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光

奧尤/otayuri 獨佔欲

他看到那些照片,是從自己的推特上,姑且不論原推特的轉貼數量,標記他的數量也不在少數(他還沒有算在訊息窗直接貼給他看的數量),他感謝全世界對他的關心,但這樣的關愛令他有些心情複雜。

他老早就知道對方在新賽季開始前,接下了一組雜誌拍攝的工作,儘管過去也有類似的邀約,但對方都頑固地拒絕,這次是因為雜誌編輯透過了對方母親聯繫上的。曾幾何時對方長髮過肩,不少媒體開始將對方和當年的Living Legend做比較,儘管身子成長,但對方的外型仍舊是受到了時尚圈的親睞。

不論是拍攝前、拍攝後,甚至是拍攝過程等待時間無聊的自拍,他都即時從私人通訊視窗裡收到對方傳來的資訊,每張照片他都存在手機裡,因此他對於照片中的造型沒有感到太意外,只是因為眾人鼓譟的好奇心令他有些不自在罷了,但這或許就是"擁有"俄羅斯妖精勢必要承擔的一些結果,那麼他心甘承受。

今天各方討論、轉貼的是下期雜誌封面和兩張預覽照片,穿著休閒的西裝和僅著襯衫的照片,配上有些隨性、散亂的金色長髮,對方那中性美展露無疑,完全不愧為"俄羅斯的妖精"。儘管對方那有些不耐煩的心思在眼神中展露無疑,卻意外地成為了某種時尚圈最愛的叛逆眼神,是母親的遺傳還是本人的魅力他搞不清楚,或許在鏡頭前,對方就是那最完美的表演者,清楚知道該如何展現自己擁有的東西和價值。

那令他深深著迷,看過一次便難以忘懷的眼神,將更加受到人們的關注,他有些驕傲,又不免產生一些自私的情緒。

『你看到了?』

他下午在房裡混著音,就收到對方傳來的訊息,他還沒打完回覆,就接到對方打來的視訊電話。

對方紮著頭髮、帽兜戴著,背景似乎是冰場附近的公園。

「慢跑?」他問道,對方沒有回答他的問題,只是撇著嘴盯著他。

「不少人標記我,我已經在網路上訂了雜誌。」他笑了笑,對方的嘴又噘了起來。

「…沒不高興?」對方突然問了這句,他有些困惑。

「為什麼要?」

對方沒有回話,看著畫面中對方背景的移動,看來是找了張橫椅坐了下來,對方用手托著臉,看來有些彆扭。

他微皺起眉頭,對於對方說的話沒有頭緒,但他覺得自己勢必該找些時間和與自己同年的女性好好談一談。

「因為什麼?」

「…」對方看來有些扭捏,「忌妒之類,獨占慾什麼的…」

他總算是理解米菈和對方說了什麼,但一時之間他反而不知道要回些什麼,現在漫出心頭的情感打斷了他的思緒。

「你倒是說話啊,我這樣挺尷尬的。」對方不滿了起來,綠色的眼睛有些銳利。

「不,只是突然覺得自己被好好愛著。」

「白痴喔!」

對方的臉泛起紅暈,他覺得他可愛極了,如果說真有所謂獨佔欲,那麼可能就是現在、在他眼前因為自己而感到害羞的對方,只為他一人所有。

「照片裡的Yuri相當帥氣啊。」

「…謝啦。」

當晚他的SNS再度被洗版,就因為俄羅斯妖精轉推了雜誌封面照後配上的一段文字:“我男人說這很酷”,他想這相關話題的討論度在幾天內仍然不會降下來,但他不知道的是,雜誌發行的那一週,裡頭的訪談內容再度成為了熱門討論話題。

-

「…我什麼時候說過我喜歡長髮?」

「怎麼?不喜歡?」

「…不,只要是你。」

「所以我沒說錯吧。」
  1. 2017/05/18(木) 23:48:17|
  2. YOI-奧尤短篇
  3. | 留言:0
<<松野家の話(はなし) 01 | 主頁 | 勇維沼民圖文問卷(純文字版)>>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