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光

【奧尤60分week13】別於以往的穿著

他不知道現在是什麼狀況,只知道是廠商說要提供西裝請這次大獎賽的選手們穿上,並進行簡單的記者訪問和公關餐敘。

雖然不喜歡這種商業行為,但既然已經被放入既定行程,他也無法抗拒,他不明白的是為什麼連維克托也有一套西裝。

「畢竟是維克托呀。」勝生勇利這麼說的時候他還真不知道該如何反駁。

在換裝時,他一度擔心廠商提供給他的會偏向中性打扮,幸好還是普通的西裝,只是加了些玩心,水平的黑白條紋配上黑色的衣領,灰色的背心、,白色的領結,下身配上黑色九分褲,有些休閒又不失正式,對於晚宴、典禮等正式場合都相當適合。莉莉亞替他紮了頭髮,本來還有頂帽子,被他嫌麻煩就被擱到了一邊。

這次的訪問是單人進行,也沒有什麼尖酸的題目,他簡短回答完後,讓攝影師拍了幾張照就被放行,他問了莉莉亞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她說這是服裝品牌的特意安排,類似典禮紅毯進場,儘管注意到那充滿廠商標誌的背景牆,他還是有些似懂非懂。

他走進餐敘會場時,看到勝生勇利被攬在維克托懷裡發愣,披集朱拉暖就湊在一旁拍照,看他走進來,那支手機馬上就轉了過來。

「很適合你呢!Yuri君!」

他到覺得披集身上那套更是適合他,看來這廠商是看好了每個選手去設計的?

一旁的勇利那套漸層緞面的藍色西裝,配上獨特剪裁,突顯了勇利的身形;維克托本來就是穿什麼都適合,那套白色西裝配上裡面的黑色襯衫和西裝反而顯得有些禁慾。

「Yurio你看看這千鳥紋!」

他向服務生領取果汁的時候,維克托牽著勇利湊過來向他展示胸前口袋的手帕和領結的圖案。

「哈?」

「這個呀,是“夫婦圓滿”的意思喔!」

他注意到維克托是用右手指著自己的領結,那枚戒指簡直閃亮的刺眼,勇利在一旁顯得有些尷尬又害羞,他瞪大了眼睛。

「干我他媽屁事!」

他差點把果汁往Living Legend的白西裝灑上去。

克里斯穿著酒紅色偏紫的西裝晃過來調侃維克托秀恩愛,同時捏了勇利和他的屁股一把,他有些心靈受創地護著他的屁股往後退開。

「果然小巧精緻,」克里斯把他從上往下掃描,「雖然不是我的口味,但是“部分人”很喜歡吧。」

「唉呀,你說誰呢?」維克托莫名附和起克里斯。

「當然是哈薩克斯坦人呀!」

「哈啊?你們到底在說三小!」他覺得自己的臉有些漲紅。

「你的好朋友在哪呢?Yuri。」克里斯打趣地說道。

「不知道他會穿怎樣的西裝呢,」維克托接過勇利替他拿來的香檳,「Yuri覺得呢?」

「吵死了!我不知道啦!」

他氣急敗壞,完全不懂這兩個大人為什麼要問他這個,Otabek Altin,他才剛認識的朋友,他人生第一位朋友,就這樣被拿來調侃,就算他在意對方也是因為是“朋友”的關係,硬是講得如此曖昧他一點也不喜歡。

「各位聚在這邊做什麼呀!」

穿著緞面銀灰西裝的J.J.端著紅酒杯過來和他們打招呼,克里斯接話回應,他在一旁露出了一個嫌惡的眼神,同時發現維克托面對J.J.的笑容有點假,他在內心偷笑。

「小Yuri穿這樣真可愛呢!」

他嘖了一聲,「可愛個頭!這種話去對你馬子說!」

「不、不,伊莎貝拉是要用美麗來形容的!」隨後J.J.向站在桌邊吃著小糕點的未婚妻送了一個飛吻,他吐出舌頭噁了一聲。

「那是什麼表情!等到你有愛人的時候就會知道這是再自然不過的了!」

他翻了個白眼,不明白J.J.怎麼能邊露出潔白的牙齒邊說這些話,勇利和維克托不知道什麼時候移動到另一個桌子邊的(克里斯也跑去和披集自拍),他忖度著該如何趁J.J.不注意的時候躲到角落。

「哇!Otabek!」

他的肩膀抖了一下,他看向J.J.移動的方向,就看到他那位剛結識的、替他編排搖滾又瘋狂的表演賽節目的帥氣友人。

Otabek冷淡地應對著J.J.表情顯得有些不耐煩,他明明看過對方穿著正式服裝,但到底是西裝的魔力?還是這有別於平常的街頭帥氣風格所形成的反差令他一時無法招架?

墨綠的緞面西裝配上黑色領結,明明只是換了顏色和剪裁,那套西裝就將Otabek的身形修飾的更加挺拔,明明對方和自己的身高沒差多少,為什麼Otabek就是顯得特別帥氣?

此時Otabek被J.J.環住肩膀,讓披集給他們拍照,突然他和Otabek對到了視線,Otabek愣了一下,他對他揮了揮手,Otabek反而避開了他的視線,這是在鬧哪樣?

「Yuri。」

一會兒Otabek才從J.J.身邊解放(J.J.跑去和其他加拿大選手嬉鬧了起來),他莫名感到有些害羞,不知道是否是因為腳踝沒了保護有些冰冷的關係,他開闔了一會兒自己的腳板,感覺自己露出來的耳根有些熱。

「你穿這樣很帥氣呀。」

他低著視線、壓著聲音嘟囔說完,連忙灌下幾口果汁,他不確定Otabek有沒有聽清楚,他用眼角頭餘光瞄了Otabek,發現對方正用手捂著嘴。

「…你幹嘛?」他用眼神揪著Otanek示意要他回話。

「不,」Otabek放下了手,眉頭微皺著,表情有些彆扭「只是我想說的先被Yuri說了。」

「哈?你、白痴喔。」他避開對方的視線,用指甲刮了刮握在手中的杯子,他突然很想把頭髮拆掉,好遮住他那鐵定是通紅的耳根。

「…所以,讓我換個話說。」

他撇起嘴,有些扭捏地看向Otabek。

「…我覺得,你穿這樣很可愛。」

他不明白Otabek怎麼會(怎麼能)說出和J.J.一樣的話,也不明白這哈薩克人現在滿臉的害羞是怎麼回事(感覺還有點可愛,到底是誰可愛了?),更不明白現在處在這裡滿臉通紅又小鹿亂撞的自己到底是怎麼搞的,這一切都是這套西裝的錯。

  1. 2017/05/12(金) 01:30:06|
  2. YOI-奧尤短篇
  3. | 留言:0
<<我的本丸-沖田組 | 主頁 | YOI-愛我 下篇>>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