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光

松野家の話(はなし) 上

去年長兄ONLY出許願的小本
趁著松二期動畫開播來公開一下好惹
有興趣還有殘本歡迎帶走(工商逆
https://is.gd/XPM3HA

-

注意事項:
‧關於六子的命名是我私自設定的。
‧我有看過不少篇P站關於松代和六子的故事。
‧有些對不起トド松,請看作是他的黑歷史。
‧有點OOC,須能接受和動畫不一樣的松野兄弟。
‧共有五篇文章,前三篇是小學松,第四篇是國中松,第五篇是24集松。



以前,電視上常會播出一種真人戲劇:每一集都會有大魔王派出的怪物試圖毀滅城市,這時便會出現以粗糙剪接和特效開始變身的英雄戰隊來擊退怪物,守護城市的和平。

英雄不論在什麼時候都受到人們的崇拜,然而這些增添聲光效果、帥氣登場的虛構英雄戰隊,更加受到兒童的歡迎,成為國小生之間的共同話題,特別是男孩子,松野家的六胞胎兄弟想當然地也對英雄戰隊充滿憧憬。

六個小蘿蔔頭在英雄戰隊播出的那陣子,每天放學回家後,第一件事情就是扔下書包,不理會媽媽的洗手叮嚀,只管擠在電視機前等待英雄戰隊的播出。

「啊,這集紅戰士也好帥呀!」

在這種戰隊戲劇當中,總是有著一個不成文的規定,那就是隊長代表色必定是紅色,像是代表著勇敢、堅強、熱情的紅,カラ松圓滾滾的眼睛緊盯著身為隊長的紅戰士,聽著他鼓舞隊友的話語,比起紅戰士打擊怪獸的強大,那種鼓舞士氣帶領大家的領袖風範,對カラ松來說才是真正的帥氣。

「還好黑戰士即時出場救援!不然紅戰士就要被打到了!」

「一切都在紅戰士的算計內啦!藍戰士不也從後面來了嗎!」

「紅戰士中間那一個飛踢!」

六胞胎們邊用著同樣的臉孔七嘴八舌討論今天的劇情,邊輪流到洗手台將手洗乾淨,カラ松沒有加入討論,小腦袋裡都是紅戰士最後打敗怪獸後回到夥伴身邊的帥氣身影。

「我覺得最帥的是紅戰士啦!」

在點心時間,六胞胎的話題仍是英雄戰隊,剛咬下一口甜甜圈的カラ松聽到おそ松這句,高興的開口附和:「就是啊!還是大家的隊長呢!」

「對吧!也就是說是大家的老大哦!那不就是在說我嘛!」

『嗯?』カラ松心裡突然感覺到了某種奇怪的感覺。

「欸!哪有這樣的!」トド松發出了抗議。

「不覺得有點牽強嗎?おそ松哥哥。」チョロ松跟著附和。

おそ松仍然堅持不肯讓步:「才不會呢!做為你們的大哥!我理應是隊長!所以是紅戰士!」

「欸~我也想當紅戰士~」十四松拿著點心的甜甜圈,舉高雙手晃動著,一旁的一松向側邊移動避開十四松的手。

「不行不行!隊長就該是長男才行!對吧カラ松!」

對於突然的點名,カラ松看向他的大哥,在還沒弄清楚心裡感受的時候的時候就先開口回應:「畢竟是隊長啊!那就該是大哥才對!」

「對吧!也就是說カラ松是藍戰士!副隊長!因為是次男~」おそ松拍了拍カラ松,隨後擺出了紅戰士的決勝動作,カラ松也擺出相對應的藍戰士動作配合。

「這樣好詐啦~おそ松哥哥!」

「那トド松就是粉紅戰士~因為最小!」

「欸欸欸──我不要粉紅色啦!」

在兄弟間的談笑中,カラ松吃下剩下幾口甜甜圈,仍然搞不懂心裡這種梗到喉嚨的窒息感是什麼,而這種感覺直到晚上おそ松吃掉了カラ松的最後一塊炸雞塊,兩人大打出手之後才消停。



●●


「兒子們,誰要幫媽媽去買個蔥和醬油啊?」

松野松代對著客廳喊著,正常松野家的六子一定會集體行動,但偏偏這種時候,六子便會自顧自地逃離現場,最先反應的總是長子和次男。

「啊!哥哥們好詐!」トド松發出了嘟噥,因為媽媽喊著要求幫忙的聲音才到,剛剛在扮演著英雄的おそ松和カラ松默契十足地採取最佳路線協力逃出了客廳,留下的是殿後的弟弟們。

「唉呀,又是おそ松和カラ松先跑掉了嗎?」松野松代走進客廳,幫忙被トド松往後推、掙扎地想要爬起來的チョロ松站起身來,「所以,今天殿後的是一松還是チョロ松呢?」

「是チョロ松…」

-

「今天又大成功了!藍戰士!」

「松野家的和平是我們共同守護的!紅戰士!」

小小個頭的おそ松和カラ松在住家和後面人家之間的圍牆上攀爬著,這條逃離家務路線,以他們的個頭來說沒有互相幫忙是難以翻越的,到底是長男和次男的默契,兩人已經將這條路線摸的比其他兄弟還要熟悉。

カラ松先將おそ松往屋簷上推,接著おそ松將カラ松拉上屋簷,兩個人就在這住宅間的秘密基地享受著達成使命的成就感,這樣的合作無間,就是紅戰士和藍戰士最帥氣的地方吧!カラ松默默地想著。

-

在等了一陣子,おそ松和カラ松知道時間差不多了,兩人協力從屋簷上爬進二樓的房間內,拎著鞋,躡手躡腳地下樓。

「啊!是おそ松哥哥和カラ松哥哥!」在客廳裡挑著菜葉的トド松嘟起了嘴,對哥哥們表達抗議,一旁的一松正在整理挑掉的爛葉。

「阿啦,哥哥們出現啦,」松野松代從緣廊外出現,「真是…都這個時間點了,チョロ松是去哪了呢?」

「チョロ松?」おそ松和カラ松帶著疑問異口同聲。

-

「チョロ松─你在哪裡─」

「チョロ松──」

晚餐的準備暫時中斷,松野松代先行帶著トド松走到商店家去找,其他孩子們走到附近空地、公園,任何他們活動範圍內的區域找尋チョロ松。

「找到了嗎?」カラ松在一松鑽出空地上的大水管時問道,一松搖了搖頭。

「到底跑到哪裡去了…」カラ松不安地看向在馬路邊走動的おそ松,只見おそ松蹲了下去盯著不知道甚麼看,隨後又站起來看向開始泛紅的天空。

「…嗯,紅戰士,情報蒐集完畢!」

おそ松突然的發言讓カラ松摸不著頭緒,おそ松猛地轉身,交代カラ松這個區域和一松就交給他了,便頭也不回地往馬路的另一邊跑去。

-

「真是、到底跑到哪裡去了!」カラ松帶著一松走回家,在家門前就看到松野松代焦急地朝家門外左右踱步、張望,十四松和トド松緊張地跟在媽媽身邊。

「トド、トド松在喔!」トド松猛地抱住了松野松代的腰際,松野松代愣了一下,稍微放鬆了神情,摸了摸トド松的頭謝謝他。

這種不安的氣氛令カラ松感到焦躁,突然一松開始顫抖,不安表露無遺,而十四松的眼神比平常都還要空洞,カラ松吸起一口氣,一手牽著一松、另一手牽起十四松,努力撐起眼神,儘管自己的手還在顫抖,但至少,弟弟們的眼神讓他知道自己這麼作勢有效果的。

等待終究漫長。

不知道過了多久,橘紅色的天空下,夕陽壟罩著大地,就在此時,馬路的另一頭出現了兩個拉長的影子。

「媽媽你看!」

おそ松朝著他們揮著手,另一手牽著哭花了臉的チョロ松。

「…チョロ松!你們!」

「媽媽!」

おそ松鬆開了手,讓チョロ松跑向松野松代,松野松代跑過去迎接跑的踉蹌的チョロ松。

「真是、跑到哪裡去了チョロ松!這些傷口是怎麼回事!全身髒兮兮、膝蓋也破皮了!真是!」松野松代邊念邊檢查著チョロ松的傷口,她的眼角掛著淚。

チョロ松急著想要講自己的遭遇,卻因此口齒不清,おそ松便代為回答,「因為路上在施工,他繞了路,又被五街的大白狗追,整個人跌進路邊排水溝裡,搞得亂七八糟的,錢包又不見了,為了找錢包費了一番功夫呢,嘻嘻。」

おそ松騷了騷鼻子,錢包正掛在他的胸前,松野松代念著錢包才幾塊錢而已,邊將おそ松也抓進懷裡抱著。

トド松、十四松、一松也衝了過去抱住松野松代,おそ松趁著松野松代鬆開手摸其他弟弟們的時候抽出了身,向一旁的カラ松比出了勝利手勢。

カラ松走了過去,和おそ松相互擊掌,就和昨天那集最後的藍戰士和紅戰士一樣。


●●●


5月24日,是松野家的大日子,松野六胞胎們一早就處於興奮的狀態,和往常一樣六個人擠成一團起床、刷牙、換衣服,擠在客廳等著吃早餐、帶著便當、唱著歌出門、搭上電車看著窗外呼蕭而過的街景,終於,他們來到全日本最令小學生興奮的場所之一:動物園。

松野松代呼喚著孩子們不要跑得太快,兩個、兩個牽手一起走,一旁的松野松造背著背包,推滿笑容跟在松代身後。

每走到新的動物圍欄,六個孩子便會鬆開手,占據一排的圍欄盯著動物瞧,從大象、猩猩、到長頸鹿,他們一邊讀著動物的名稱、一邊模仿著動物的樣貌,移動時便又會牽起彼此的手。カラ松和弟弟們玩著笑得開心,但在移動期間他發現了奇妙的事情:おそ松的手好像越來越冷,然而當新的動物出現在眼簾時,他便會將這件事情拋到腦後。

中午的便當是松野松代一早起床準備的大飯糰,六子們就和以往一樣異口同聲、以同樣的節奏在休息區的桌邊喊著『飯糰、飯糰』,カラ松發現おそ松有著些許的落拍,還有些小聲,頸子邊流著異常多的汗水,カラ松問おそ松:「你很熱嗎?」,おそ松搖了搖頭否認。

一人一個的大飯糰裡和了柴魚粉和一整塊的烤鮭魚,外頭抹上鹽巴再裹上海苔,這是松野家的食譜,六子們大口吃完飯糰後,彼此互相將臉上的飯粒吃掉,就和媽媽常替他們做的一樣,然而おそ松的飯糰沒有吃完,十四松發現了,緊盯著おそ松看,那剩下的飯糰自然地進入了十四松的胃裡。

下午松野家到兩棲類爬蟲館,昏暗的館內只看的到關著動物的玻璃窗內燈光和指引標誌的綠燈,館內空調很強,カラ松打了個哆嗦,伸手牽向おそ松,發現おそ松的手很熱,像暖暖包一樣令他有些暖心。

到了該回家的時間,トド松開始向媽媽撒嬌要求背或抱,松野松造摸了摸トド松的頭,說這樣對其他人來說就不公平了,トド松嘟著嘴低下了頭,十四松和一松跑去他兩側牽住他的手。

カラ松跟上家人的隊伍,突然發現背影好像少了一人,他轉頭看到おそ松站在離他兩個人身的距離,他喚了他,卻沒有得到おそ松的回應。

-

在這個10歲生日的夜晚,松野おそ松被送進了醫院急診室,他在離開動物園時砰地一聲倒地,全身發燙。松野夫妻嚇壞了,園區幫忙叫了救護車,由松野松代先跟著上了救護車,松野松造帶著另外五個孩子回家,在委託鄰居看照後,再度出門趕去醫院。

鄰居阿姨帶了晚餐的燉菜過來分給他們,弟弟們惴惴不安沒吃幾口,カラ松吩咐弟弟們好好吃飽,要他們相信醫生和他們的大哥,他們的隊長、帥氣的紅戰士,是不會被發燒打敗的,弟弟們稍微放鬆了神經,再度動起湯匙。

カラ松和チョロ松懂事地開始洗起餐具,カラ松吩咐一松去放熱水,接著五人準備洗澡睡覺。

「おそ松哥哥沒事嗎?」成了這晚被提到最多次的話題,不論是誰問起,カラ松都會負責安撫,儘管鑽入被窩,闔上了眼睛,カラ松耳邊仍然充滿了這句話,但他睜開眼睛時才發現,這次這個不安的提問是出自他自己。

為什麼沒有早點發現呢?這是隨後浮現在カラ松小腦袋瓜裡的疑問,比平常還要安靜的松野家令他睡不著。

半夜不知道幾點,カラ松聽到開門的聲音,他爬出被褥,蹲在樓梯上往樓下偷看,看到爸爸抱著おそ松進門,後頭跟著媽媽。カラ松不知道在樓梯上蹲了多久,等到樓下都熄燈後,他才偷偷走下樓,蹲在爸媽房間的門邊,緩緩地拉開。

おそ松睡在爸媽身邊,額頭上仍蓋著濕毛巾,他胸前的起伏配合著他平穩的呼吸,月光照射進來像是一個領域似的,カラ松扶著紙門蹲在那看著。

カラ松想做些什麼,又不知道能做什麼,只能蹲坐在那裡看著おそ松的睡臉,和自己長的一樣的臉。

突然,カラ松的膝蓋被什麼東西碰到,他回過神才發現おそ松伸手碰了他一下,圓圓的眼睛看著他。

カラ松張開嘴遲疑了一下才小聲地說:「…你幹嘛不說。」

這不是問句,反而像是責備,おそ松眨了眨眼睛說:「要守護生日,因為是英雄啊。」

都什麼時候了還英雄什麼的,カラ松有些生氣,腦袋裡好多種想法攪和在一起,一時之間沒有辦法整理,他感到有些惱火,如果說おそ松是守護生日的英雄,那明明靠的最近卻沒有察覺到おそ松發燒的自己又是什麼?

亂成一團的情緒,讓カラ松眼角流出了眼淚,他不知所措,用力地用袖子擦拭,眼淚卻不肯停不下來。

-

隔天早上,全家最早起來的松野松代看到カラ松擠在おそ松旁邊睡著,她笑了笑,把おそ松的被子也拉到了カラ松身上蓋好。


  1. 2017/10/03(火) 19:09:36|
  2. 其他
  3. | 留言:0
<<松野家の話(はなし) 下 | 主頁 | 活擊 刀劍亂舞 我眼中的陸奧守吉行>>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