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光

Otayuri/奧尤 ABO 01


這一年他變得異常的忙碌,在被逼被就的情況下他接下了一些時尚雜誌的拍攝工作,還莫名成了期間模特兒,儘管不喜歡那種需要迎合他人濃妝艷抹的工作,但一站到鏡頭前,他就是天生的藝術品。

「Yuri真的只是Beta嗎?」

這樣的質疑在冰場上他也曾被記者問過,面對攝影師的疑問他皮笑肉不笑的隨意回應,他幾年前那有些自負認為自己該是alpha的想法,早就在知道維克托是omega時消退,但就算無法散發出強烈的信息味,他仍舊能靠著皮相吸引他人目光,他並不太喜歡這點。

他的臉皮是曾為明星的母親給的,但他所擁有的冰上的一切,是他自己努力取得的,他要的是別人對他努力的肯定,而不是靠著外表,但若是他這外表能夠為自己的花滑事業有所幫助,那他會盡可能地去利用,他要告訴天下人,就算不是alpha,也能站上世界的頂點。

「我看到你新的照片了。」

他躺在床上盯著手機的視訊鏡頭,發現對方買了那本最新出版的雜誌,他感到有些不好意思。

「Yuri很美啊。」

對方就那樣直接露骨地稱讚,他突然羞恥了起來,卻又感到開心,為了掩飾尷尬,他將話題轉移到對方最近忙碌的音樂行程上。這個夏天DJ Altin莫名接了不少活,他本想飛去哈薩克找對方的行程也被迫喊停。

「下禮拜就到聖彼得堡啦,等著我。」

「嗯…」

他將一半的臉埋進被子裡,慶幸起現在是隔著手機對話,他知道對方這個表情下鐵定又散發出那股誘人的氣味。

總算是到了Otabek抵達聖彼得堡的日子,他老早就到機場等待對方(雅可夫有些不大高興),航班總算降落後,他估算一下時間後,才走到出境口盼著對方。

對方一出現,他立刻就從人群中認了出來,他快步上前,卻越走越覺得奇怪,他的體溫隨著兩人距離的減少而升高,心跳更是莫名地在他耳邊響起,Otabek的信息味曾幾何時變得如此難以抗拒?

「Yuri。」

Otabek那一臉壓抑情緒的彆扭神情什麼時候變得惹人憐愛他並不清楚,在聽到Otabek喚他名字時,他知道自己肯定是滿臉通紅,回神後他才發現自己在例行的重逢擁抱前停下了腳步,但Otabek一個箭步上前就將他擁入懷中。

「Yuri…Yuri…」

他完全搞不懂為什麼Otabek會用那樣的方式喊他的名字,每一句都像言靈似地緊揪著他的胸口,這是alpha的能力嗎?為什麼Otabek要衝著自己不停散發信息,他不過是他的友人,作為beta的自己又為什麼會如此動搖?

「…你,用了什麼香水嗎?」

「哈啊?」

坐在往市區的巴士上,他被Otabek的問題弄的有些懵,他有些不記得兩人在結束擁抱後到上了巴士之間的過程。

「…說我呢,你今天alpha的味道也太重了。」

他雙手交叉揪著自己的臂膀,和對方相碰的肩頭實在太熱了。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Otabek微皺著眉,用手捂住了嘴,邊往他這邊瞅,「Yuri是beta沒錯吧?」

「是啊,懷疑?」

Otabek沒有說話,眼睛仍緊盯著他不放,明明是和過去一樣的舉動,但他此時卻感到有些赤裸,他只好將視線放到窗外,他拉了拉衣領,發現自己全身出了層薄汗,他完全搞不清楚自己到底是怎麼回事。

因為夜店演出的關係,Otabek並沒有接受他一同住在莉莉亞女士家的邀請,但拗不過他的堅持,Otabek還是住到了俄羅斯選手宿舍裡,有些青年旅舍的感覺。

不知道為什麼,他莫名覺得對方的側臉很好看,是因為對方這次散發出的那股信息特別濃厚的關係嗎?他總有意無意地瞄向Otabek。

進了房間,他感到有些躁動,在Otabek拉開衣服領口時甚至有一口咬上的衝動,他往後退到了門邊,不願在房間內被Otabek的氣味所吞噬。

「中午了!先去吃飯吧!」

剛敞開行李箱的對方止住,神情有些詫異,但也站起身來,確認了手機錢包後便走向他。

「領子釦好!」

對方臉上堆著疑惑,但仍照他的吩咐穿好衣服,外套拉鏈也索性拉到最高處。

他覺得自己鐵定是生病了,光是看到Otabek揚起的嘴角,他的身子便會輕震一下,不過是聽到對方講話,耳根就莫名發燙,嘴邊到底吃下了什麼他完全搞不清楚,只能胡亂閒聊著好來轉移自己對於Otabek灼熱視線的注意力,更要命的是那股變得難以抗拒的誘人信息味。

Otabek的信息本就吸引人,他不明白為何今日會如此觸動他,並肩走在涅瓦河畔不過是尋常事,他又開始興起了那些莫名的衝動,他想要環抱住身旁人、和對方的身子緊緊相依。

突然間Otabek停下腳步看向他,他的膝蓋莫名地打顫,逃避對方的視線一整天,他這才發現Otabek的眼神充滿著某種情緒,彷彿要將他吃下肚的狩獵者的眼神,他一時之間無法做出什麼反應。

「你…今天臉一直很紅。」

他知道自己的的臉頰已經發燙了一天,他用偏長的袖口揉了揉臉,企圖想消卻這熱度,但不過是能讓自己有一個躲避對方視線的片刻,下一秒他的雙手被Otabek拉了下來,他被迫要迎向那他本該早就看習慣的臉。

他不明白Otabek現在的表情是怎麼回事,想必他自己現在的表情也是,被握住的雙手麻痺得沒有直覺,他的大腦就是一灘漿糊。

他僵在那裡等著Otabek開口,看到那欲言又止的嘴角逐漸靠向自己,雙手被握住的情況下他根本無處可逃,只能溺在Otabek此時勃發的信息味當中。

他可以清楚感受到對方的灼熱吐息,對方嚥下唾液的喉結起伏他看的徹底,此時他搞不清楚是誰的體溫比較高,兩人之間的距離令他無心思考除了對方以外的東西。

「…信息味也很反常。」

遲疑了多久Otabek才蹭出這句話,他自然知道今天的自己有多反常。

「…怪的是你吧?」

他試著從那有東方血統的秀逸眼角移開視線,故作鎮定地接著說下去。

「從機場開始你那信息味就沒停過,發情嗎你。」

「…我想是的。」

他沒來的及反應,事情就發生了,本來就沒有逃避空間的姿勢,儼然是為了這個吻所準備的。

這是只有在螢幕中看過的行為,此時自己的脣齒不斷地和他人接觸、磨蹭,他本來以為會很噁心,但Otabek那帶點吸吮和舔拭的吻,正在將他僅存的理智給攪亂,本來就被Otabek的信息味薰得失神的他,更加沉溺在自己的呼吸被不斷掠奪的莫名快感中。

當Otabek順勢將手環向他的後腰時,他像觸電一般彈起身子,在Otabek嘴邊發出一個急促的嬌咽後,他全身痙攣了起來。

「Yuri!怎麼了?」

停下痙攣,他攀著Otabek的臂膀喘著氣,感到一陣口乾舌燥,他的腿無法控制地顫抖,下身勃發的溫度就算是不常手淫的他也知道是怎麼回事,但他惟獨不想讓Otabek知道。

此時Otabek身上的信息味就是甜美的劇毒,他想染上這層氣味又不想,儘管身體誠實得表現出面對發情的alpha本該有的反應,但理智上卻不允許自己就這樣被掠奪殆盡,這是他的自尊。

察覺身體的異狀稍微減退,他奮力推開Otabek,不管Otabek的呼喊,他穿過馬路,利用車陣隔開和Otabek的距離,他盡可能地跑著,只想早一點躲回住處,不讓任何人看到他現在的樣子。

路途中他的視線時不時地扭曲,周圍行人的眼光令他感到害怕,還剩下一個街區,那股勃發的感覺又再次上來,儘管腿軟,他仍試著不讓自己倒下靠向了店家的櫥窗玻璃上。

「你沒事吧?」

經過的兩個行人停了下來對他表達關心,但那幾人的信息味和表情顯然不是單純的關心而已,他嚇白了臉,揮開行人想要扶住他肩膀的手,趁著空隙打算離開,卻又被另一人堵住去路。

「不舒服我們可以幫你啊。」

「是啊。」

他的身體這一時候半刻無法讓他抵抗,他難受極了,這幾人的信息味更是怎麼聞怎麼噁心,他反胃想吐。

「喂!放開他!」

此時Otabek追了上來將那幾個人趕開,他拉緊外套,身子仍不停顫抖。

「Yuri,沒事嗎?」

他無法正視也不願意看Otabek的臉,他褲子裡是怎樣的情況令他難堪,他卻完全無法控制。此時Otabek護著他,就怕別的路人再找上門。

他勉強自己從嘴邊迸出話語,「…我要回家。」

「好,我帶你回家。」

「…走不動。」

「嗯。」

Otabek替他拉起了帽兜,扶著他的肩膀陪他走著,在他幾次的腿軟後,Otabek將他公主抱了起來,走進莉莉亞的公寓。
  1. 2017/06/15(木) 01:04:15|
  2. YOI-奧尤 ABO
  3. | 留言:0
<<YOI-謝幕 | 主頁 | [閒聊] 其實基拉是愛芙蕾對吧?!>>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