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光

刀音 三百年の子守唄 紀錄+REPO

https://www.plurk.com/p/m79je9
#刀ミュ
延續幕末天狼傳的ㄎㄧㄤ,勇於抽票(?)之後,就中了花道轉角的票
覺得人生第一次這種運氣不GO一次不行.........
期間歷經沒有中票紀錄(但有收到MAIL)跟麻煩學妹收票的時間
總之就是飛了(謝謝同行的小夥伴QQ...)

吃完刀劍咖啡才去,時間有點趕,跟紫弦在涉谷疾走上坡<

這次刀音三百年的搖籃曲劇情:
由(座長)石切丸講述自己親手撰寫的一則記錄、又像是日記一樣的故事展開劇情,故事的開頭是青江和大俱利的岡崎城遠征任務,由於岡崎城受到逆行軍的攻擊,兩人緊急介入戰局時,卻無法拯救松平廣忠,和日後的德川四天王,僅救出了強媬中的「竹千代」(德川家康)。
為了要修正這段被破壞的歷史,被選中的刀劍男子們開始取代了那些仍然應該存活的德川四天王(本多忠勝[蜻蛉切]、榊原康政[大俱利]、井伊直政[物吉]、酒井忠次[青江])和服部半藏[石切丸],一起共同將德川家康撫養長大。(村正的人物我是天方道綱?求指教><)

隨著歲月,刀劍男子們輔佐德川家康走過各個時空軌跡,同時也協助撫養長子信康長大。本來大俱利是沒有要加入他們的(莫名被捲進去之感<),某次在戰場上,大俱利救了一位農民"吾兵",吾兵向大俱利拜師想學劍術,大俱利跟信康他們的羈絆又多了這麼點,也因為吾兵,讓生性溫柔、不愛劍的信康再次練習起劍術。(但是WIKI上寫說信康自小就勇猛果敢,初陣在天正元年(1573年)完成<)
在正史上,信康因為老婆(信長女兒)不高興,寫信給爹地信長告狀,送信的人士酒井忠次(青江),他卻完全沒有袒護信康,信長看了信生氣地要求家康賜死兒子,結果信康真的被家康要求切腹(本來要由服部半藏[石切丸]砍下頭顱的,但服部不忍心,最後由天方道綱執行)。
刀劍男子們因此陷入掙扎,他們也因此察覺的這是石切丸要求演繹服部半藏的原因

就在刀劍男子們猶豫不決時,在一次戰役上,逆行軍出現,吾兵袒護信康而死,所有人的內心再次動搖。在吾兵的墓前石切丸相當不忍,透漏了他自身對戰爭的痛苦,大俱利也透漏就是因為會有生死別離會因此痛苦所以才不想要跟任何人處好,同時吾兵的死反而讓信康更加不願意在拿起刀劍,不願意再上戰場,以此跟家康起了爭執,但不被諒解,於是想一死了之。
在切腹之際,他請求服部半藏[石切丸]替他介錯,但服部半藏[石切丸]下不了手,此時新的時空逆行軍"檢非違使"出現攻擊他們,而信康為了掩護服部半藏[石切丸]而被砍了一刀,死在服部半藏[石切丸]懷裡...

歷史順利走上了該走的軌道,最後在榻上,老年的德川家康等著自己的最後一刻,刀劍男子們以他們的"演繹身分"來到家康面前,而信康也在此時趕到,原來他當年是假死,他換了一個農民的身分"吾兵",好好地活在這個他父親建立的太平盛世當中
彌留之際,德川家康在物吉懷裡唱著那首自幼聽著養育他的刀劍男子們唱的搖籃曲,嚥下最後一口氣
這次的片尾曲也是這首 子守唄,沒有慷慨激昂、沒有對主人的強烈念想,而是淵遠流長的情壞....

這次的劇情大概就是這麼正經又成熟,感情是一層一層疊加上去的,就跟這次的刀劍男子們對於家康跟信康的感情一樣,到底是所謂的"親情"啊
那個感情到了最後一次爆發出來,眼淚自動流濕整條毛巾跟手帕就是這麼回事
阿津賀志山是標準的"刀劍亂舞"P站創作(??),幕末天狼傳是熱血小鮮肉的偶像劇,三千年的子守唄就是正經的冷門連續劇(比較艱澀一點)吧,能共創造三種不同的人和刀的情感...到底是編劇厲害還是人心如此多變的厲害呢?
千子村正在劇裡的吐槽:德川家康無聊又不受歡迎XD大概就是一般大眾的心聲,然而德川家康的一生厲害的就是在戰國這樣的亂世當中,東摸西撈,穩固自己的地位,然後在正確的時機掌握先機,最後開啟了江戶時代,與其說天選之人,就真的是個機運問題(看看伊達政宗...)

前兩部刀音著重在刀劍男子們如何面對自己的前主人們,這次是讓刀劍男子們和歷史人物們自然地建立出感情,子守唄唱的除了德川父子的感情,更多的是刀劍男子和家康、信康的父子之情...
-
物吉貞宗本身就是家康愛刀,用村正說的一段台詞就能說明:「物吉之所以幸運,是因為家康幸運的關係,所以連帶的他的愛刀成為了幸運寶刀!」因此養育著家康長大的物吉,這次順利地將家康賦予他的幸運好好地還回去了吧....
我真的不知道 刀音的 編劇們 怎麼可以不斷昇華刀劍男子們跟前主人的羈絆 想跟他見面、不想看他死去、想在重要的時刻守護在他身邊、想要陪在他的身邊直到最後一刻.......
這次讓物吉直接陪著家康從小到老到底是

物吉貞宗的一舉一動完全就是 紫弦最喜歡的(??)那種小狗狗(雖然二部簡直和泉三月),若刀男似前主,本劇卻是 前主似刀男(養父)呢...........
-
石切丸本來就是不愛戰場的刀,他在戰場上那段痛苦的樣子我不確定石切丸審們可否安好(我想應該很不好),而他不愛戰場的這點,似乎也完全地影響了信康...(就跟前面說的,歷史上的信康其實很能戰的,不像刀音的信康變成了一個不愛拿劍、喜愛種花,愛好和平的溫柔青年)
石切丸在全劇中都在記錄著這次的長期任務,在養育信康時,他逐漸對信康產生了更多不應該有的感情,他越來越想為信康多做些甚麼、還能幫他甚麼,寫一寫發現不能這樣,還將那一整頁筆記撕了下來...

財木大俱利就是 (說話(?????????
正劇GZ 每一個空檔,都會整理他的左衣領跟髮尾(Русский) 他的褲子還短了三公分,一直露黑色襪子,不想跟別人好 還不是好好地跟在團隊裡面 (Русский)
很喜歡他跟石切丸的兩次對打,雖然對大俱利來說,上戰場是本份,甚至是本能,但是他似乎沒有了解到自己每一刀砍下去會造成的結果;石切丸不喜歡戰場的原因就是因為會有人流血、會有人死去,他深知每一刀的重量。直到吾兵死後,才讓大俱利的劍有了那份重量...

村正JUST 村正,一登場就讓現場成為夜總會<
每一個走位、站位都風騷,戰鬥時也不馬虎,就是要風騷< (坐在敵軍身上兩次<<
還不時騷擾(??)大俱利,捏蜻蛉切的毛球、挑物吉的下巴 甚麼的
但在這些風騷之下,他其實很在意自己被稱為妖刀這回事,因此對於德川家康其實內心挺是複雜的
後面蜻蛉切的一句:「我也是『村正』,你不需要自己扛。」大概就是他最大的安慰了吧
看到後面覺得千子村正三八的很可愛,但是跟遊戲裡的那一把不大一樣

蜻蛉切是2.5系列裡第一把槍,他的戰鬥方式(還有跳舞<)也是這次舞台的亮點吧還完美重現了槍的機動力WW
姉川之戰大概就是最精彩的了...都到了本多忠勝最重要的一場戰役,蜻蛉切還是覺得自己不夠資格演繹自己的前主人,物吉就說這樣的蜻蛉切才是最褻瀆本多忠勝的人,因為本多忠勝能夠在歷史上留名,這場戰役絕對是必要的,若是蜻蛉切不接下這個職務,反而會讓本多忠勝無法得到應有的歷史定位,因此蜻蛉切就抓著槍衝入敵軍,一騎當千...!帥的讓人起雞皮疙瘩

...要在這裡講的是,不同於一部的老實憨厚(但還是一直抓自己馬尾),二部的spi蜻蛉切真的是 不知道在做甚麼 獨唱曲現場直接變成EXILE演唱會...!
互動曲的時候, 他還 直接塞到第三排的一個空位裡(headspin) 另外特地為一位穿和服的媽媽停下來聽她講話並手刀她
土方梓✧爆炸50隱忍50人生
青江我個人覺得有點像是居中的一個角色,完美地成為每個場合的緩和劑的感覺(另外就是滿滿的石青,夫妻漫才?<並沒有)
二部青江沒有在馬尾上下功夫,反而是在頭上別了一個像是AKB的金絲線花,在跳舞的時候會勾到髮絲XD
喔忘了講....每位刀男(除了GZ跟村正),都有和嬰兒的互動畫面 我不清楚該擔審們怎麼能不懷孕(???

崎山石切丸不愧是崎山(??
二部經過我們這邊的時候,對我們揮手微笑,之後轉場走回來,空氣拍八排的妹子的頭,砰砰兩下。
聽說他對著轉播鏡頭いないいない~是否?

-
這次二部衣裝沒有之前賣那麼多肉(到底在期待甚麼,但是黑色大衣用的天鵝絨看起來很好摸又很色<<
WE CAN SEE THE DRAGON真的是 >>>>>>天地良心<<<<<
大俱利經過我們兩次、冷眼我們兩次(Русский) 他拿了走道隔壁的妹子手上的扇子看一眼之後丟回去給她(鹽;對第一排妹子手刀<<<<
他身上那塊紅黑的金屬蛇皮真的是 太辣了
(但是財木的腰身滿神秘的,大概是本身身形不是三角形,感覺腰身沒出乃,紅色靴子很過分<

至於禊,我本來就想說大千秋一定留給石切丸(殊不知跟青江一起),那麼小千秋是GZ的機會很高,然後就成真了

石切丸:該聽怎樣的台詞呢?
村正:「その言葉を聞いたら、距離が近くなってしまうような、イヤらしくてカッコイイ台詞」
大倶利伽羅
「俺一人で充分だ、と言いたいところだが、今日だけは
(向前伸手)
俺の傍にいろ...」
  1. 2017/04/25(火) 23:09:36|
  2. 影評
  3. | 留言:0
<<奧尤/otayuri 以後 | 主頁 | YOI-7集炮>>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