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光

【奧尤60分week14】醉後真言

這天回到家的是一名醉漢,全身酒氣,需要掛在別人身上才能進門,他不太開心。

「抱歉啊。」

他向送同居人回來的朋友說道(他只和這人打過照面,是對方在夜店的朋友),那人雖然滿手刺青但笑起來親切,他收下同居人的一串鑰匙後送對方離開,關上門,他走回客廳面對倒在沙發上的醉漢。

「你會不會喝太多啦?」他替同居人脫下外套和圍巾,鬆開皮帶頭後,他起身去裝了一杯水來。

「你吐過嗎?」他靠近對方,再次聞到酒氣,他皺起眉頭。

「沒有…」對方閉著眼睛,滿臉通紅,看起來挺難受的。

「是發生了什麼事嗎?」他開始替對方脫下長褲。

「有名常客今天在店裡求婚成功,請所有人喝酒。」

長褲退下後,對方起身喝了口水,隨後將頭擱在椅背上,眼睛再度閉上。

「有必要喝那麼多嗎?」

「有點,太融入氣氛。」

他試想了一下夜店的氣氛,大概是不停拿酒灑別人或是跟隨音樂瘋狂搖擺,DJ阿爾京也識相地連播婚禮金曲,同時不停被請酒吧。

「讓我猜猜,魔力紅的《糖》播了三次?」

「…不記得了,火星人布魯諾和約翰傳奇的歌混在裡面…」

他坐到對方身旁,轉著身盯著對方,他的老貓走過來在對方腳邊磨蹭。

「你的哈薩克伙夫現在很臭,別靠近。」

聽了他的話,對方笑了,他將貓抱到自己身上,抓著貓掌往對方身上戳。

「這是誰?」

「…貓。」

他改用貓的尾巴搔對方的大腿,貓兒不滿地叫出聲。

「這個呢?」

「尾巴。」

他放開掙扎的老貓讓牠跳離他的掌握,改用手指滑過對方的大腿,「這個呢?」

「…我的愛。」

對於這個回答,他感到有些驚喜又害羞 ,想到對方平時話能省則省,也許趁著對方現在神志不清的狀態,他可以聽到對方用那好聽的嗓音回答些蠢問題。

「提問,Otabek Altin的初戀對象是?」

「…Yuri Plisetsky。」

「性幻想對象是?」

「Yuri。」

「初體驗的對象是?」

「你。」

「Yuri Plisetsky是?」

「我的靈魂。」

明明問題是他問的,但害羞起來的人是他,或許連他也被對方身上的酒氣惹得有些微醺。

「想和Yuri Plisetsky結婚嗎?」

對方睜開眼睛看向他,他莫名有些緊張。

「…我不想在現在的狀態說。」

他知道自己現在肯定滿臉通紅,對方將頭湊了過來,他靠了過去,在準備閉上眼睛時,對方錯開了頭,扶住他的肩膀。

「…抱歉,想吐。」

這下他腦羞成怒了起來。

他氣呼呼地推著對方到廁所吐掉,像照顧幼童一樣協助對方刷牙、漱口。在換了件上衣後,對方被他趕上了床。

「抱歉,Yuri。」

他滑著手機調鬧鐘,聽到在被窩裡的男人嘟囔著。

「明早我會再好好吻你。」

他撇起嘴,彎下身親了對方一下。

「你明天該做的是回答我的問題。」

對方的眼睛眨了幾下,隨後傻笑起來。

「我好愛你,Yuri。」

對方說完,便闔上了眼睛,他不開心極了,心裡打定主意明早要對方好好地再說一次。
  1. 2017/05/24(水) 01:32:27|
  2. YOI-奧尤短篇
  3. | 留言:0
<<YOI-After the Madness | 主頁 | 松野家の話(はなし) 01>>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