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光

天幸 06 #0621

這年的生日,他知道會有和以往不同的發展。從一周前的工作片場的蛋糕、雜誌社的蛋糕、寄到經紀公司的禮物、父母給的祝福什麼的他早已習慣,但看到前幾次劇團成員們的生日宴會,才知道這群人有多愛辦宴會,他知道MANKAI的人是鐵定不會放過他的生日,儘管有些尷尬,但他多少有些期待。

果然一過午夜,太一就和萬里衝來他房間鬧,但隨後就被幸給趕了出去(左京也從走廊的另一頭出現,好險兩人跑的快)。

隔天一早,他在盥洗室遇到丞,率先收到了生日祝福,隨後在談話室,被臣豐盛的生日早餐給嚇了一跳,還問他晚餐要選哪一道菜,一同上學的太一和十座也祝他生日快樂,這一連串的祝福他有些彆扭,但他知道晚上仍然要面臨一波攻勢。

晚上的宴會就和先前幾場一樣的熱鬧,接二連三的禮物送上手邊他有些手軟,他臉上戴著一成送他的墨鏡時,直接坐在桌前聽左京一段像是訓話又像是總結他十幾年來的人生的生日祝福,隨後他還額外收下了一本書,嚴肅的時間過後,接下來便是關燈、唱歌、吹蠟燭的時間。

吃東西的時刻總是特別熱鬧,臣雖然問了三道他喜歡的料理,但桌上是三道都上齊全了,監督的特調咖哩除了配飯之外,臣還多準備了餐包和烏龍麵可以搭配,這一點變化倒是廣受團員們的好評。

「我送的禮物稍晚送去你房間啊。」

萬里這麼對他說,他起了疑心,「你該不會送了甚麼很糟的東西吧?」

「看了就知道了。」萬里賊笑了一下,他有些不安。

「禮物真的太多了。」

結束宴會後,幸在幫他把禮物拎回房間時這麼說道。

「盛情難卻,MANKAI的人真的有夠喜歡這種。」

「這次是一成起的主意,看到談話室的裝飾了嗎?」

「嘛,別出心裁啊,翹課的大學生。」

東西放回房間後,他先去洗了澡,在更衣間他和紬一起上了一堂雪白東老師的美容保養課。好不容易離開浴場,他在二樓走廊上剛好碰到了萬里。

「唷!壽星,說好的禮物。」

「謝啦。」他接過那袋紙袋,本想打開來看,隨即被萬里制止。

「進去再看吧!這可是至さん也好評的!」

他滿頭的問號被趕進了房間。

「萬里來過?」幸從自己的椅子上轉過頭來看向他。

「來了就走。」

他坐到沙發旁整理起禮物,姑且是把包裝紙和禮物分開。

「萬里送什麼?」

他低頭盯著禮物,並沒有抬頭,直接伸手去拿萬里拎來的紙袋:「我看看。」

伸手一拿,他拿起了一件T-Shirt,他是識貨的人,知道這個牌子不錯,「哇,好東西,是說大家都送一些好東西啊。」

「嘿~」

他將T-Shirt放到桌上,顛了顛紙袋發現裡面還有東西,他拉開袋子,發現一個用牛皮紙袋裝起來的東西,「這甚麼?」

他伸手下去取,那個尺寸、那個重量,憑藉著青少年的直覺,已經查覺到紙袋裡的是甚麼東西。

「還有什麼?」

幸歪頭問著,他緊張地敷衍過去,幸瞇起了眼睛盯著他,他內心千百種想法在奔馳,決心隔天立刻找萬里和至談談。

「哼。」幸依舊打著那張百般無趣的臉盯著他這邊,但他姑且察覺了幸撇起的嘴所透露出的差異。

「幹嘛啦?」他沒有說後面那句『有意見就說』,對他們兩個來說,他這句顯然已經包含了後面那一句的意思。

「…沒什麼。」

他覺得幸有些莫名其妙,剛剛誰祝他生日快樂的時候還高高在上地說今後也可以照應他,現在又一副要說不說的樣子,平常總是和他唇槍舌戰的人突然彆扭起來他實在是不習慣。

他將三、四個紙袋收平,不一會兒他就意識到了幸奇怪的原因,他有些得意地壞笑了起來。

「我說,你該不會也有給我禮物吧?」

他話一出,就看到幸的眼睛瞬間睜大了一下,他更得意了。

「別害羞呀,本大爺會心胸寬大地收下的!」

下一秒他就被飛來的一包東西給砸中了臉。

「就算歲數增長你的腦子還是不會成長是吧!ポンコツ演員!」

幸丟下這句話後,起身拿了換洗衣物,就開門往外走了出去。

那包東西滑到他的腿上,看到幸把門甩上後,他再次感到一陣莫名其妙。

他有些粗魯地將那包東西包著的紙拆開,一看又是一件T-Shirt,還是他偏愛的那一個牌子,一瞬間他有些無地自容,他更是不知道為什麼現在他感到特別的高興。

-

他知道皇天馬是個笨蛋,但他不知道他會蠢至如此(他的個人感受)。

MANKAI劇團夏組成員早在六月初就開始籌備三角和天馬的生日派對,他也在他能幫忙的部分給予協助,還順道提醒了下個月輪到他的時候不要搞得太張揚,但一成和椋只是停頓了一下,互看了一眼之後又繼續話題,他知道他下個月鐵定是躲不過這熱鬧的。

在準備生日禮物的時候,他左想右想都是往服飾類方向去,或是自己能夠使用縫紉機達到的事,但這畢竟是要看壽星個人的相性,於是在準備天馬的禮物時,他幾乎沒有猶豫地就去了天馬常買的品牌服裝店晃了過去。

他知道太一、萬里會和天馬一起討論一些潮流事物,儘管生日禮物買到同樣的東西其實也無所謂,他不高興的向來都是天馬那個得意的樣子。

「小幸把禮物給天馬了嗎?」

洗澡的時候他碰到了椋,他聳了聳肩,不太想回答這個問題。

「要好好地交給天馬君呀!」

椋突然強硬了起來,他知道椋一直希望他和天馬能夠改善些關係(至少能少點拌嘴),或許對椋來說送天馬禮物是個很好的契機,又或許該說是『事件』?

他只好回答剛才已經交給天馬了,椋眼神亮了起來。

「那天馬君是什麼反應?」

「不知道,我直接出來洗澡了。」

「天馬君一定會很高興的吧!畢竟是幸親自挑過的禮物!」

他沒有回答,還莫名敢到有些害羞,他稍微把頭擦乾後就離開了更衣間。

走回房間,他一拉開門就看到皇天馬又在幹蠢事。

「…你不知道新買的衣服要先過水嗎?」

「哈啊!你不是應該要感動本大爺穿起來嗎?」

「衣服本來就該給人穿,人本來就該穿衣服,就算是自我中心的ポンコツ阿呆也不例外。」

「哈─啊?老子今天生日你一句接著一句!」

「啊啊─現在是晚上了麻煩小聲一點。」

「琉璃川!」

-

之後那件衣服,天馬仍然常穿著出門工作,他只是不想被幸看到、讓幸知道他很喜歡而已。
  1. 2017/06/21(水) 23:02:58|
  2. A3! 天幸
  3. | 留言:0
<<YOI-大江戶溫泉 | 主頁 | 奧尤/otayuri 腳繩>>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