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光

天幸 07 #0708

說起來,皇天馬這個人在他心裡是怎樣的位置,此時此刻他無法去思考。

這個不食人間煙火、豪無庶民生活可言的富二代、當紅新生代演員,穿著一身雖然低調但都是什麼G還C開頭的服飾、才大他三歲的他的室友,手上抓著那頂A開頭品牌的帽子,有些尷尬又彆扭地站在他面前等待他答覆,他瞬間懵了。

這天可是他的生日呀!天馬不顧他人,就拉著他出門逛街,還說一切都由天馬大爺買單,他也就沒在和他客氣的。購物後,他又被帶到這個公園,半強迫式地聽取皇天馬大爺那人生第一次的主動告白。

當然,他可以裝傻,假裝沒有聽清楚天馬說的話,隨著天馬大爺腦羞成怒順勢轉移話題,但他顫抖著雙唇,一個字也吐不出來,蟬鳴叫的厲害,使他心浮氣躁,到底是夏日暑氣過於炎熱的緣故,他不想相信自己此時面部燥熱是因為現在正狂跳不已的心臟連動的結果。

他以為他會感到噁心 他以為他會想翻白眼,但到了這個長久以來的猜忌成真的時刻,當天馬那份指向他的感情如此老實又赤裸的攤在他面前時,他竟然沒有辦法狠心去否定。

先不說天馬可能花了不知道多少時間才做足心理準備,又需要多大的決心才能對一名女裝男子說出口,他總覺得自己若是出言否定這樣的天馬少爺,別說世間多少的天馬粉絲,就連老天爺也無法原諒他。

他對這種事情沒有特別的憧憬,同時也沒有什麼期待,自己的外表、形象,他深知要找到自己的理解者著實不易(不論對象的性別),他曾向東姐探討過相關的話題,東難得沒有將話題轉向性相關探討,只是帶著苦澀的笑容,希望他能好好把握,不論何時都能正視自己的感情。

出言拒絕同時也是在否定自己,畢竟他無法否認天馬在他心裡一定的位置。

起先,皇天馬只是個囂張跋扈的實力演員,隨後天馬改善態度,觀察夏組成員,給予最適合的指導,並且克服自己現場演出的膽怯,使夏組初次公演完美落幕。

兩人的相處雖然一如既往的拌嘴,他逐漸發現天馬對他的行為舉止上的些微改變,比方說出外採買天馬一些順勢為之的護花舉動,以及一些所謂“皇天馬臉紅心跳名場景”,究竟是有意還是無意為之他並不清楚,但沒有人能夠在如此猛烈又明顯的溫柔對待中存活,他寧願一切只是他的錯覺,寧願這都是天馬的天性使然(雖然這樣會令人火大),但察覺過那些以為他沒發現似的、盯著他看的眼神,他只能假裝自己沒有察覺。

他曾經如此懷疑過,在被天馬各種示好中,自己的臉紅心跳不過是正常的反射動作,畢竟他和天馬是室友、是劇團夥伴,總是有著一定程度的正向感情,被這樣對象用那樣的眼神注視會高興也是自然,但他知道自己只是在自欺欺人。

十八歲生日的時候,皇天馬對身高抽高而感到徬徨的他這麼說了,說他不需要改變自己,想怎麼打扮就怎麼打扮,天馬絕對不會明白那些話對他來說有多大的意義,他不知道天馬記不記得,但當時他收下的手鍊現在正掛在自己的手上。

「…你腦袋還好吧?就算這樣還是男的。」沈默一會兒,他總算開口。

「當然知道…」天馬彆扭地說,他看到有顆汗珠掛在天馬的太陽穴邊。

「同性伴侶相處姑且不提,如果曝光了,『皇天馬』的事業怎麼辦?你獨生子的責任又如何?」

「我知道!」天馬抓緊手中的帽子,替他拿的購物紙袋掛在天馬的肩上晃動了一下。

天馬的紫色眼眸映著他的身影。

「你以為我什麼都沒想嗎?就是明白這一切,還是沒有辦法停止啊。」

蟬鳴仍然叫得厲害,遠處孩童的嬉鬧莫名向在諷刺著什麼,薰風吹過,他稍微撥弄了劉海,看到天馬開始鬧起了彆扭,老大不高興的表情又上來了。

「…你真的很需要人照顧啊。」他伸手進包包拿出了手帕,直往天馬的額角擦去。

「什…!」

「嘛,我會照應你的,多多指教啊。」

「哈啊?…啊!」

他衝著天馬那恍然大悟後喜上眉梢的蠢臉笑了出來。
  1. 2017/07/08(土) 23:32:58|
  2. A3! 天幸
  3. | 留言:0
<<我的本丸-伊達組 | 主頁 | 活擊刀劍亂舞 堀川國廣>>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