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光

天幸 05



「天馬君就像王子一樣!」

當椋這麼說的時候,他不以為然,他不過是剛回到宿舍,隨手扶住了拿著整籃衣服、快要跌倒的椋。

「就跟天馬君在連續劇裡一樣,總是對他人相當紳士喔。」

天馬跟著椋到晾衣場曬起衣服,對於椋說的話感到有些彆扭。

「你會覺得這樣有些做作嗎?」

「怎麼會!」椋拿著一件不知道是誰的內褲,「對人溫柔這件事情是很自然的,天馬君和小十都是這樣。」

他搔了搔頭,突然莫名有些害羞。

「啊,小幸的衣服。」

椋拉起了一袋洗衣袋,裡面裝了兩、三件的洋裝,天馬的眉頭皺了起來。

「這種,飄來飄去的東西好穿嗎?」他搞不懂洋裝要怎麼掛,於是晾起了另外的外套。

椋將洋裝俐落地用衣架撐起來,「很可愛呀,也很適合小幸!」

幸穿女裝這件事情,莫名地在MANKAI劇團被所有人無條件接受,他沒什麼意見,他也不否認這些衣服很適合幸這件事,但相對的,他可能比其他人都還要確定幸是男的這件事(他有時候覺得監督鐵定把幸當作小女孩在寵)。

衣服晾完,他和椋經過談話室,發現太一和一成還在摺衣服。

「我來幫忙吧。」椋湊了過去一起摺。

「天天的衣服在這!」一成向他招手,他便走過去。

「我連幸的衣服一起拿吧。」天馬蹲了下來,在地毯上一起摺起衣服。

「哇…總覺得小幸的衣服,有種害羞的感覺?」太一拉起一件裙子這麼說道。

「小太還是Cherry Boy呀。」一成調侃,「不過也是啦,幸對於青春期少年來說太大衝擊了。」

雖然一成和他們沒大幾歲,但在這方面的議題上總會比他們從容那麼一些,然而天馬不以為然。

「但是是男人吧,那傢伙。」他甚至拿起了一件內褲,在太一嚷破壞夢想的時候,一成用了微妙的表情看著他。

「畢竟是每天都可以看到幸換衣服的幸運色狼呢~」

「哈啊?你說什麼話!」天馬瞬間有些腦羞。

「天馬就不覺得幸可愛嗎?」

一成一問,椋的眼神瞬間變的有些刺眼地朝他看了過來。

「...嘛,臉是可愛的吧,但是不至於做為那種對象。」

「哪種對象?」

看到一成和椋的表情,他這才察覺自己踩進了陷阱裡,他有些放棄掙扎。

「琉璃川個性太差了!要的話,臣さん比較好吧。」

他這麼一說,反倒在場的少年們都同意了起來,臣的女子力征服了全MANKAI劇團(劇團內唯一的女性似乎直接被它們遺忘了)。

「不過呀,幸君雖然可愛,但也是相當帥氣的呢。」椋默默說著,一旁的太一點頭同意。

「啊,這我同意。」太一折好最後一件衣服,「薔薇帶刺呢。」

他不再理會他們的發言,只是將自己的衣服拿好,順道連幸的衣服一起,離開談話室。

獨自走在走廊上,他不免反芻起剛才在談話室裡的對話,老實說他並不是沒有被他的室友的那特別的存在感所影響過,他第一次看到對方準備換下衣服的時候,他也是倒抽了一口氣,隨即假裝鎮定盯著他的劇本,他還記得那天的幸脫下的是白色的洋裝。

偏偏在這個時候,他在房門口撞見他的室友,他的心差點嘣出來,他不願承認是因為眼前的人穿了一件白色無袖洋裝的關係。

「啊,你回來啦。」

幸如往常一樣說的話語,此時竟然讓他感到有些痲,他嘟囔著『我回來了』,不曾覺得夏天有這麼炎熱過。

「你有要買什麼嗎?便利商店。」

「不、沒有。」

「是嗎?」

幸抓著錢包晃過了他,他轉過頭去:「我也去吧。」

幸看了看他,用一個鼻音回應。

暑假的午後比白天要涼了些,他自然而然地走到車道側,壓低帽沿就怕被人認出來。

「我說你,一直都習慣這樣嗎?」

幸莫名的問題令他皺起了眉,「哪樣?」

幸沈默了一會兒才開口,「幫人拿重物、在電車上護著、在人群中摟肩、走在路上靠車道,你下雨的時候也是肩膀弄濕派?」

「你在說什麼啊?下雨的時候一直是井川開車啊。」

幸翻了一個白眼,他感到莫名其妙。

「我,不是女人啊。」

「哈啊?我知道啊。」

他大概是這個世界上除了幸的父母,對這個事實最清楚不過的人了,他在內心和太一道歉,就算臉再怎麼可愛,但應該不會有人能這麼容易喜歡上同性。

幸盯著他一會兒,什麼也沒說便轉過頭去。

走進便利商店,他脫下帽子搧了幾下,幸走到冰櫃前,他則晃向一旁的飲料櫃。他挑了兩瓶飲料後,關上玻璃門,看到幸正盯著手機瞧。

「怎麼?」

「太一和椋也想吃冰,」幸拍了冰櫃的照片傳送出去,並往手機螢幕打字,「…開始追加了。」

他無奈地笑了,「我身上錢還夠,當我請客吧。」

「嘿~這麼大方。」

「幹嘛啦?」

「沒什麼。」隨後幸推開冰櫃,開始挑選了起來,「去拿個籃子來。」

結果他們買了整個劇團人數的冰(不在的大人們一律買香草冰淇淋),他提著籃子去結帳,要幸到門口旁的靠窗座位等他。
在他快結完帳時,門口似乎出現了什麼騷動,隔著距離他聽不太到聲音,但幸好好坐在那裡卻莫名被三個人圍住,怎麼想都不對勁。

「喂,幸。」

圍著幸的三個人抬起頭看他,接著又是一陣訕笑。

「欸?不是吧。」

「欸?男友?」

儘管沒有尖銳的言語,但那語氣也夠令人不舒服的,正當他想要開口時,幸便站了起來,嘆了一口氣。

「我說啊,你們夏天太熱無聊到荒,不如去看個醫生治治你們的腦如何?」

幸沒等在場的人搞清楚狀況,就拉著他往門外走。

出了便利商店的室內外溫差他一時無法習慣,他的胳膊被拽的有些疼,幸走的太快了。

「喂。」他稍微喊了幸,幸這才慢下腳步,隨後放開他的手臂。

「抱歉,」幸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頭髮,用手給自己搧風,「一時沒忍住,真的太熱了。」

所以你平時都忍耐?那不是第一次?

他忍住有些激動的話語,換了個方向詢問:「同學?」

「“特別無聊”的同學。」幸聳了聳肩,沒繼續說下去,「我現在就想吃冰,我拿一下。」

「邊走邊吃?」他拉著塑膠袋兩邊,讓幸可以探手下去拿出一支冰棒。

「嗯,反正路上沒什麼人。」

儘管幸沒有多說,他多少還是有些在意,想來幸平時這樣特立獨行不打扮,沒被一些人認為奇異也難,不能因為整個MANKAI劇團將幸的女裝視為理所當然,就忘了外面世界的現實。

人總是將不同於大多數人認知的事情視為“不正常”,進而產生負面的情緒,說到底只是用這種厭惡的態度來平衡價值觀被衝擊的難受,卻不知道這樣往往會傷害到他人,但或許人就是如此自私。

他想起椋說的話:『幸君也是相當帥氣的。』

他現在才理解幸的帥氣並不是字面上的意思,而是面對這樣的世俗眼光,仍舊堅持自我風格,坦蕩的活著,這一點他倒是相當喜歡。

南風吹拂,幸白色的裙襬飄了起來,對方順手壓下,此時他看到車道另一頭幾個高中生往這裡打量了過來,他脫下帽子,走了過去,一把將帽子蓋在幸的頭上,隨後往那群人的方向瞪了過去,對方識相地加速走離。

「你幹嗎?」

被他壓下頭的幸有些憤慨地抬起頭來瞪著他。

「你,穿那樣子多少注意一下吧。」

「哈啊?我穿什麼樣子是我的自由吧。」

「我不是那個意思。」他搔了搔頭,忖度了一下該用怎樣的詞彙,「你這樣,會成為一些人的目標啦。」

幸仍滿臉的不解,他有些急了,「因為你還算挺可愛的啦!懂嗎?」

話一說出口就來不急了,他甚至眼睜睜地看著幸手上的冰棒融化,流的他滿手都是。

「…你是白痴嗎?ポンコツ先生。」

一會兒幸冷靜地吐槽打破了僵局,他老樣子地回了幾句,回到兩人之間日常一般的一來一往,他才著實鬆了口氣,他不願回想剛才幸的表情,和他腦袋一閃而過的想法。

爭執告一段落,他偷看了走在他隔壁、重新吃起冰棒的幸,他這才發現仍舊戴著他的帽子的對方耳根泛紅,他知道自己想必也是一樣的。

他難以控制自己地想起了剛剛一閃而過的想法。

  1. 2017/06/02(金) 22:51:52|
  2. A3! 天幸
  3. | 留言:0
<<神力女超人 Wonder woman | 主頁 | 【奧尤60分week15】紀念璀璨的你>>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