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光

我的本丸-伊達組

(鶴丸國永2015/7/16就任my HONMARU)

他至今還是不能理解幻化人形的意義,更令他不解的是既然他們是被喚來與歷史修正主義者戰鬥的,那為什麼現在卻要頂著暑熱在田裡忙活。

「伽羅ちゃん偷懶!要繼續動作呀!」

太鼓鐘貞宗帶著斗笠、穿著袖套,在番茄架之間探出頭來指著他,蹲在其間的燭台切光忠輕輕微笑著,他內心翻了個白眼。

為了應對刀男們的伙食問題,農作便成了他們的日常工作之一,夏天的農地害蟲較多,但畢竟是自耕戶,基於健康考量,對於害蟲防治,就得每日下田一隻一隻親手消滅。他在燭台切光忠的勸說下也是做好防曬的全副武裝,就蹲在那沿著農地,給作物一株一株地檢查。

「啊,年輕人真賣力啊。」

剛才拔雜草到一半就中暑的鶴丸國永在樹蔭下休息,但現在對方的狀況看在他眼裡純粹是偷懶,但若是開口吐槽又會被一段老人言給頂回來,他才不幹。

「怎麼怎麼?伽羅坊有話想對鶴爺爺說別憋著呀!」

鶴丸國永搧著扇子這麼說道,他額間的青筋跳動著,但實在不想回應這挑釁。他的除蟲作業到了一個階段,便走到樹蔭下坐到鶴丸旁邊稍做休息。

「辛苦啦!有勤奮的年輕人真是太好啦!」

接過鶴丸國永遞來的茶水,他決定不再把鶴丸國永的無聊話聽進耳裡。鶴丸在樹蔭下納涼也有一段時間,他仍對鶴丸的身體狀況有些存疑。

「…國永你,沒有在鍛煉嗎?」

鶴丸國永身子抖了一下,隨後拿著扇子做出了一些戲劇女王般的浮誇動作,「怎麼?難道我變胖了?身材走樣了?」

「不…」他用頸部的毛巾稍微擦了汗,猶豫著該怎麼開口,「你以前沒有這麼弱。」

事實上,在過去他也不曾看過鶴丸國永以那雪白的身姿躍動於戰場上,到了伊達家,鶴丸國永早已成為名貴的收藏,但他沒有忘記當年看到鶴丸國永時那高雅的神格中的凜然眼神,但如今在這本丸中,鶴丸國永不過是個養老的糟老頭,和三日月宗近有些同流合汙,他並不樂見於此。

「哈哈哈!伽羅坊這麼為我擔心?」

鶴丸國永笑了出來,一副賢者姿態用扇子給自己搧了風,「說起來做為斬殺用的人造之物,就該盡到本分,伽羅坊是這麼認為的吧?」

他沒有說話,只是將視線放遠,落在還在番茄棚架間穿梭的兩位刀男,鶴丸國永繼續說著。

「鶴爺爺我成為寶物的日子久了,對於戰場上的氣味不知道陌生了幾百個年頭,直到了第二刀生,我才重回到戰場上。」

原本就有些癱坐的鶴丸國永稍微挪動了姿勢,接著繼續說下去。

「雖然對於戰鬥仍然直覺地能夠上手,但總覺得有那些地方不對呢。」鶴丸國永握起扇子,稍微做出了迎擊的架式,「說起來,都獲得了『這副身體』,為什麼我們還是必須從事著『刀劍的本分』呢?」

他皺起了眉頭,看了看自己的掌心,隨後握拳。他初到這個本丸時,聽著那才矮他半個頭的女人(審神者)說他們作為付喪神降生的此生目的時,雖然對於刀劍的本分沒有質疑,但他困惑的是這個『人型』、這個『思想』,他現在目光所及的一切,他不明白讓他這個人造之物擁有思想有怎樣的意義。儘管對於使他降生的審神者他多少有些不解,甚至感到有些棘手,但他仍然服從『現在的主人』所下達的命令,就因為他是『刀劍』。

「和時空逆行軍作戰,保護正確的歷史,那就是我們獲得此生的『意義』。」他有些不甘心地說,說到底他也只是無法違抗命運罷了。

「哈哈!是呀,那也要能確實派上用場。」

他有些心驚,他轉頭看像鶴丸國永,但自栩老人家的年輕面孔神情自若,沒有絲毫的波動。

「對我來說,與其說戰鬥是本分,服從主人的命令對我來說才是最重要的,也就是說,被主人需要的這件事啊。」

他再次看向了番茄棚架,此時燭台切光忠站了起來,用掛在脖子上的毛巾擦了擦汗,似乎是感受到他的視線,竟往他們這裡揮了揮手,他轉過頭去,一旁的鶴丸國永則是揮著扇子回應。

「我們家的光坊真好啊,是這個本丸的第一把太刀不說,還是主人上任第一天就進駐的刀呢。」

這個本丸的第一部隊皆是滿戰力的刀男,幾乎是本丸創建兩周內就進駐,歷經這兩年多來的本丸經營,和審神者經歷過最多場戰場的刀劍男子們。儘管曾在本丸創建初期有過刀男的輪替,但一個月內,他們六振就成了第一部隊的常駐,備受審神者的喜愛和關心,戰力自然都是本丸最高。

第一部隊由和泉守兼定和燭台切光忠為首,不定期輪流擔任近侍,這兩把刀一前一後地在同一天來到本丸,由此便可知道他們和審神者之間有多麼深的牽絆。

「越早來不過是越常被使喚。」他姑且表達了些對於審神者的不滿,但更多的是對於燭台切光忠常被叫去出陣、在本丸中又沒得閒這件事情在發牢騷。

「討厭,忌妒的男人可不受歡迎呀。」

他瞪了一眼鶴丸國永。

「說起來,伽羅坊也是挺受疼愛的呀,至少比起爺爺我。」

他不以為然,雖然自己的戰力值在這個本丸絕對不算低,但充其量也是第二部隊的尾段,他知道審神者對於他的態度曾向燭台切光忠抱怨過,兩人在本丸遇到也只是大眼瞪小眼,既然審神者對他如此有意見,又為什麼會把他排入第二部隊(偶爾又會是第三部隊),他想不明白。

「我搞不懂那女人在想什麼。」他沉默了一會兒才吐出這句話,鶴丸國永笑了出來。

「哎呀,自然是為了我們的光坊呀,本丸裡的傢伙老是提主人偏愛伊達刀,事實上她偏愛的是『燭台切光忠』啊。」

這一點他倒是同意。

「那些織田刀也不要在那邊自怨自艾,光坊說來也是半把織田刀呀。嘛,說來說去主人最愛的還是那幾把幕末刀,但為了光坊,你或是貞坊,她都挺待見的不是?」

鶴丸國永說的有理,但難道鶴丸國永不算是伊達刀嗎?他又有些糊塗了。此時燭台切光忠和太鼓鐘貞宗繞到了另一個棚架開始另一輪作業。

「…你又算『哪裡』?」

鶴丸國永又挪動了身子,這次所幸將頭靠上了樹幹。

「我待過的地方太多,見過的人太多,擁有的回憶太多。既然我現在在這個本丸,那麼我就是『這個本丸』的刀呀。」

他自然也是知道,鶴丸國永是多晚才來到這個本丸。當時本丸內的資源、審神者的偏愛,早已集中給了第一部隊,審神者面對自己極為偏差的鍛刀能力早已不期不待。在致力於墨俣的開拓時,先行來到審神者面前的卻不是目標的太刀小狐丸,反而是沒有預期到的鶴丸國永。

鶴丸國永就是在如此沒有期待的狀況下來訪,儘管作為稀有太刀,但在小狐丸的到來後,鶴丸國永自然被放到了出陣候補名單的後方。

在這樣的情況下,鶴丸國永仍然這麼認為自己。

在別的本丸,鶴丸國永鐵定是當作主要戰力的存在,但他們所在的本丸,審神者更看重的是長期的感情,戰力的考量是自然,但第一部隊的戰力值也是經過這些時間和審神者一同戰鬥來所累積的,也可以說是他們和審神者之間的羈絆的累積,後來者要能在這個本丸再脫穎而出,無非是像長曾禰虎徹、太鼓鐘貞宗一般,有『裙帶關係』的刀男才有可能。

「…你就甘心這樣在本丸裡養老?」

他為鶴丸國永感到不值,但鶴丸國永不以為然。

「我也不是唯一這樣的刀劍男子呀,看看三日月宗近、鶯丸,和那源氏寶刀!」鶴丸國永轉動著扇子,「說來也是運氣啊,如果我們幾個老爺子比獅子王要早一日到這,沒準我們也會在第一部隊。」

他也不是不懂這個道理,但此時他又琢磨不出甚麼安慰人的句子,他不似燭台切光忠,更何況他本來就不太會說話了。

「…國永其實也想派上用場嗎?」

話才說完,他就被扇子輕輕拍打了頭,他轉過頭去,看到鶴丸國永用扇子遮住了臉。

「…是秘密啊,伽羅坊。」

眼下,他便不再說話了,就隨著鶴丸國永在夏日微風吹拂下聽著蟬鳴,看著在田中的兩刀忙活。他想,或許這才是沒那麼受到審神者愛護,才能享受到的光景。

-

「燭台切さん!主人在找!」

過一會兒,田邊出現了堀川國廣,燭台切光忠一被喊,就趕緊離開了田地,離開前還不忘叮嚀他們繼續農地作業。

「主人真的好愛みーちゃん啊!」太鼓鐘貞宗嘟囔著,儘管他好不容易來到本丸,最近又有新的極化行程,但太鼓鐘貞宗的行程仍然是排在藥研藤四郎後面的,他有些忌妒但又無可奈何。

眼下這三振是失去了田當番的幹勁,但還停留在這的堀川國廣並沒有打算讓他們繼續悠閒下去。

「好了,我來接續燭台切さん的工作,一起來把當番完成吧!」

堀川國廣朝氣地說,他們也沒甚麼好意思再繼續偷懶下去。他重新戴妥草帽,在下田前看著那幹練穿戴起農裝的堀川國廣,莫名有些感慨。

「…你辛苦了。」

「欸?指什麼?」

他沒有回答,就逕自下田繼續他的除蟲作業,他知道堀川國廣和他一樣,都是『為了另一把刀』,才會在這個本丸受到重視的。

  1. 2017/07/12(水) 01:37:14|
  2. 刀劍亂舞(我的本丸)
  3. | 留言:0
<<刀舞 義傳 曉之獨眼龍 | 主頁 | 天幸 07 #0708>>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