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光

天幸 03 #7.8

今天是個炎熱的日子,他選了一個黑色大圓盤帽出門,出門並非他自願,而是他的室友邀他出門的,那邀約的態度可說是極差。

「你跟我出去就對了!」

他雖不耐煩,但他猜的到為什麼天馬堅持要帶他出去,他願意配合,不滿的只是天馬的態度罷了。

此時電車上的廣告屏幕竟然出現了他眼前這位戴著壓舌帽、戴著口罩的室友的臉,那是這一季最新的老招牌運動飲料,廣告裡天馬穿著白襯衫展現著自我魅力,他聽到一些少女們發出了驚呼,他直接翻了個白眼,站在他正對面的天馬低下頭來。

「幹嘛?不舒服?」

「不,沒事。」他縮起肩膀,將視線轉向風景呼嘯而過的窗外,經過函洞時,他不經意和玻璃反射的天馬的視線交對,他才意識到自己和天馬之間的站姿有多微妙。

但他想著這似乎是某次他在電車上遇到痴漢、被天馬制止後,兩人一同出門時,天馬便養成的習慣,他感到有些彆扭。

這幾年來他身高無法控制地抽高(雖然高不過天馬),就算自己再怎麼維持纖細,但那難以控制的生理變化仍讓他感到彆扭,他知道是時候捨棄那些他喜愛的事物的時候。

他不再穿飄乎的短裙,不再穿荷葉邊的衣服,但在服裝的選擇上他仍對於一些可愛圖案的衣服不願放手,中性一點的裝扮大概是他最後的堅持。

天馬帶他來的地方是他平常買布的街區,他就隨意逛著,看一些新的布料,為下一次公演服裝做些準備,同時補充了一些耗材。

離開店面,他看到天馬站在店門口看著手機等他。

「哦,買完了?」天馬收起手機,「走吧。」

「去哪?」

「來就對了。」

天馬帶他去的地方是本月雜誌讀者票選第一的女性人氣蛋糕店,他難以置信這個雜誌十代女性票選想和他交往的男人第一名的當紅演員會預約這種地方(用的難道是皇天馬的名字?),他們這一桌自然受到他人的注意,儘管天馬仍戴著口罩。

「要吃什麼就點。」

他不滿天馬那付大爺態度,但他被華麗的菜單內容弄暈了神志,沒有空挖苦天馬,他最後點了人氣No.1的蛋糕和一杯紅茶,天馬點了一杯黑咖啡。

「你,來這種地方只點咖啡?」

「你才是,難得來了只點一塊蛋糕?」

天馬戴起了墨鏡,在黑咖啡上桌時拉下了口罩。當他的蛋糕和紅茶出現在他桌前時,光是那擺盤和餐具就讓他忘了要回嘴天馬,他拿出手機給餐點拍了照片,才小心翼翼地吃下第一口,入口即化的甜膩口感令他感動極了。

「好吃?」天馬歪頭問他。

他沒多想,就挖了一塊往天馬嘴邊送,「嗯。」

天馬一口咬下,嘴角的微妙變化讓他知道天馬墨鏡後頭的眉毛想必皺了起來,隨後天馬就喝了一口咖啡。

「太甜?」他又吃了一口。

「還好,」天馬調整了帽子,「只是想到推薦人強烈推薦這道,心情上有點微妙。」

他猜得到推薦人是誰,畢竟那個人前一天還和椋一起有意無意地和他討論這間店的菜單。



離開蛋糕店,天馬主動說要替他提買的東西,他反諷了他幾句,但東西還是被強硬地拿了過去,他感到莫名其妙,但又覺得這樣自己也落得輕鬆就算了。

經過公園的假日二手市集,他克制自己不要去看那些亮晶晶的小飾品,但他仍被一攤的手鍊和耳環所吸引住,他站在攤前,越過兩個停下來挑選的女孩之間偷看。

「幹嘛,想看就看啊。」本來走在前頭的天馬走回來找他。

「不,不用。」他轉身想走,但天馬卻搭住他的肩膀把他推向攤子,「等!天馬!」

兩名女孩正好離開,他們受到老闆娘的招呼,盛情難卻之下他努力壓抑表情開始挑選了起來,其中有一條的設計就如他所想一般精緻又可愛,不過餘誇張,小顆寶石點綴又相當特別。

「挺可愛的嘛。」戴著口罩的天馬湊過頭來看。

「這設計很適合你的女朋友呀!要不要帶一條看看?」

老闆娘盛情說道,天馬尷尬了起來,但似乎不像前幾年那般手足無措:「不,這傢伙...」

「我是男的,只是看看。」

他帶著微笑放下了手鍊,不理會天馬,頭也不回地轉身就走。

他的胸口悶得緊,他不明白為什麼,不知道剛才哪一個環節才令他這麼難受,他跑了起來,卻發現自己的帽子不知道什麼時候掉了,這更增添了他心裡的難受。西方的天空一片艷紅,就像天馬的髮色一樣,他更加不愉快,到達體力的極限,他慢下了腳步,天馬追上了他。

「喂!琉璃川!」

他不理會天馬,自顧自地走。

「喂!」他的手被天馬拉住,「幸!」

他轉過頭去將天馬的手拍開,天馬的口罩拉下掛在臉邊,表情看來有些訝異,他發現自己的帽子在天馬的手裡。

「你...在哭?」

「我沒有!」他不知道現在的自己是怎樣的表情,他反射性摸了自己的臉,才發現有些淚痕。

「我說你啊。」為了避免路人的側目,天馬扶著他的肩膀,把他帶到路邊,將帽子扣到他頭上。

「我是不知道你最近在煩惱些什麼,但在我看來,我不覺得你有需要做什麼改變。」

他有些心慌,天馬看出了自己對於外表成長所做的打算?他迎向天馬的視線。

「你如果喜歡那些飄來飄去的衣服、顏色鮮豔可愛的東西,或是亮晶晶的東西,就去喜歡,」天馬理直氣壯的說,「是男的又怎樣?你就是喜歡那些東西不是嗎?那就去穿、那就去買。」

他搞不懂天馬在說些什麼,應該說他不想要懂,耳根的熱度和心跳的節奏亂的他無暇思考。

「就算長高了、骨頭變寬了,琉璃川幸就是琉璃川幸。」天馬從口袋裡拿出了一個小小的紙袋,朝他遞了過來,「喏,生日快樂。」

他接過那個紙袋,裡面裝的就是剛才他在攤販上看中的那條手鍊,他想要回嘴天馬幾句,卻發現自己腦袋一片空白。

他覺得自己幾個月來的努力都白費了,明明下定決心要好好當個『男孩子』的,為什麼天馬用幾句話打了他巴掌?今天不是他的生日嗎?他想在這個生日和『女裝男子』的自己道別的,為什麼天馬要這樣打擊他的決心?

然而他的內心卻充滿了莫名的救贖感。

這下他真的哭了,他聽到天馬慌亂的聲音便低下頭,不想要給天馬看到自己的臉。

他吸著鼻子,抑制淚水,拉了拉天馬的袖口,「...幫我戴。」

「嗯?噢。」天馬接過那個紙袋,將手鍊拿出來,「哪一手?」

他伸出左手,天馬熟練地將手鍊戴到他的手上釦好。

「...挺熟練的嘛。」他抬起手,順了夕陽看著手鍊上的金屬閃爍。

「皇天馬臉紅心跳連續劇名場景之一,好歹也知道一下。」

「我怎麼可能會知道那種東西。」

「說的也是啦。」

天馬笑了出來,他不明白他損人的話怎麼能讓天馬這麼開心,但他更不明白看到天馬那蠢笑後,自己胸口這股躁動是什麼。

「幹嘛?」

天馬盯著他揪住天馬袖口的手,但他沒有鬆手的打算。

「...等下車站會人多,怕走散。」

「是喔。」

天馬就這樣讓他揪著,走在了前頭,他本能地知道自己為什麼想這麼做,但他一點也不想承認,如果天馬知道他藏在頭髮下的耳根有多紅的話,說不定會笑話他一番,他只能慶幸自己的心跳聲不會被天馬聽到。

晚上回到宿舍,他們把東西放回房間後,一到談話室,他就被預想到會出現的彩帶、禮炮,和大聲的“幸生日快樂”給淹沒,天馬從後頭替他把頭上的彩帶拿下來時笑的沒完,雖然他吐槽了他早就知道大夥兒在準備些什麼,甚至今天一早太一就用奇怪的表情看著他,但他還是向所有人說了一聲謝謝,隨後便是整個MANKAI劇團為他準備的生日派對。

臣和監督準備的蛋糕和食物(還是有咖哩)淹沒了餐桌和電視前的矮桌,一成領頭布置的談話室有些花俏,他懷疑起布置預算時,就看到僵著臉坐在一邊、頭戴三角帽的左京,他接過一份又一份的禮物,雖然不是多昂貴,但都充滿了贈送者們特有的品味,他心裡充滿感謝,卻又不是那麼想坦率地笑出來。

「幸くん,那個手鍊新買的?」

椋在他喝果汁時問道,他險些把果汁灑出來,他拿了椋遞過來的紙巾擦了嘴角,「...生日禮物。」

「很適合幸くん呢!」

他心裡有種滿滿的感覺,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只好點了點頭回應。

-

「幸くん是不是跟天馬君發生了什麼?」

晚上的202室,椋從上鋪探出頭,對正在擦頭的一成問道。

「怎麼說?」

「幸くん手上的生日手鍊,早上還沒有的,大概是天馬君送的吧?然後呀,」椋的眼睛一亮,「我問他的時候,幸くん露出了非常非常可愛的表情喔!」

「真假的!」

這晚,202室的戀愛話題持續到了7月9日。
  1. 2017/04/28(金) 00:16:57|
  2. A3! 天幸
  3. | 留言:0
<<我的本丸-05 | 主頁 | 奧尤/otayuri 以後>>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