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光

【奧尤60分week11】過去的信件

這是對方搬到聖彼得堡的第一天,他早在前幾日就把自己的東西搬好(雖然還有幾個紙箱沒開),就等著對方進門。

對方抵達他們共同的家的時候,對方開口就是先問:『他的貓還在鬧脾氣嗎?』他有些不滿,不管對方的東西放下了沒,就抱了上去吻對方。

-

「結果整個屋子現在只有床先放好嗎?」

對方躺在沒有床單的床墊上喘著氣,他爬到對方胸口上,光腳在後面晃著晃著,「我花了兩天才把床組裝好。」

「Yuri真棒。」對方環上他光滑的腰際,親了他的額頭。

他又心癢了,「…吶,Beka,再…」

他話沒說完,就聽到了門鈴聲。

「…我想是快遞。」

他第一次覺得全球知名使命必達的快遞認真工作過了頭。

所有的紙箱進了門,對方簽收完,關上了大門,他捂住了臉,不知道是心裡作用還是如何,他總覺得快遞人員的視線很微妙。

他們先去把底褲穿起來才開始著手整理物品。

他扎起頭髮按照箱子上的標注將箱子大致放置到各個角落,他整理完衣物,對方剛組好了電腦桌。

「…為什麼你可以組這麼快?」

「熟能生巧?」

他有些不開心,但無奈,他有太多花滑以外的事不擅長了。

他們接著處理雜物箱,對方在客廳組裝起書架,他在臥室翻開一箱床頭用品,底下壓了一個鐵盒,鐵盒早已部分生鏽,還有些撞擊痕跡,可見使用多年。

擅自打開也不大對,他先把鐵盒放到了角落,隨後他發現更多鐵盒,累積了三個。

他的好奇心受到理智壓抑,但怎麼想這種舊鐵盒一定藏著許多過去的回憶,對方也不怎麼會念舊,幼時的東西放在阿拉木圖便是,為什麼要把這種斑駁的鐵盒放在身邊這麼久?

他拿了鐵盒起身,還沒走到房門口,他就被躲在衣櫃各個不知名的角落整整兩天、現在突然出現的貓給絆到了腳。

他靠著堆疊的紙箱穩住身子,但手中的鐵盒已飛了出去,盒內裝載的物品散落一地,那是一封封的信件,收件人是他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名字。

「怎麼了?Yuri.」

他的同居人抱著貓出現在臥房門口,但瞬間對方鬆開了手,貓優雅地落地,快速地往客廳跑。

兩人四目相對,他沒看過對方的耳根這麼紅過,就算是在性愛的時候也沒有。

「…給我的?」

「不、不是,不,我是說,是給你的,但,不是。」

對方語無倫次的樣子看起來特別可愛,他有些心癢。

「這麼多封,該不會那兩盒也是?」他指著旁邊兩個盒子,「幹嘛不寄給我?」

「不,那個,」對方走進房門,開始撿拾起那些沒有寄出的信件,少說有數十封,「本來想當粉絲信,但我文筆不好,越寫越奇怪。」

「還寫這麼多?」

「還寫這麼多。」

他看著對方收在手中那越來越厚的信封,大多泛黃不已,到底是幾年前寫的?寫了幾年才能累積這些量?他按捺不住,拾起其中一封。

「既然是給我的,我可以看嗎?」

對方連忙抬起了頭,嘴巴欲言又止,隨後像是放棄掙扎一般,說了句:「你看吧。」

他目送著對方逃到客廳,這才拆開了信,信中開頭就和一般粉絲信開頭一樣,但後面的字句越發不對勁,他拆開第二封、第三封,每一封都充斥著漫出來的憧憬。

難以想像對方的少年時期究竟是用怎樣的表情編織這些文字的,然而這些文句,在他們重逢的這幾年來,他親耳聽到對方對他說過不知道幾次。

他面紅耳赤,到底對方喜歡了自己幾年?

他衝到了客廳,對著對方大喊:「你、會不會,太愛我啦?」

接著跳到對方身上用力吻他。

-

「是說你幹嘛把信留著?又沒有打算要寄出。」

「…因為上面,有你的名字。」

「…你這麼愛我真的沒有問題嗎?」

「如果你不愛我才是問題。」

「…噢是喔。」

  1. 2017/04/13(木) 21:40:57|
  2. YOI-奧尤短篇
  3. | 留言:0
<<YOI-起點 | 主頁 | A3!(エースリー)-天幸>>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