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光

MARVEL- STONY擦邊球

盾鐵-內戰後續 復婚?
漫威電影宇宙

-

當他收到那支落後幾個世紀的老頭手機時,他滿心的吐槽仍蓋不了心底某種踏實,他鎮定神色,不想讓任何人知道。

作為鋼鐵人、史塔克集團負責人,美國的國防和英雄管理他可以說是掌握了一半的權力,儘管他和他的好友打的痛苦,彼此充滿煎熬,但反過來他還是能在明亮的這一邊來保全那些追尋自由和自我正義的英雄們,能在陰影處伸張他們的正義,只要他們不要太過張揚和高調,他都能保護他們。

那支老舊的聯絡工具就這樣擺在那,他只是時不時地把玩,從來不曾使用過,如果他想,反向追蹤訊號易如反掌,但抓到對方又有什麼意義?難道又要上演難看的夫婦吵架嗎?(娜塔莎事後調侃的。)

「你可以撥打看看。」

有如他的兒子(更正確來說是他和班納的兒子)的人造人若是在替他端咖啡過來,看到他快速藏下桌面的手機時,總會這麼說。

「打了要說什麼?」

幻視沈默一會兒,隨後說:「你好嗎?」

他翻了個白眼,「若你是我,你會說這個?」

「不,」幻視的視線往下落了點,「我會說:『我想你』。」

姑且不論幻視想見的其實是那位緋紅的艷麗超能力者這件事,他懷疑起幻視的能力是否又提升到了『讀心』?他極力否認這點,這一切只是這位新生兒的揣測。

「我想妳啊,小辣椒。」

最後他撥出的電話不是那破爛手機,還是進入語音信箱,他沒多想就把句子說出口,但說完的那一刻就後悔了,他將波茲小姐的電話暫時放進了黑名單。

「波茲小姐要我來看看你呀,老闆。」

來見他的是哈皮·霍根,他不太高興,他明明吩咐不要放任何人進來的(他正窩在自己在復仇者聯盟本部的實驗室裡)。

「自己發出寂寞訊號還害羞?」

帶哈皮進門的娜塔莎坐在一旁他第二喜歡的椅子上,他雖然不開心卻又不能怎麼樣,他突然想念他的老羅德。

哈皮一些來自大中國的伴手禮,他大多拒收,最後是留在茶水間給員工自行取用。

「你需要『好朋友』,東尼。」

娜塔莎轉頭離開他的天地前這麼對他說,他轉動椅子背向她。

他一生越是信賴、放在心上的人,總是一個接著一個從他身邊離去,越是靠近他的越會受傷,為什麼還要逼迫他去加深和別人的羈絆?為什麼還是有人想要和他更加親近?

比方說叫作彼得·帕克的少年。

「別做我會做的事和我不會做的事,中間有灰色地帶你可以發揮。」

但顯然年輕人英雄夢想瘋了,他有些不愉快,畢竟那種捨身為眾人的博愛精神,完全是某個老頭 所宣揚的平等博愛,他想抬頭問老天,美國的年輕人就不能換個英雄崇拜嗎?比方說鋼鐵人。

在這次的危機解決後,他決心不再隨意讓幻視放假,在他想著是否該為幻視支薪時,彼得又從遠遠的地方喊著史塔克先生晃過來,他的頭有點疼,不是因為剛才撞到額頭的關係。

「史塔克先生!你不會相信剛剛誰來了!還幫了我!」

「等等、說慢點。」

「他呀!那個…啊!不能在您面前說對吧!」

他的眉頭皺了起來。

「你是說…」

「布魯克林的史蒂夫!哦老天他要我別告訴你他來了…我還是說了!」

他戴上頭盔,轉身向天空飛起。

「星期五,掃描整個作戰範圍,人臉辨識。」

結果他沒有找到任何人,但他在破壞的磚瓦間,發現了只有現場身為鋼鐵人的他,飛到空中才會看到的訊息,他決定假裝沒有發現。

  1. 2017/05/06(土) 01:42:50|
  2. 其他
  3. | 留言:0
<<天幸 04 | 主頁 | 奧尤/otayuri 距離>>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