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光

奧尤/otayuri 距離

他不明白為什麼女人喜歡討論戀愛話題,甚至是別人的戀愛趣聞,本來他以為只有米菈他們喜歡討論這些,沒想到連優子也問了起來,他直接在通訊軟體裡回問為什麼連優子也對這種事情有興趣。

『你和奧塔別克認識這幾年來,常常跟我提到他呀。』

他皺起了眉頭,順著視窗往上滑,好像有這回事、又沒這回事,他也搞不清楚。

「尤拉奇卡又在跟男友談情說愛!」

米菈突然滑過來環住他的肩頭,他回給她一個嫌惡的眼神,他都已經比米菈還高了,她還是把他當成小孩。

「誰跟母猩猩一樣必須要緊盯著男友不然不放心?」

「就說那是他太纏人了,」米菈吐了吐舌,「況且我早就跟那個街舞男分手了!」

這次的男友意外地以神速離開米菈,他本想吐槽幾句,但想想還是作罷,畢竟戀愛著實令人心煩意亂,他想做人厚道點。

「奧塔別克當起情人如何呀?溫柔嗎?」

他收回前言,翻了一個大白眼給米菈後,他逃到了冰面上。

「理我!你該不會是害羞了吧?」米菈拉著他的衣服後擺讓他拖著滑,別說他的腹部,眼看連他的胸口都要出來見客,他只能試著安撫米菈。

「我也說不準啦!幾個月才見一次面,平常都只用視訊…」
米菈露出了狐狸般的眼神,他開始後悔了。
「什麼什麼?這不是超遠距離戀愛的甜蜜嗎?」米菈戳了戳他他臉頰,他已經放棄抵抗,「奧塔別克說『我愛你』的音節一定很迷人!」
「哈?你少犯花癡。」他有些不滿又有些害羞,米菈不理會他。

「不過這樣真好呀,抱持點距離反而更能珍惜彼此。」

不等他回話,米菈就滑離他開始自己的練習項目,留下一頭霧水的他,他不明白他和那哈薩克英雄之間的關係有什麼好令人羨慕的。

就算每天都和對方聊天、報告近況,在SNS上看到一些和自己無關的活動紀錄,他的內心仍然有著某種疙瘩,畢竟在阿拉木圖冰場上,有太多他見不著、無法知道的對方存在著,甚至是那每一個在夜店舞池內的夜晚,DJ阿爾京又讓多少的女孩著迷?他覺得這種情緒醜惡極了,只好埋頭於練習當中,至少能讓自己的注意力分散一些。

反過來說,或許這就是他們這樣遠距離相處的好處,不會直接把這樣醜陋的情緒拋給對方,他突然懂了米菈在說些什麼,甚至還認同了起來。

儘管如此,他還是討厭每次視訊結束後的強烈孤獨,這種感覺就和飛機起降一樣,不論是自己在飛機上,還是在機場,他永遠無法習慣那個和分離後的寂寞。

熟知彼此的體溫後,他底心某種慾望總會在和對方見面時不停漫出來,他曾在對方脫起自己衣服的時候,埋怨過他們每次見面好像都只是為了做愛而已,但當對方真的停手反省的時候,自己又主動去脫對方的褲子,他也搞不懂是怎麼回事。

「…是個色胚,真是抱歉。」

某一次他在完事後這麼說,對方的臉一時傻住,隨後又靦腆起來。

「…我想我也是挺『色』的。」

  他慶幸他們是彼此彼此。

雖然他曾經不明白這樣的衝動是什麼,也不知道該如何命名這樣的感情,但他多少知道這便是所謂的『Agape』,不需要過多的言詞,只要兩個人都珍惜彼此那就夠了,時隔多年他才更加切身體會到這一點,他和他的哈薩克英雄可不需要跟某對白痴情侶一樣必須每一分每一秒都膩在一起。

漸漸地,他開始可以說起喜歡對方的那些地方,他喜歡對方站在冰上的樣子,他喜歡對方跳後外點冰四周跳的時候揪在一起的臉(他存在手機裡,可以隨時看影片和照片),他喜歡對方微皺的眉頭,他喜歡對方喚著他名字的方式,他喜歡對方那些帥氣的興趣,他喜歡對方聽他說話時的微笑。

「你很被米菈喜歡,不是嗎?」

聽他講完今天的狀況,對方在電腦屏幕上微笑著對他說道,他晃著腳,把貓抱起來遮住自己的半張臉。

「被你喜歡比較好。」

他嘟噥地說,他看到螢幕裡的人眉頭皺了起來,不一會兒又用手扶住了自己的眉骨。

「…如果可以我現在會正在吻你。」

他笑出了聲音。
  1. 2017/05/05(金) 01:00:16|
  2. YOI-奧尤短篇
  3. | 留言:0
<<MARVEL- STONY擦邊球 | 主頁 | 我的本丸-05>>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