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光

活擊 刀劍亂舞 土方組

https://www.plurk.com/p/meihzz

先做一個堀兼歸納整理,各家的堀兼大多都出不了這幾個類型(兼堀不算

1.媽媽國廣、小學生兼
2.近乎斯都卡的國廣、幼女兼
3.包容力強的男友國廣、JK(DK)兼
4.ただの兼廚國廣、強大帥氣華麗兼(花丸跟DMM原作是這裡)
5.小惡魔系男友國廣、帥氣華麗ツンツン兼(刀音在這裡)

至於我個人則是小惡魔系男友國廣X強大帥氣華麗兼這個類別(?
活擊則是完全是跳脫一切,原因就出在堀川國廣
從來沒有人 會認為那個總是擔任最優秀助手的人會如此年輕衝動想不開、糾結著前主人吧?
對,我想兩年半以來沒有任何的審神者會認為堀川國廣會如此展現自己對土方歲三的崇拜和喜愛(JUST LIKE安定)的這一天的到來
但是我邊想邊打後發現,似乎又不完全是這一回事。

對我來說活擊的大美兼太完美,就是那個我最喜歡的那一味,強大、華麗、帥氣、偶爾鬧彆扭想不開,清楚知道自己在做些甚麼,知道自己的使命是甚麼,知道這個第二刀生該服從、忠誠的對象是誰,就跟那個他唯一的前主人一樣,他專注地展現他的『誠』,儘管有所迷惘,他仍朝著他所堅信的道路前進
而活擊的堀川國廣,不同於大多數人所認知的:對於土方歲三和這個第二刀生的使命的覺悟會強過和泉守兼定,甚至沒有那種兩刀的相對刀齡差該有的沉著
--活擊國廣就是一個剛入伍還沒辦法搞清楚狀況的菜逼八,而這個菜逼八跟到的排長(兼)還甚麼都不說,輔導長(陸奧)還跟排長談笑風生(打完大太刀的大笑),菜逼八怎麼受的了這種折磨(超級造謠)--

他對於土方歲三的思念跟和泉守兼定一樣,都是出自第四集的那個懷錶才顯露出來,看似是在共同思念前主人,看似是國廣也對土方歲三有所執著,但我想了想,那更像是在替和泉守兼定說出那些不願去說出口、去承認的話,對於和泉守兼定來說,可能說出口就只是透露出自己最軟弱的一面也說不定,那個會動搖他對這第二刀生的使命感的軟肋
單憑這樣,可能會覺得國廣一直向和泉守提土方顯得有點白目,但事實上不只是這樣的

之後國廣在第九集和第十集直接問陸奧守:「雖然說是要儘量避免但如果你不小心和龍馬見到面你會怎麼做?」、「雖然這次逃過一劫,但過兩年龍馬就要被暗殺了,你有想要告訴龍馬這件事情嗎?」
這些問題雖然是問陸奧,也可以說是國廣在將內心的想法尋求一個共感,固然他對於土方歲三有著一定的思念,這兩個問題一定也是他內心那明知道不可以但無法停止的想法,然而第九集,當他看到陸奧到訴龍馬請將那把刀隨時放在身邊後,說的全集最後一句台詞:「到死都陪伴在身邊,這種事情怎麼可能做得到...」

這句話說的,到底是他自己還是那個被市村鐵之助帶回日野的那把刀?

這時候要來說一下堀川國廣的歷史了:
http://meitou.info/index.php/%E5%9C%9F%E6%96%B9%E6%AD%B3%E4%B8%89 (名刀幻想辭典)
https://www.plurk.com/p/lwkpfj (我的花丸第四集土方組科普)

文久3年(1863年)10月20日付で、近藤が佐藤彦五郎に贈った手紙に当時の歳三の差料が書かれている。
土方氏も無事罷在候。殊に刀は和泉守兼定二尺八寸、脇差は一尺九寸五分堀川國廣。

堀川審們應該都知道土方歲三所擁有的這把堀川國廣不存在於世界上這件事情,土方歲三擁有堀川國廣這件事情出自於近藤跟故鄉的書信往返,其中也提到了和泉守兼定的尺寸,跟現存在土方歲三資料館的這把長度還不同,總而言之後人推斷的是:土方歲三擁有至少兩把的和泉守兼定(但在現存這把兼定之前的兼定是否真的是"名刀兼定"這點是存疑的,就跟進藤勇的"名刀虎徹"同個道理,地方上京的鄉下武士真的有錢買名刀嗎(??)
至於國廣,雖然說有一說是代替兼定背上繳(但是卻沒有文字紀錄:
この国広は、太平洋戦争後に占領軍(GHQ)の非軍事化政策のあおりを受けて没収され、その代わりに兼定が没収を免れたという。ただし土方歳三資料館日記による進駐軍の刀狩り・兼定刀身の展示|土方歳三資料館日記」では、**GHQ刀狩りについて記すものの、国広については記述がない**。)
衍生說法便是那個上繳後投海說,但我這理想討論的是:那麼堀川國廣有陪伴土方歲三到最後那個時刻嗎?
如果說土方歲三平時都會將兩刀擺在身邊,但要鐵之助把其中一把送回日野後,總會有一把留在身邊的吧(不論當時東北戰場有多少槍械),那麼堀川國廣在第九集最後說的:「到死都陪伴在身邊,這種事情怎麼可能做得到...」指的到底是誰?

第十集,恩好我到現在還是沒辦法看完整(為了寫這篇跳一些片段看,發現我完全無法看下去)
堀川國廣很糾結,大概也是土方組審內心從第九集以來的共同的糾結:**為什麼要讓新選組的刀去保護坂本龍馬?**
歷史往往是贏家寫的,新選組就是歷史上的輸家,那個沒有被選中的那群人,被上司背叛、局長死去、隊士一個接著一個離隊,甚至最後德川幕府早已大正奉還,土方歲三在蝦夷卻還是在貫徹自己的『忠義』
很傻啊,很笨啊,或許他最忠誠的對象其實是近藤勇,就因為這樣,他就連著近藤的夢想含括在內的忠義,一直堅持到了最後一刻
說起來他就只是憧憬著武士的鄉下小孩啊,卻這樣執著,最後喪命,這樣的土方歲三,才因此最令人喜歡和憧憬

就因為這樣,國廣和和泉守兩刀起了衝突,和泉守兼定對於土方歲三的喜歡是如同他一樣,貫徹自己的『忠義』,但對堀川國廣來說,就是因為『喜歡』,因為是最重要的人,所以想要去『守護』
這已經撇開刀劍男子的使命的問題了,單純就是 他們就是這麼喜歡『土方歲三』。

然而這麼說還是不夠
堀川國廣在預告的時候說了:「能夠加入第二部隊很光榮,跟兼さん一起並肩作戰一直是他夢想的事情,但是兼さん哭了。我要保護我、我們重要的東西才行。」

堀川國廣重要的東西、堀川國廣和和泉守兼定重要的東西,**我想不單指同一件了吧。**

國廣知道必須要保護歷史的正軌,國廣知道為了歷史不能讓龍馬在這時候就被新選組抓到,國廣明明是知道的,但是就是無法停下這樣改變歷史的想法。
兼さん哭了,不就是因為和自己有一樣的想法嗎?但是為什麼甚麼都不說呢?
既然這樣就由他來守護對他們來說最重要的東西

傻又天真的堀川國廣,我想所有堀審始料未及。

就我本人來說,保護歷史不只是整個時空維持的問題,單就喜歡的歷史人物來說,改變了他們應該如何發展的歷史,也是在否定該名人物的人生和歷史評價,他們之所以那麼受人喜愛,不正是因為他們的經歷過的一生嗎?為了私心去改變他們的人生,大概就像在否定自己喜歡的事物一樣了吧....然而這樣矛盾的心理都是因為 這份『喜歡』啊。

......在這份喜歡之間覺悟、取捨,然後成長,大概就是我會這麼喜歡這群『刀劍男子』的原因了吧,哈哈哈。
  1. 2017/09/05(火) 21:09:22|
  2. 追番
  3. | 留言:0
<<我的本丸 小狐三日 上 | 主頁 | YOI 勇維 -晚安 >>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