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光

YOI-Welcome to The Madness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KGijVRJMO3I&feature=youtu.be


對方是他這輩子第一位友人,但他沒想到對方會如此有才華。

「我要用你的曲子做表演曲!」

這是個衝動又任性的要求,而表演滑的日子在隔天,正確來說是十二小時又多一點的時間後,巴塞隆納的夜色低垂,他剛被對方趕著離開夜店,聽到他的請求,對方微皺起了眉頭,問他說時間上來的及嗎?

「你和我一起,就行!」

對方拉起了嘴角,將安全帽丟給了他,說要做,就趕緊,他咧嘴笑著,跳上了那台重機。

他們回到飯店,對方從房間拿了筆電出來,他們移動到飯店的交誼廳,直接開始編排起了步伐,對方替他挑選了幾首他創作的曲子,他才聽第一首就決定是它,不論曲子的節奏還是標題,都足以形容他這衝動的決定,“MADNESS”。

「四周跳加在這?」對方配合著他的動作,隨時調整曲子的音軌,他對這些電腦程式一竅不通,更增添了他對這位友人的崇拜。

「不,放後面一個頓點,在vocal拉長音那裡放組合旋轉。」

「啊,要不要把墨鏡丟出去?」

「挺不錯的。」

「對吧!」

他從來不知道有志同道合的朋友是這麼開心的事情,交誼廳現在僅剩下微弱的燈光,他透著落地窗外照進室內的月光,和對方一同編排著步伐,對方不時在他身後跟著一起修正起動作(雖然對於他編排的一些柔軟動作,對方做起來有些生硬),儘管已過了子夜不知道幾個小時,他仍然一點睡意也沒有。

「完成了!」完成的那一刻,他歡呼了出來,對方提醒他要小聲一點,他坐到了對方旁邊。

「還有些時間,要不要回去睡一會兒?」對方將音軌存檔,放進了手機裡。

「…嗯,不太想。」他揉了揉眼睛,總覺得還不想要停止這瘋狂的夜晚,不想要和他的友人分開。

「服裝怎麼辦?」

「用我今天買的那些呀!」他開心地說,晚餐前他和對方到Poblenou逛了一圈,買了不少他覺得時尚到不行的衣服,購物和晚餐儘管開心,但他因為年紀而在晚上九點被送回飯店他可一點都開心不起來,好在他不死心,尾隨對方到了夜店,知道了對方如此帥氣的一面,才有現在瘋狂的夜晚。

他不知道他這麼說是否恰當,「你是個很好的朋友,Otabek.」

「我的榮幸,Yuri.」

隔天他被對方叫醒,睜開眼睛發現自己睡在飯店床上,對方說這是他的房間。

「抱歉,我沒有看到你的房門卡,所以就帶你回我的房裡了。」

「沒事!謝啦,Otabek.」他有些抱歉又有些羞愧,看來自己的身體仍然是個孩子。

他們一同到餐廳,雅可夫一看到他便漲紅了臉朝他衝了過來,對方在他身後率先道歉,說是他的責任,沒想到雅可夫真的看在他的面子上壓抑了怒火,他和對方對了眼,對方似乎也是賭一把。

「哇!不良少年終於出現啦!」米菈發現了他們,立即上前調侃:「還帶著男友,你長大了呢,Yurachika~」

他對她罵了一個粗俗的字眼。

「Yuri Plisetsky!Language!」莉莉亞臉上的粉看起來快裂開了。

他試著向莉莉亞解釋,莉莉亞聽到他想要更換表演曲的原因時,眼神似乎鬆懈了一下(他知道莉莉亞多少疼他,比雅可夫還疼),但下一秒又讓他們兩個的頭抬不起來,他偷瞄到桌邊的米菈在偷笑,還給他們挨罵的樣子拍了照片。

「所以,新的曲目完成了?」

他們點了點頭,莉莉亞領著他們直接到了大會音導那打招呼,光是靠著莉莉亞的面子和他的冠軍身分,音導二話不說接受了更換曲目的要求,甚至還將燈光、司儀、解說都叫了過來協商。

他打從心底佩服所謂“大人”的人脈。

他在準備時間換好了衣服,雖然莉莉亞完全不願意正眼看他的整體造型,但還是替他化上了他要求的妝容。

「這樣真的適當?」莉莉亞在替他綁頭髮的時候問著。

「嗯!等下同樣會讓會場燃燒起來!等著看吧!」

透過鏡子,他看到莉莉亞露出了一個淺淺的微笑。

-

抵達會場,他在準備區開始拉筋,才剛舉起腿就聽到令他惱火的聲音。

「Yurio!那個妝是怎麼回事?」

「Wow~Punk Boy.」

他轉過頭去,看到穿著運動外套的勝生勇利微紅著臉不知所措,旁邊的維克托用湖水藍的眼睛掃過他全身上下。

「嗯~急著轉大人也該多長點肉。」

「沒人問你意見!老頭!」

「Yurio可以拍張照嗎?等等想傳給真利姐跟優子。」

「你敢拍就…!」話說一半,他放下了腿,猶豫了一會兒,「用我的手機拍,我自己傳。」

勇利笑了出來,一旁維克托的調侃他已經懶的理會,他拉開外套拉鏈,露出他的肩膀、配上手勢和吐舌,,讓勇利給他拍了照,隨後勇利被日方採訪人員叫走,他耳根才清靜些。

「很熱鬧呢,Yuri。」

「Otabek!」

他的友人走了過來,他難掩開心的情緒。對方微笑著,從沒有拉拉鏈的外套間他看到黑色亮面的襯衫造型表演服,果然Otabek和黑色很合襯。

「狀態還行?」

「行!」

他看到對方出現時,瞬間雀躍了起來。

「眼妝很帥氣呢。」

「對吧!老頭和豬排飯才看不懂的,就知道Otabek懂!」

他咧開嘴衝著對方笑,他知道對方沒有任何調侃他的意思,但不知道為什麼,對方的肯定讓他內心滿滿的,這就是有朋友的感覺嗎?他相信今天的演出絕對會是自己有史以來最棒的演出。

在等待期間,米菈衝了過來找他合照,甚至還拉了其他冰舞、雙人滑的女選手們一起圍著他合照,他有些氣急敗壞,現在可是他的好友上場的時間。

「Yuri是人氣王呢。」回到後台的對方喝著水聽他的碎念,對於沒有完整看完演出的他一點也沒有責備的意思。

「我可不想和她們打好關係!」

『我只想跟你處好。』他沒有說出後面這句話。

當勝生勇利上場時,他不理會JJ的調侃,拉著對方湊到了螢幕前。

勝生勇利演出的曲目是他不知道看維克托練習多少次的那首長曲,勝生勇利的表現就如同他所知道的高水準,同時看到那有別於一年前的影片的滿足神情,他笑了出來,他知道這是那個他既佩服又感到生氣的豬排飯的真實樣貌。

但沒過多久,他的笑容垮了下來。

「那個老頭在幹什麼!」

他的話語伴隨著場內的驚呼和後台這邊的慌亂散在空氣中,似乎只有場控導播反應最快,早已為亂入的維克托打上了聚光燈,單人項目隨即變成了雙人曲,在他還在思考要怎麼咒罵這兩個誇張的大人時,他轉念一想,這勢必要在冰上一決勝負才是。

「Otabek!來一下!」

對方滿臉疑惑,跟著他走到了另個角落。

「如何!可以吧!」

「技術上可行,但你確定要?」

「當然!可不能讓那兩個糟糕大人專美於前!」

這是他當屆冠軍的氣魄,同時也是他的玩心,他不知道是他的眼神在對方眼中,是如此的堅毅,是那難以忘懷的戰士的眼神。

「成,就這麼辦吧。」

對方笑了出來,他倆伸出了手擊掌。

他戴著墨鏡走到了銀盤邊,對方跟在他身後,當聚光燈照了過來,他回頭看了對方一眼,相互給了個拇指後,他滑上了冰面。

開始了Yuri Plisetsky史上最瘋狂的表演曲目。

  1. 2017/04/12(水) 23:01:31|
  2. YOI-奧尤短篇
  3. | 留言:0
<<A3!(エースリー)-天幸 | 主頁 | YOI-2016.4.11的長谷津>>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