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光

【奧尤60分week12】賽後交流+你眼中的他

加拿大分區賽後,他本想到之前在加拿大拜訪過的夜店晃晃,但稱呼自己是世界之王的男人拉住了他,同時拉住了雷歐,要他們和自己一起來個賽後交流,雷歐看起來無奈但也沒有拒絕的意思,他皺起眉頭。

「楊呢?她沒跟?」

「她好像在趕論文,J.J.寂寞的很。」

雷歐小聲地跟他說著,他盯著那個指揮方向的大嗓門男人,說是寂寞,但方才還是意氣風發地站在頒獎台最高的位置上不是嗎?

約翰挑的飯館是他們一起待在加拿大訓練的那段時期,常常一起去吃的那間餐館(都是約翰要求的友好交流),幾乎所有的店員都知道他是誰。

一些例行的餐點送上桌,約翰在一口啤酒後帶起了話題(雖然主要都是他在說話)。

「我今年要結婚了。」

他和雷歐互看了一眼。

「恭喜?」雷歐疑問地說,他在旁邊拍起了手。

「反應也太薄弱了吧!」

約翰或許該確認一下他的報告對象,或是該確認一下自己平日的行事風格,大概整個花滑圈都認為他的婚禮會更加誇張地公告天下才是,而不是在賽後交流時間,向兩名選手私下報告。

「我知道你和楊總有一天會結婚,但我大概從你求婚後就見你一次恭喜一次吧。」雷歐邊說邊吃了一根薯條。

「但這次是真的!確信!行程都在規劃了!絕對是充滿著J.J.和伊莎貝拉愛情風格的完美婚禮!」

約翰站了起來,擺出了他的招牌動作,周圍的客人還識相地為他鼓掌,他喝了口啤酒,在約翰坐下時開口問道:

「...楊懷上了嗎?」

他們這桌的空氣瞬間結成冰,雷歐耳根刷紅看向了約翰,約翰意外地紅起了臉,伸起手比了一個拇指。

「恭、恭喜!真的恭喜了!」雷歐拍了約翰的手臂,拿起酒杯向他敬酒,他跟著做。

「這件事我還沒對外公佈,不過呢,」約翰突然坐正,「我告訴你們,其實是想要邀請你們當伴郎。」

約翰停頓了下來,喝了口啤酒。

「另一位伴郎是我弟弟,你們也知道我沒什麼太親密的冰場夥伴,同齡可能就跟你們最好了。」

雖然這句話有些語病,加上他內心浮現『原來你是知道的』的吐槽想法,但他和雷歐並沒有想要反駁約翰的意思。

「早點告訴我日期吧,我好安排行程。」

雷歐溫柔地說,他在旁邊木訥地跟著點頭,約翰感激地笑了。

「好!今晚不醉不歸!」

「不,要歸,明天表演賽。」

「也不能喝太醉。」

「欸~~」

「所以,」在餐點用完後,桌上僅剩一些薯條和炸雞,約翰放下了啤酒杯,「Otabek你和你的那位如何?」

臉早已通紅的雷歐驚呼,「什麼?Otabek什麼時候有戀人了?」

他皺緊了眉不知道要從哪裡開口,約翰率先代為回話,「不是啦,幾年前還在加拿大的時候,Otabek不是老唸著某個對象嗎?」

「噢!像戰士的那位。」雷歐看向他,「所以,Otabek是已經『得到』她了?」

「....姑且在交往。」他喝了一口啤酒,發現兩名同齡人眼睛一亮。

「如何?有用上J.J.心得30招嗎?」

事實上,他騎著重機在巴塞隆納奔馳時,腦中一閃而過J.J.心得的其中幾項,但他一點也不想承認,他選擇無視。

「她是怎樣的人?可愛嗎?」

雷歐問道,他思考了一下該如何回答。

「強大又帥氣,內在和外在都相當美麗。」

他直言不諱,雷歐的臉似乎更紅了。

「Otabek依舊不知道害臊啊,」約翰大聲笑了出來,「你眼中的她如此完美,有沒有照片可以跟哥兒們分享一下?」

他摸出手機,直接打開了IG,一臉『我也沒有刻意隱藏』看著他們。

「...『戰士』?」

他點了點頭。

「...『帥氣』?」

他又點了點頭。

「他是俄羅斯的Yuri Plisetsky吧?」雷歐拿起一塊雞塊,「『妖精』像是戰士嗎?」

雷歐執著在奇怪的點上,約翰糾正了他,「不,妖精也可以是戰士的。在我看來小Yuri是相當美麗,每次看到我就一臉嫌惡這點也是相當可愛呢!」

「Yuri覺得約翰很煩。」

「但他並不討厭J.J.!」約翰自信地說,「這就是小Yuri可愛的地方!」

雖然他想要糾正約翰,但這說法也並不完全是錯的,他知道約翰是個好人,但就是狂妄了點(若是Yuri在場想必會直接說討厭就是了)。

他想起Yuri的評論:『他該管管他的嘴,他馬子也沒在管的,但他的實力是真的。』,其實Yuri跟約翰算是半斤八兩,他極喜歡Yuri說話的樣子,儘管嘴巴壞,他知道Yuri是很關心他人的。

「該怎麼說,Otabek這是長年戀情開花結果?」雷歐說著,端起了酒杯,「同樣要跟你說句恭喜!」

他勾起嘴角拿起酒杯,和雷歐互相乾杯,雷歐也是個善於關心他人的人,更懂得如何明著對他人好,約翰從另一邊湊過來乾杯、跟著恭喜。

「他在你心中,肯定是那朵『玫瑰』。」雷歐放下酒杯後說道,「只屬於你的高傲玫瑰。」

「玫瑰帶刺呢。」約翰補充著,他不明所以,只好再提起酒杯,「所以你和小Yuri的婚禮會在哪裡辦?哈薩克還是俄羅斯?」

他的酒差點全灑了出來。

「哈哈,看來Otabek還沒準備好。」雷歐笑著,遞了手帕給他擦衣服。

「這樣不行呀,怎麼可以沒有這方面的覺悟,學學J.J.吧!」約翰用拇指指著自己,「在見到伊莎貝拉的那一刻起,我就決定此生非她不娶!」

他當然也有著類似的想法,但曾經的他只意識著要永遠追著他這個憧憬的對象,在巴塞隆納的再會後,他這點心思才轉變成此生非Yuri Plisetsky不可,他心中的他,成了他眼中的他,他腦海中的他,成了他懷中的他。

那天晚上,雷歐給他們拍了不少照片,在SNS上得到不少迴響,僅次他們三個人一起JJ STYLE的一張是他被約翰勾著肩的一張雙人合照,雷歐在上面的註解是:『祝福兩位小王子和他們的玫瑰!』。

隔天早上醒來,他收到Yuri傳的訊息:『你們挺鬧騰的。』,同時他看到IG上,Yuri的大頭換成了一朵鮮紅的玫瑰。

-

後話是JJ第一個孩子名字命名為玫瑰。
  1. 2017/04/18(火) 20:06:38|
  2. YOI-奧尤短篇
  3. | 留言:0
<<Otayuri 20 | 主頁 | A3!(エースリー) 天幸 02>>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