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光

A3!(エースリー)-天幸

他一直不明白,他的這位室友到底為什麼會這麼受歡迎。

他佇立在車站外,盯著對面大樓的碩大廣告牆,不少女學生、OL,皆拿著手機往那牆拍,甚至還遠遠地合照了起來。

「天馬君真的好帥喔~」

「他不是就在附近的學校唸書嗎?」

「真羨慕跟他同班的人!」

他抬頭盯著那他每天都要看到的臉,穿著體面的西裝、梳著造型師給他弄得俐落髮型,好吧,他在心裡不甘願地承認這張『廣告牆裡的男演員』確實是相當帥氣。

「真不知道天馬私下是怎麼樣的人?」

「好想每天都看到天馬君的臉...」

不,每天都看到他的話,妳們會後悔的。

他在心理吐槽了一番,向前邁開了步伐。

回到了宿舍,他習慣性地到談話室和監督、其他成年的團員們喊句『我回來了』,臣給了他一盤點心,告訴他另一半分給天馬。

「天馬剛剛才回來,拍戲通宵又加上晨間節目錄影,下午又被帶去雜誌採訪,才剛回來呢。」

聽了監督自主報告的一連串室友的行程,他在內心翻了個白眼,此時東拿了一套護膚產品過來,要他交給天馬,還告訴他,他也可以一起使用。

他拿著一堆東西走到房門前,他轉動門把,果不其然並沒有上鎖,他嘆了口氣,一開門他就看到一具會呼吸的屍體倒在地上。

他繞過倒在地上的人,將書包放上椅子,點心和護膚用品放到桌上,轉過身來盯著那趴在地上呼呼大睡的人。

世間的女性們,這就是妳們『帥氣的天馬君』。

「ポンコツ演員,醒醒。」

他踩著天馬的背搖晃他的身子,但仍然沒有什麼回應,他蹲了下去,發現對方穿的衣服是相當高價位的品牌下一季最新服飾,他雙眼一亮,立刻摸起了衣服材質並觀察起版型。

天馬的身子抖了一下,似乎被他東碰西摸的騷動弄醒,他縮手往後退了一點,天馬抓了抓頭,努力睜開了眼睛,他這才發現對方臉上還上著粉底,頭上頂著造型師雕塑過的髮型。

天馬用手撐起身,揉了揉眼睛,和他對到了眼。

「啊,歡迎回來,幸。」

他想都沒想就朝那張臉揍了過去。

「痛!你幹嘛!琉璃川!」

「閉嘴!不要隨便喊我的名字!章魚!蠢蛋!ポンコツ!」

他氣急了,氣到心臟跳個沒完,他完全不知道該怎麼消停他耳根的熱度和這該死的心跳。

「嗄?不過是名字而已是會少塊肉嗎?」

那喊他名字的聲音因為剛睡醒而顯得微沙啞又低沉,難道街上那些女孩們就是想要這個?

「去把妝卸一卸再睡!臉是你賺錢的工具吧?看,都溶花了,我的手都沾到了!」

「我累的要死就忘了!」天馬站了起來,「不要打我不就行了?有夠不可愛。」

「我不需要你覺得我可愛!」

他賭氣地說,天馬脫了外套甩在沙發上。

「可惜呀我就是覺得你的臉很可愛啦!超可愛的好嘛!」

此話一出,他瞬間無法回話,這種他被講到無法反駁的狀況絕對是和天馬成為室友以來的第一次,他覺得自己的腦袋肯定是跟著臉一起燒起來,而這火似乎也燒向了眼前這位當紅年輕男演員皇天馬大人,但不夠正確,因為這火是天馬自己點燃的。

「啊、不是,我不是在說覺得你很可愛,」天馬的耳根通紅,配上橘色的頭髮,他那顆頭就是在燃燒,「不、臉是很可愛,但是,不是你很可愛...」

────!

他根本聽不懂天馬在說什麼,想必連天馬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

他抓緊了自己的制服的衣角。

「──這個,大變態演員!」

他用盡全身的力氣、用了自己根本不曾用過的音量,吼出了這句後,立即轉身逃出了房間,他不理會在樓梯上遇到的椋和十座,他現在只想要躲到那個劇團七大不可思議的房間裡,不讓任何人找到他。

直到晚餐時間,他才被監督從倉庫裡勸了出來,太一一見到他就想過來抱他,被他一把推開。

「別擔心!欺負你的小天已經被大人們凌遲了一翻!」

他不想聽懂狗的語言,更不想知道憑太一的腦袋怎麼會知道『凌遲』一詞,。

據說是椋告訴大家:幸被天馬『霸王硬上弓』,因此哭著跑出了房間,十座直接在二樓將天馬拘捕到案,左京坐在審判長的位置質詢跪在地上的天馬,而被告的辯護律師是一成(三角的身分是三角)。

「今天的晚飯是紅豆飯的樣子,臣說今天紅豆賣的便宜~」

「監督,你確定那不是在諷刺我們嗎?」

「欸?是嗎?」

他無奈地拉了頭髮遮起了臉,這是他第一次這麼不想要吃臣做的晚餐。
  1. 2017/04/13(木) 20:32:48|
  2. A3! 天幸
  3. | 留言:0
<<【奧尤60分week11】過去的信件 | 主頁 | YOI-Welcome to The Madness>>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