上的衣服全都散落,在眼前的是一座小衣丘,勇利知道自己的衣服有多少,會成為這樣的山丘很明顯是因為自家的omega。

勇利輕咳了一下,「Knock, knock. Vic-cha?」

勇利看到他的omega稍微拉開了眼前的衣物,湖水藍色的眼睛直揪著他。

「...不是說過三天不准回家嗎?勇利想笑就笑吧。」

勇利知道他的教練從不允許自己在別人面前顯露出omega的弱點,更不允許自己做出"omega"般的任何行為(但在性事上倒挺放得開),如今教練確實地在用自己的衣物築了一個『巢』,還因為這樣的行為感到羞怯,勇利覺得他可愛極了。

「我說,Vic-cha.」勇利有些吞吐,他從衣物中探出了頭,他嗅到了alpha的信息味變得濃郁。

「要和我,生孩子嗎?」

-

好 。 沒了。
我超不知道我在打三小
我對企鵝(?)築巢這概念只是個很萌的求偶行為(??),不是甚麼放蕩的事情
放蕩的事情要等到求偶成功之後才開始進行
  1. 2017/04/08(土) 23:20:24|
  2. YOI-勇維
  3. | 留言:0
<<YOI-2016.4.11的長谷津 | 主頁 | YOI-天降偶像>>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