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光

刀舞 義傳 曉之獨眼龍

複雜的心得
https://www.plurk.com/p/mbmjd8
先大力稱讚場景!場景花大手筆感受得出來,但我特別喜歡這次打燈的方式
本丸沿廊太道地(還可以爬屋頂),斜坡式的舞台比上次樓梯使殺陣更流暢
打燈除了讓刀男登場更霸氣(top idol感)、和主視覺相似外,表現陽光從樹林間灑落下來的森林景真的太美
再來是這次用了大量的投影,真的 大量,有兩三幕的布景也是用投影,有時候強勢進入回憶回也是用投影,這樣讓人更能理解故事也不錯,奇怪的反而是那些強勢進行回憶的劇情啦rofl

直到獨眼龍我還是很在意他們的假髮(ㄎ
是說小貞胸口的寶石裝飾是用像輕黏土一樣的東西做的(或是翻模?),總之就是個形狀然後上漆
鶴丸的一些金色裝飾也是,WHY
錢都給政宗公治裝嗎

精彩的地方有,但我抱持的期待比較高,劇情雖然跟上次一樣圍繞在刀多的一邊,支線劇情同樣多,這次仙台F4儘管戰鬥華麗認真又帥氣,但是討好(?)審神者的日常太歡脫,歡脫到覺得小夜的煩惱跟被被的努力有些可憐,但你也不能說主線和支線沒有關係,就算這關係性有點薄啦

先說小夜支線,跟被被遠征後就一直悶悶不樂,被被作為近侍想要幫助小夜但總是遭到迴避,反倒小夜跑去找大俱利談心<
被被一直很煩惱該怎麼辦,還找三日月談但當然沒用,到了後半部,受重傷的小夜主動說了對於自身復仇的刀的傳說,因此對於復仇和自我意志之間猶豫不決,但又想和伊達刀一樣明明承載前主人的傳說卻強大,此時被被叫小夜和他手合

這手合下來被被總算是用自己的方式對小夜說:「你是承載前主的故事沒錯,但你也有屬於自己的故事。」
小夜才領悟說,對,現在是『他』想要變強,他正在編寫他的故事
最後是決定要成長的小夜,踏上了極化的路程…不知道能不能看到極化的小夜在舞台上戰鬥呢

這其實就是這次故事的主線:『做為人造之物不停被人們寄託意念,最後承載人們的故事,傳於後世』
說起來這也是刀舞的核心呢,此時引導小夜的被被就和本能寺時的三日月一樣,被被著實成長了呢…

該來講主線劇情了,我有點不知道該從哪裡開始…
伊達政宗,儘管是地方大名,但是生不逢時,年紀到了的時候日本戰國時代都要結束了,他豪氣、他自負、他華麗、他強大、還喜歡下廚,愛護右眼片倉小十郎景綱
他如此青年才俊,卻無法在戰場上大顯身手、沒有辦法拿下天下(提外話,德川家康就是生對時間又每每站對位置最後得到天下的人),這樣的他對於天下的野心,轉移到他的冑甲上,這份意念受到時間逆行軍利用,化為付喪神,打算改變關原之戰(德川家康獲勝創建幕府最重要的一戰),同時一直和伊達家關係友好的細川家也同樣牽連其中…
最後在刀劍男子幾次努力之下,政宗在小十郎的呼喚下回頭(這段太小十政同人本了大概每十本有七本這種台詞(才怪)
『就算我右眼如此,你仍一直在我身邊』 『沒有你,取得天下有甚麼意義』 『你就是我的右眼』
總之我就滑下椅子無聲吶喊,小十政,萬歲)

為了阻止甲冑,刀男們奮力一搏,中途卻犧牲了鶴丸,面對黑化鶴丸,最後一刀是在燭台切光忠、大俱利伽羅、太鼓鐘貞宗懷抱痛苦和政宗一起砍下去的,虛弱的鶴丸最後倒在三日月懷裡,結束這場戰鬥…

政宗那邊我都覺得很OK,就算臺詞全都像伊達政宗傳記一樣也OK(反正就最常見的那套,不會出錯最為煽情,政宗迷妹最熟的那套),跟小十郎的主僕情深完全就是小十政太太我本人最愛的那種,但跟細川的友情有一點微妙,可能我對細川比較陌生也有關係啦,需要再好好看一次

細川家一度會因為家主被誤殺而滅亡,但是伊達這裡出主意,要他們把屍首假裝重傷送回主城,再從中協助年幼他繼承人成長,這才保住細川氏

伊達擁有資本卻無法一展雄圖,因此很渴望戰場,甚至希望能死在戰場上,細川體驗過滅絕的危機所以特別希望太平,兩方意見交織結果就是幼稚的打架
其實戰國大名之間向來都是利益關係,說翻臉就會翻臉,沒有什麼真的友情,細川和伊達的關係也是如此,只是沒在戰場上剛好戰了敵對位置罷了
最後細川到訪政宗臨終床前,展現出的就是對政宗的英雄惜英雄的傷感
就跟燭台切說的一樣,兩人都非常帥氣 真的相當帥氣
--但我不懂鏡頭發生什麼事情,還有這段的演出其實有種芭樂矯情的感覺,打不到我,但全廳不少人在哭--
有人說這段小十郎已經是幽靈,不免有些過度解讀,不如說最後就是在呈現伊達和細川的情義吧

我實話說跟歌仙兼定不熟,對他的印象是花丸,這次演出也是穩定的奇怪的風雅男子,自帶小夜保母屬性,跟俱利吵架卻反讓小夜操心
這樣的歌仙兼定朝著我孰悉的他發展,他跟小夜說自己的名字是因為細川忠興用他斬了36名部下(36歌仙),顯露出不少對原主人的不滿又無奈的情緒
在一個劇本操作下,他們對甲冑陷入膠著時,歌仙兼定跟俱利被細川抓去,他被綁住的時候跟細川吵了一段,透漏多少他對細川的不滿但又有些難割捨的感情
最後細川放走他倆,把刀還給他們時說了一句:「你也用之定?這是好刀,我很自豪。」
歌仙兼定,K.O.(ㄎ
https://zh.moegirl.org/zh-hant/%E5%88%80%E5%89%91%E4%B9%B1%E8%88%9E:%E6%AD%8C%E4%BB%99%E5%85%BC%E5%AE%9A

要講一下這個,因為畫面只帶到一下下而已
大家鼓掌到他們出來二謝的時候,觀眾全體起立,坐第一排、和田歌仙前面的太太好像被東西絆到
和田半蹲、幽雅微笑,在舞台上向她伸手,示意她慢慢來
…Miyabi!


最後是仙台F4的劇情
前半段大量的本丸的日常,一下就來內番所有人都在尖叫巴不得成為那些蔬菜,撒搭醬跟咪醬就是想用這種天然的演技二段combo掉所有審神者吧
打從一開始先秀一段太刀跟短刀的打鬥,之後一起內番,再一起鬧俱利,一直到最後拉麵店

好喔
來(把錢塞進燭台切的胸口褲頭跟小貞的短褲口、腿帶裡

在各個刀男在本丸的日常後,想當然地穿插了歌仙兼定跟大俱利的那段吵架回想
之後整個本丸遠足順便遠征就碰上了伊達政宗,政宗給他們つんだ,說是他做的 很好ㄘ喔<
燭台切光中接過來
我 就 哭 了 。rofl

然而這四把刀都沒有透漏太多對政宗的情緒只有政宗在攻略他們(rofl)--太習慣新選組刀就是會這樣--
說起來遊戲裡伊達組本來就沒留露多少對政宗的情緒,除了燭台切會吐槽自己的名字而已,或許燭台切的外表已經代表一切
四把刀也和政宗一樣,強大、自信、帥氣、戰鬥華麗,這就是 伊 達 男 子。

但在他們之間有個悶騷的青年小眼神透漏出了情緒,審神者如我想必都在座位上為之興奮(ㄎ
在對甲冑的最後一擊時,明明知道那不是政宗,卻還是因為那是政宗的意念所幻化的付喪神,他停下了手上的攻擊,他猶豫不捨的到底是因為政宗,那是政宗的理想
但為了搭救他反而賠上了鶴丸…
https://twitter.com/shotomita18/status/873522688454574080
https://pbs.twimg.com/media/DB9gPFDV0AEeUqD.jpg
(看看那小眼神

這次最玄乎的是追加設定(刀音只是加了檢非違使):
1.出現了其他種類的付喪神:政宗的甲冑的付喪神(一度懷疑是否是檢非違使)
2.時空逆行軍介入關原之戰,不順他的意思被刀男們破壞,就把所有人傳送回關原之戰的前一天,我們再re一次的概念
3.甲冑(逆行軍)抓了刀男回去洗腦黑化(融合?),出自P站的黑化梗正式登台
本能寺跟這次刀舞開場都會先演出後面的一些關鍵精彩劇情(也就說同一段劇情,真人演員都要演兩次),這次搞這個時間回溯,他們同一段演了三次,有點累,一時之間就會跟刀男們一樣茫然
--老實說我上次看本能寺再演有打哈欠,這次我打了兩次哈欠ry--
黑化我真心茫然,茫然回神後才想起啊我有被捏他過,但還是有些問號(儘管我旁邊的太太整段都在哭)
打黑鶴這邊我淚腺無感的原因,大概是 這種 太套路啦,就跟前面一點的小十政一樣(小十政我崩潰是崩潰但是沒哭)
老實說這種劇情套路很好哭啊,或許我花太多心思在看伊達刀百花撩亂的戰鬥方式--跟186敞開的胸口跟短刀白皙的小朋友肚肚--還沒回神吧,需要再看一次

三日月這次也是旁觀者角色,但是很多三日鶴劇情<
套句荒牧被被的話:「你到底在想什麼啊!」
但最後還是罵一句くそじじ實在吧(笑
很喜歡刀舞這邊三日月跟被被的關係,三日月不過份介入看著眾人成長,卻總是有意無意提點被被依些事情,這就是這個本丸的風格吧

打一打我也是整理好想法些,覺得這部看的就是哪裡不踏實,就是角色之間情感的連接跟敘事上的問題吧
也不是說要伊達組要像織田組那樣對織田信長糾結個半天,在本丸一言不涸就吵架什麼的
首先伊達組三人跟鶴丸之間的感情有點問號啊,偏偏劇情放了好多時間在三日鶴身上,要怎樣對會後的黑化鶴有感呢?靠審神者腦補嗎?這樣不對啊
再來是對伊達政宗,雖然情感上我很喜歡看到刀男面對前主人的糾結,但這次明顯的沒有要演這回事(除了歌仙對細川),還花了更多的時間在描寫一答正宗跟細川忠興之間的糾葛,人類組再如何可悲可泣,但對應刀男又沒有那麼地連接性,--還很刻意的叫他們遠征一趟目送一下RY--
或許可以說 伊達跟細川如何好 為什麼歌仙跟俱利不行?但這劇情分配給人的記憶點很不對呀

整部就是這主線跟支線劇情和感情敘事分配上都放得很滿卻沒有什麼連接性,反而顯得零碎啊
伊達組三人、人類組三人、被被小夜、歌仙、三日鶴,被切開就算了,但是支線敘事把回想、刀生、遊戲台詞全都硬塞,有時候真的有種吃太多的感覺啊
本能寺的時候倒是刀男太多,重點放在織田刀身上,左文字跟豐臣刀都只用一段劇情帶過,鶴丸更是打醬油的<
儘管這次減少刀男、刪去這種角色邊緣化的失衡,但是每一條故事線卻沒有太大的交集,最重要的伊達刀甚至是跟自己的主人那裏沒有甚麼碰撞,真的不是很明白呀
就是想要每一條故事說好但是連貫起來有點差,還堅持要賣萌(日常)吧


最後謝幕感言的時候有三個人尬英文,小十郎 小貞 俱利<
豬野俱利講最多英文,那臉囂張的<<<<
豬野俱利洛英文後下一個是荒牧
荒牧第一句:呃,I am yamabankiri.((( Ry
-
細川忠興跟歌仙的現場創作 太可愛WW
https://twitter.com/sao_joo/status/885870538236743680

最後是負能量了
我不懂為什麼我這廳可以從頭笑到尾,有時候明明是開始嚴肅的劇情,只要聽到關鍵字就是會有人笑,我不明白
有些地方確實有可笑的地方我懂,但我知道在那樣的劇情狀況下,儘管知道那有些蠢也不會笑出來好嗎
--鶴丸黑化的影片和各種和田歌仙說的『風雅』--
這點真的讓人挺受不了的。
  1. 2017/07/14(金) 23:03:27|
  2. 影評
  3. | 留言:0
<<活擊 刀劍亂舞 | 主頁 | 我的本丸-伊達組>>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