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光

YOI-7集炮

#R18
#7集炮
#正確一點是7集結束之後的炮
#處男炮

寫到最後覺得勝生超渣(到底喜不喜歡他
煩死了處男WWWW但是 \喜歡/

※滑冰選手(至少勝生長曲這套)裡衣類似高叉泳裝
在冰上的每一刻,他始終注視著同一個人,自四月十一日以來,他在冰面所想的,仍是那個人,儘管是自己的步伐滑出的圖形,他仍相信這冰上奇蹟是他的神明所給予的,他那喜愛驚喜的神明,給予了他勝利之吻 。

獎牌什麼的瞬間變得不重要了。

結束所有的公開行程,他們盡他們可能的最快速度趕回飯店,在電梯裡他的神明、他的教練牽起了他的手,他回握,他第一次發現原來對方的手心可以有這種熱度,明明隔著手套的。

教練的皮膚本來就白裡透紅,平日表現從容的對方耳根到脖子的通紅似乎露了什麼,他可以一直盯著那個漂亮的耳朵輪廓直到早晨。

刷開房門卡,當他聽到房門上鎖的聲音,他的教練就衝過來擁抱他,在他的耳邊輕喚他的名字,他名字的音節在他的神明口中怎麼能如此美好又帶著情慾?

「勇利。」

再一次的呼喚多了一絲急促,他衝動地將教練的身子拉離自己,用他僅存的知識,吻向那個迷惑全世界、奪取他的呼吸、喚醒他靈魂的嘴唇。

他知道自己吻的不好,畢竟下一秒隨即變成教練在帶領著他,在脣齒碰撞間的喘息,他盯著那雙湖水藍的眼睛時不時地出現又消失,他想吻上那眼簾,吻上他的神明的全部。

「不、不要盯著我看。」

他的教練似乎有些不滿,試圖想推開他,但他像著魔似地扣住了教練的身子,用舌尖探入那完美的齒貝間,他的教練也沒有退縮,舌頭就這樣卷了上來,在吸吮、啃咬、喘息之間,他們的嘴邊一踏糊塗,就連意識也神志不清了起來,他們開始胡亂扒起彼此的衣服,期間仍不忘繼續將嘴碰在一起。

他當然知道那套西裝堪比他的個人身價,如今它們全被他退到了地上,他的表演服太難脫下,他在教練盡自解起皮帶時,快速地將上衣退去,拋開眼鏡,抓住教練的手腕,不等對方兩腳從長褲中踩出,就急著將教練丟到了床上,整個人壓了上去。

儘管還穿著裡衣,他仍用全身的熱度和下身的慾望不停磨蹭著教練的身子,不斷交換彼此呼吸的同時,他的手不停撫弄過那在四月十一日降臨在他眼前的肉體,那個每每出現在他那些寂寞夜晚、填滿他淫思的美麗身軀,那個在冰上不斷創造驚奇的神予之身,這是種難以言語的征服感,他的神明、世界的憧憬,如今用著慾望的眼神和他脣齒交流。

突然間他的下身被一手握住,他倒抽一口氣停下嘴上的工作,他的教練貼向他的耳邊:

「勇利這裡,想要我嗎?」

這句話簡直將他的理智打向遠方。

老實說他根本不知道這種事、和男人的這種事他該怎麼做,他就著僅有的認知,拉開了教練那遮著私密處的黑色底褲部分,扯開自己緊身衣下檔部,露出他昂起又灼熱的慾望本身,直接就往教練後方抵了過去。

「等!這樣不行。」

他扶著教練的腰試圖挺入,但那處緊閉,怎樣都進不去。他的教練拉了枕頭自行墊在腰下,拿了放在床頭的綿羊油,往自己下身塗抹,隨後伸手往自己的方向拉住了腿,將自己的一切對他展現。

「這樣…再試試。」

他吞下一口唾液,完全沒有思考的餘地,他就本能地將下身貼了上去,用全身的重量壓上,在教練的悶哼中,他整個沒入那灼熱的地方,他的肩膀兩側就是教練那滑過一個又一個冰上美麗圖形的神之足,他眼前就是那個每天都出現在他夢裡的美麗臉龐。

他覺得沒有辦法呼吸,汗滴落到教練漲紅、流著薄汗的臉頰上,教練那湖水藍的漂亮眼睛迷濛間帶著情慾地盯著他,他的眼角無法控制地流出淚水,下身交合處的溫度他難以承受,他口乾舌燥,顫抖著雙唇,在教練的手攀上他肩頭時,他才開始抽送了起來。

那感覺詭異極了,他的理智逐漸受到本能的驅使,就算沒有經驗也知道腰部該如何擺動才能讓自己更加爽快,隨著他動作加劇,教練的嘴邊藏不住因快感而產生的嗚咽,這甜膩的聲音只是更加催促他的動作。

「太、快,疼!勇利…」

他沒有理會教練眼角流出的生理淚,自私地吻上那個喊著他名字的嘴唇,他調整姿勢,將教練的身子挪到一個他更好動作的位置,撐起教練的腰、配合自己下身的動作,再次抽送了起來。

他的教練伸手抓住了自己下身的東西動作了起來,他無瑕關心教練的感覺,慾望衝腦,原始的本能只讓他不斷尋求自身的快感和解放,肉體和理智隔著一層距離,他身體的熱度簡直不是自己的。

當那個時刻來臨之際,他拱起了身子,額頭靠近教練的肩頭,他閉起了眼睛,釋放瞬間,身體一震,他的意識跟身體抽離,過了一會兒才回神,腦中只意識到自身的滿足,他大口喘著氣,將下身退了出去。

「勇利…」

他沒有察覺教練微妙的表情變化,逕自環抱起教練的身子,不斷在教練耳邊喚著他的名字。

「維克托、維克托…」

儘管生理得到滿足,他發現心頭上的滿足遠遠超過他能負荷的量,此刻他又想哭了,不、他真的哭了出來,他人生的一半、他的神明,此刻成為了他的半身。

他完全不知道該怎麼稱呼現在心頭滿溢的情感,如果能用“愛”來命名就好了。

-

「勇利,放開我。」

他像沒聽到似的,持續著環抱的動作。

「勇利,你確定要維持這樣嗎?」

教練的語氣加重,他這才稍微回過神,發現自己還穿著裡衣(下身坦露在外),教練的身體黏乎乎的,臉上雖然在笑,但這就和他尚未成為『豬排飯』時,教練那不滿的假笑一模一樣。

「抱、抱歉!維克托!」他放開了維克托,腦中跑過千萬種思緒。

是自己做的不好?弄疼了維克托?還是維克托其實是不願意的?其實應該由維克托來進入自己?他完全慌了。

「先把東西收起來,」教練坐起身,將腰下的枕頭抽開,「不、先把裡衣脫了。」

「好、好的。」

他畏縮地起身,將裡衣脫掉,全身赤裸的他遮著自己的東西,聽從吩咐跪在床邊的地板上(他本想穿上內褲,但不被允許),教練坐在床沿、交叉著兩腿,開始對他說教。

「我知道勇利是第一次,處男總是比較衝動、技巧不好我也認了。」

「是。」

「但是怎樣?因為爽到了就自顧自的爽?完全不把對象當一回事,你的對象可是Victor Nikiforov唷,如果不是我,會有人受的了你突然變了一個人、不聽人說話、爽到就自己幹的愉快,不管對方爽不爽嗎?」

「是,非常對不起。」

他夾著雙腿,用手遮著自己的東西,他難以相信自己在面對這樣的批判,看到教練那完美的雙腿在他眼前左右交叉,下身竟又起了反應,他想找個洞把自己埋起來。

「勇利?你有在聽嗎?」

「啊!有、有在聽!」

下一秒他倒抽了一口氣,教練將他的長腿伸了過來,把他的大腿當作了冰面。

「怎麼?又起來了?」

教練終於真的笑了,笑的傾國傾城,他心裡那個『維克托迷弟國』的居民正在傾巢而出。

我就是滑冰場!我就是冰!拜託在我身上後外點冰四周跳!

迷弟居民們正在他內心吶喊。

「想要嗎?」

教練的腿往上滑到了他的大腿根部,他發出了一個尖銳的聲音,全身抽了一下,他的教練發出了甜膩的哼笑。

「勇利想怎麼做?」

他的教練彎下了身,用手托著下巴問他,他吞嚥一口唾液,嘴唇顫抖,他不敢直視教練的臉,緩緩開口。

「…我想要、很多吻,很多的觸碰…」

他有些吞吐,偷偷看了看教練,隨後鼓起勇氣。

「我、想讓維克托跟我一樣舒服!教我該怎麼做!」

「好呢!最喜歡這種了!」

他鬆了一口氣,讚嘆般喊著教練的名字,但一會兒的狀況讓他懵了。

「咦?維克托?」

他坐在床上,教練直接埋向了他的下身,他就看著他完美的教練用手指劃過他的東西的柱身,下方的囊袋被另一手握住。

「身體力行是最快的,要好好學哦!」

下一秒他發出了不知道是因為驚訝還是崩潰還是爽快的慘叫。
  1. 2017/04/21(金) 10:12:30|
  2. YOI-勇維
  3. | 留言:0
<<刀音 三百年の子守唄 紀錄+REPO | 主頁 | Otayuri 20 世界唯一的你>>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