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光

刀音5 ~結びの響、始まりの音~


5/4 日替
https://twitter.com/2d_endorphin/status/992309612622757895

我真的不知道要怎麼分段怎麼起承轉合repo
這次我真的太多情緒太多話想講,怎樣都剪不斷,理還亂,最後還是透過每個角色來流水我的心得就是了
※土方歲三クラスタ、 新選組迷妹
※5/4觀劇、有買配信
※會提到活擊
※對於角色的稱呼會順著寫到哪個角色而隨之變化沒有固定
※多少會有一些審神者個垃圾吶喊
↓活擊哀號
https://www.plurk.com/p/mf2jro
https://www.plurk.com/p/mf5p7t
https://www.plurk.com/p/mfgbry
幕末天狼傳↓
https://www.plurk.com/p/lyo6ye


在最一開始我要先說一些可惜的地方,那就是國廣的立場跟戲份,刀音並沒有讓兩刀對於土方歲三的思念取得平衡,對於此次任務要讓土方歲三如歷史般死去,國廣的演出其實和安定差不多份量,不過幕末天狼傳集中在雙虎徹的對立和安定對於前主的思念,清光戲分同樣也不多(但因為清光個性的問題,所以戲份上沒有甚麼問題),或許是我過於吹毛求疵跟期待的關係
同樣作為土方的愛刀,但他比起土方歲三,似乎對兼さん更加關心,只有一段專屬他和土方的對手戲表達了他對土方的思念(等下細說),我最喜歡的就是三個人彼此都互相喜歡的那個部分,不論是流星哈尼的還是活擊(我想向近藤光和流星老師下跪),儘管因為犧牲了國廣的戲份,而讓土方歲三的演出多到讓迷妹想從二樓跳到アリーナ

但真的只要多一點點就好,什麼「他們兩振都是我的生命,一個回日野,一個陪在我身邊。」的矯情話不需要再來一次(我已經邊哭邊抽蓄了一整個夏天)

比方說國廣被救回去的時候,稍微回頭看個土方、才發現兼さん的視線也在土方身上,比方說在箱館戰爭上和土方的不其而遇,讓國廣往前踏出一步而被兼さん阻止,比方說那最後一戰最後的一戰,在晨光中只有風聲的草原上國廣把喊出口的兼さん因為也發現了土方而縮回去、最後他又比安定和長曾禰快那麼一步走到兼さん身邊

真的 只要這麼一少少,就可以讓最後國廣一起哭更加痛心,**就可以讓土方クラスタ的我本人離不開TDC了**

另外是真的有一點點點挑剔的了,有澤兼的演出絕對更加成熟、殺陣也更颯爽地穩健(假髮也更完美)然而壞就在跟他對戲的高木土方真的 太過於完美太過於戲精了…(這邊最後再講)


有人說這次的劇本更加精采深刻,但我覺得是因為這次把故事集中在『土方歲三』身上的關係,同時把陸奧跟巴形對應新選組的平衡拉得很好,儘管戲份還是有差異,但陸奧成為了故事推進的關鍵,巴形薙刀則是給予了我們一個冷靜的旁觀者立場,他知道土方歲三和新選組對他們有多重要,但他不明白**為什麼**,我想這也是這次故事的關鍵

也有人說對刀音5無感啊、覺得為什麼他們都無法如陸奧那樣看透啊,就我看來跟去年活擊一堆人說堀和兼幹嘛吵架看不懂在演三小一樣,每個人看東西的事物不一樣,刀男們如何看待自己的主人也自然不一樣(不同的編劇去撰寫刀男和前主人的關係當然又會不一樣)
每個人的境遇的不同,有『被選擇的人和沒有被選擇的人』,沒有人能夠選擇“被選中與否”,有人想跟著去池田屋、有人在池田屋斷刀、有人想成就刀的本份而不是作為家寶,有人想要在函館陪那人到最後一刻,自然也有人被選擇成就了新時代,有人沒被選擇於是成為一個時代的最後

說來說去除了劇情的時間軸和刀男的成長,這部才總算是將幕末天狼傳中他們沒有解決的『沒有辦法選擇沒被選擇』的懸念給解決了:土方歲三跳脫了這個『被選擇』,他並非那個沒有被時代選上,而是他自願成為那個沒被時代所選擇的最後,這是他不受時代左右,自己所做的『選擇』

沒有人不渴望自己的故事,不渴望自己能有所作為,但是說的往往比做得容易,自己認為對的事情只要全力去做,就算傷心難受,也絕對對得起自己,而這樣的自我矛盾與掙扎正是屬於自己的故事


引言結束,接下來進入角色環節:
**堀川國廣你為什麼是堀川國廣(吶喊**
 阪本奨悟 様 (挪抬) 演出的堀川國廣 真的  太  太  太可愛了
如果說之前的堀川國廣是小狼狗獎悟真的是渾然天成的天使,試問有看過真的穿白色襪子的天使嗎?有嗎?
好不說別的,光一開始的小身高就擄獲我的心,然而那個關心兼さん的一顰一眉之間,小眼神流漏出的都是真心的愉快、真心的喜歡,只要追逐國廣的眼神就可以知道兼さん在哪裡真心不假
然而我最喜歡的,也是讓我配信痛哭到鼻涕掛一大滴接不住的一段,正是他衝動跑去暗殺土方身邊的逆行軍、而被土方審問那段,明明處在那樣的情況下,他卻因為土方歲三在他眼前而感到雀躍,然而看了配信,才發現原來他竟然順著土方歲三的台詞在念,他高興不只是因為土方歲三在他面前,而是因為土方歲三就和他記憶中的土方歲三一模一樣,所以他笑了出來
土方納悶,他急忙回答說因為有個他認識的人和土方先生很像的關係,我觀劇時以為他說的是兼さん,畢竟後來土方歲三接了:「那麼那個人鐵定也是如此帥氣凜然的吧!」我油腐的內心不由自主拉警報,但是配信看到土方後頭的奨悟國廣的眼神,我才恍然大悟**啊,他口中那個認識的人正是他眼前的土方歲三啊**

明明沒有被繫在腰間,雖然沒有那麼彆扭,承擔著共同的使命和痛苦,他同樣是土方歲三的愛刀,此時只是純粹地因為見到土方歲三而感到開心,對比後來登場板著臉的和泉守兼定實在是太痛苦
但真的就點到為止,他更多的表現更像個--小女友--助手在一旁看著和參與討論,並且爭奪舞台上第一可愛的170以下人種的寶座,真的是太可惜了,然後二部在那邊 在那邊
I LOVE~~~ YOU~~~~~的超級酥波達令到底是在幹嘛(氣到不行
我 我本來猶豫他到底是唱給土方歲三還是兼さん,因為歌詞他提到彼此有紛爭的碰撞的時刻,那個明明彼此分離你卻好像還在身邊,儘管形勢不同仍會好好守護你I LOVE~~~ YOU~~~~~嗯嗯嗯嗯嗯嗯嗯堀川國廣先生適可而止好嗎


陸奧守吉行就是符合大家所期待的他那樣颯爽、那樣坦然,一開場面對坂本龍馬的死,甚至是被龍馬握在手裡的自己,卻一臉的習慣,這引來和泉守兼定的不諒解,因為歷經了幕末天狼傳,他看到大和守安定和長曾禰虎徹如何悲傷,他無法理解陸奧守吉行怎麼能這樣面對龍馬的死

有些人也就此拿來說嘴和泉守兼定呢,但是他又怎麼可能不把龍馬的死放在心上,他回答巴形:「自己的眼淚早就哭乾了。」甚至還掩臉逃下台,他只是不說、他只是不願承認,就和不動行光一樣,又有哪把刀不後悔自己無法保護好自己的主人?如果說今天讓陸奧守見到活蹦亂跳的坂本龍馬,他又會是怎樣的態度呢?

活擊的陸奧守吉行笑說他會衝過去緊緊抱住龍馬,然而真正面對龍馬的時候,不是那意氣風發充滿夢想的模樣,而是狼狽地被人追捕、受傷的身影,他笑不出來,完全笑不出來啊,刀音的陸奧守吉行呢?

當和泉守兼定問他,對自己的主人的死是怎麼想的時候,他直接回答說忘記了,但與其說忘記,不如說他認為糾結在死亡本身,不如繼承坂本龍馬的意志要來的恰當,而他也揣著這份空洞,看著新選組刀如何迎接土方歲三的最後
人終有一死,但思想能夠持續到新的世代,雖然說是繼承龍馬的夢想,但連接下一景的一小段音樂,卻是安定在幕末天狼傳的那首《手を伸ばせば》,與其說陸奧守吉行想要繼承龍馬的意志,我更確信的是他和大和守安定一樣,因為最喜歡、憧憬前主人而不停把對方當作目標在努力,這樣面對自己此刀生使命的陸奧守吉行是因為他成熟嗎?更多的還是因為對前主人的思念、同樣笨拙的喜歡呀,這份喜歡和新選組刀男們的那份憧憬不是一樣的嗎?

相對和泉守兼定對於陸奧守的不理解,長曾禰跟陸奧守的關係不似花丸那樣對立,反倒相當要好,俗話說相像的人不是對立就是要好,從他跟安定的對話中可以知道,就是因為坂本龍馬和近藤勇同樣光明磊落、同樣胸懷大志,他們兩刀才相敬如賓吧?儘管所處的立場不同,造就了彼此前主人完全不同的結局,但作為同一個本丸的夥伴這並不影響彼此的立場

歷史上近藤勇和坂本龍馬沒有發生過碰撞(有碰撞的是桂小五郎),但在大河劇中直接讓坂本龍馬和年輕的近藤勇相識,甚至讓近藤勇產生了世界觀、甚至是整個精忠報國想法的關鍵呢

說起來像近藤勇、坂本龍馬這種類型的人,要人怎麼不崇拜和憧憬呢?對於土方歲三來說,比起德川幕府,他所效忠的對象始終是近藤勇,我想鬼之副長的愛刀一定也明白自己也如同自己的前主人一樣無法不受到這類型的人所吸引,無法否認這類人種所說的話,這類人總是說出最光明磊落又正確的話語,因此在陸奧守吉行理所當然地訴說他們的使命和任務時,和泉守兼定才說了那麼一句:「你始終是正確的。」

像近藤勇和坂本龍馬這種充滿理想抱負、光明磊落的人所說出的話永遠是那麼正向又勇敢,正是土方歲三所追求的那個武士的表徵吧?然而作為一個農家子弟,他在自己短暫的一生中擁有過夢想卻又失去夢想的標的,最後他只能找尋自己生命的用處,作為武士的目標早已達成,最後他用生命去換取那個名為武士的驕傲

噢,和前主人特別相像的,又怎麼能不提到我們的元祖原主迷弟大和守安定呢?儘管這次安定的戲份真的不多也不算重,只能說是畫龍點睛的效果和小可愛擔當,他最重的一場戲就是和長曾禰的那一段,但我覺得這段就足夠過分,觀劇中還沒有那麼深切感受,只覺得啊儘管到了這個大概快99等的時刻,安定還是在追逐著總司的腳步,被說和總司相像就這麼開心,然而配信...我根本就是在看本鄉直也演出的近藤勇和栩原樂人演出的沖田總司在對話...!安定那個語氣和小動作跟完全和清光相處時不一樣,就連長曾禰也多了那麼些照顧人的語氣,他們的等級提升怎麼會這樣朝著自己的前主人發展??但作為審神者的我們,是否該為他們一直努力接近憧憬的結果而感到欣慰呢?

而當巴形問道:「土方歲三對於歷史有多大的影響嗎?」說來難受,但作為新選組迷妹的人都知道,其實那整個時代潮流,幕府節節敗退,在宇都宮城之戰之前,早就已經大政奉還了呀!新選組不過是舊政府軍的其中一小部分,在箱館戰爭後,甚至是被命令格殺勿論的存在(市村鐵之助才躲在日野兩年多),一直到60年代,經由小說家的的妙手生花,新選組的後代才逐一出面,一直到現在新選組廣為人知呀,但是這樣只是沒有被時代選上的一小群人,對於大和守安定、長曾禰虎徹、堀川國廣、和泉守兼定來說,是自己的信仰,他們刀生的全部

安定輕輕說著:「雖然是那麼說,但是土方歲三**對我們來說**很重要。」

思念的價值往往不是對於環境或是眾人的意義,永遠是個人最自私的那一面

這邊就要提到巴巴,這次的定位是必要把那三位土方的溯行軍部下拉進來一起講
https://twitter.com/dddddateya/status/993717392181116928
巴形薙刀並沒有特定的銘或鍛造者,不同於同田貫和千子村正是刀派的集合體,他只是一種薙刀分類的集合體,比起有明確品牌的故事(妖刀村正)可以套到他身上,他著實是沒有屬於自己的故事(物語)的刀男,這樣的他卻被放進了這個對前主人擁有最多思念,甚至性格最為強烈的幕末刀之間,要讓他從旁觀者的角度來學習擁有『心』是怎麼一回事,人的各種自身感受都是自私的,然而就是因為和他人的思念交錯,才能夠創造出自己的心,自己的故事吧?
https://www.pixiv.net/member_illust.php?mode=medium&illust_id=67872547
其實在看刀音5之前先看了流星女神的這篇,對巴巴才改觀了不少--對於丘山二部那句「要和我一起創造故事嗎?」才更覺得靠北--(我沒有巴形薙刀所以

我們都知道刀音的新選組刀有多麼衝動熱血--8+9--,但是這次那三把溯行軍同樣衝動啊
遊戲1-1是土方歲三死亡防止隊(我也想報名參加)這三把刀大概也是這個隊名,但在巴形的理解下,他們溯行軍其實也在尋求一個自己的故事,作為一個付喪神選擇土方歲三的理由,是想要在刀劍時代的最後,和最後一位武士創造屬於自己的故事吧?儘管最後他們受到刀劍男子們的阻止,但他們的故事確實完成了,而我們就是《犬、猫、蝸牛》的故事的見證者
https://ameblo.jp/dateyasuhiro/entry-12374784309.html


刀音的和泉守兼定我到底要怎麼定義他才好,真的很笨,太笨了,我以為幕末的25等這次至少可以有80,老天他還是只有65等,怎麼會這麼傻這麼天真,越是自以為堅強的人往往是最脆弱的一個,開場因為不理解陸奧守而說對方沒有心,卻又說自己:「看來我的心很硬啊。」就知道他有多麼自以為堅強,但我真的不知道他可以笨到那樣(憐惜的意味)笨到如此直率也只有他可以做到了

因為戲份比重的關係,國廣跟兼的關係性更加凸顯,有澤和奨悟同鄉似乎也讓兩人的默契建立的更加順利,想到它們之前超不知道在幹嘛的生放送真的就是 **不能怪審神者打開濾鏡好嗎** 我最崩潰的還包括那個腿的長度<劇中每一句的兼さん都必須作為指定有形文化財才行
https://www.plurk.com/p/mommih

幕末天狼傳的時候,清光被問到如果安定違背使命的話他會如何,儘管他相信安定不會,但他說他會負責擔任那個斬了安定的人,這次和泉守兼定被問到同樣的問題,回答的竟然是他就會跳出去三兩下解決,到底是怎樣的信賴表現呢?而彥對國廣的衝動,他用的是愛的鐵拳斥責,他明白國廣是為了他這麼行動,同時也知道國廣也是為了土方歲三,背負同樣的思念和痛苦的兩把刀,仍會一起從刀劍男子的立場來送土方歲三這最後一程吧

開頭的迷惘,這笨刀就跑去問定義他刀生的人那麼直接的問題,就算中途他問了自己的夥伴,最後他還是再度面對自己的信仰,才下定決心,然而這個決心又真的是決心嗎?他太了解他了,太了解了,因此土方歲三的每一個攻擊他都接得下來,甚至略勝一籌,那又有甚麼辦法,土方歲三手裡的刀不正是他自己嗎?


從幕末天狼傳開始,高木就有說有澤會看他的演出來修改自己演出和泉守兼定的感覺,這次大概就是兩年後的集大成,和泉守兼定簡直就是年輕時的土方歲三,充滿著逞強和些許的自大,然而對於同伴愛的彆扭後頭又是那樣優柔寡斷,人們總是說讓三歲小孩嚇哭的鬼之副長土方歲三,但正如國廣所說,在酒宴上那樣放肆的土方歲三才是他真實的樣貌,一個鄉下出生的農家小孩,為了自己追隨的對象,自己所追逐的夢想而武裝起自己,成為人人敬畏的武士,這樣硬裝樣子難怪會被總司所吐槽,然而他那堅毅外表下的猶豫和煩惱正是**我**和和泉守兼定、堀川國廣最喜歡的土方歲三啊

活擊的土方歲三,心存那個對於性命的猶豫,就是因為作為土方歲三的愛刀,才能夠潛移默化改變土方的想法,然而也正因為是**土方歲三的愛刀**,才能用那短暫的對話讓他下定決心,活擊過於矯情集中於前主人對於刀、刀男對於前主的思念,然而刀音則是最純粹地演出土方歲三人性的那一面,正如高木自己在部落格說的,他所演出的土方是因為有演出近藤的本鄉值也和演出總司的栩原樂人的關係
「この2人には絶対観て欲しかった。僕の土方歳三はこの2人から出来上がっているから。
俺毎回。舞台始まる前は2人のことばかり考えてます。」
https://ameblo.jp/takagi-tomoyuki/entry-12373472710.html

明明只剩下他一個人,但是他卻還是看著他根本看不懂得夜空試圖找尋那一顆最耀眼的星星,明明只哭過那麼一晚,往後絕口不提悲傷,卻在每一次每一次和他人的對話中,透露出他對那兩個人的思念,對於近藤勇的驕傲更是毫不保留,他到底是多常在想個近藤勇和沖田總司的事情?

儘管土方歲三的戲份和台詞不少,但是高木的土方歲三完全不是靠那些台詞在說服人的,每個眼神每個眉宇間的神情每個動作,都透漏太多超過於台詞本身的東西,高木到底和編劇一起,把土方歲三這個人看穿到怎樣的程度
土方歲三在部下面前嚴厲時展現紀律,私下相處則稱兄道弟,要人怎麼不對他肝膽相照?但我想當年的近藤勇也是如此對待隊士的吧?鄉下人的習慣還是甚麼的,不如說是新選組最一開始本來就是這樣,儘管沒了新選組、原本的夥伴,甚至是自己的名字(改了假名),土方歲三確實一直都沒有變呀

曾經和近藤勇的相遇,他的世界就此出現了變化,成為武士的夢想成為了現實,而在幕府軍一敗塗地的時候,榎本武揚的出現讓他的世界再度出現了變化。他本來就知道自己只會在戰場上揮劍、板起臉當那個戰場上的士兵而已,他替自己信奉的對象背負那些骯髒的事情,將奪去他人生命的罪惡肩負在自己身上,這是他認為作為武士應有的態度
儘管懷抱著對舊時代的思念,面對逐漸現代化的戰場(美國南北戰爭結束後輸入日本的武器),他剪了頭髮、穿了洋服,腰上卻仍然掛著那把和泉守兼定。和泉守兼定刀上的刀銘為慶應三年四月,和泉守兼定和土方歲三的相遇不過短短的一年多,但是在土方歲三資料館的那把和泉守兼定的刀柄卻充滿了使用過的磨損痕跡(接近刀顎的的地方也有使用痕跡,是土方歲三非正統的握刀方式才會磨損到那裡的),刀鞘上也有些碰撞傷痕,到底要怎樣的使用才能在一年內把刀操成這?戰事也不是天天在發生,這些證明了甚麼?

如果說榎本武揚只是個空講大話的天才(過於優秀的人才),我想土方歲三也不會找到自己的生命的用途,他是個只會戰鬥的草夫,但榎本武揚卻擁有世界級的學識和資源,地球這麼大、歷史如此淵遠,土方歲三不過是這歷史洪流中的小小人物,更不是那種對歷史有極大影響的人,或許他領悟到了這一點,或許他明白像自己這樣戀舊的人,就該隨著時代而去,然而榎本武揚所懷到的那份武士般的理想和抱負,他明白自己極其一生憧憬的『武士道』能夠持續下去,他明白新時代會持續,而他勢必不是那個開創時代的人,那麼他願意擔任舊時代的最後一人

兼最後有如大寶寶一樣哭,我想到的是幕末天狼傳土方歲三抓著近藤勇肩膀哭喊的那句「勝ちゃん」,土方抱著兼的一句笨蛋,不論他有沒有認出和泉守兼定(一部分太太們的想法),但他憐惜他,一如過往他對所有同伴的珍惜,或許,比起為了自己那份刀男新上那會永遠空著的空洞而哭泣,和泉守兼定的眼淚更多是替土方歲三所流的也說不定,然而土方歲三那堅毅的目光仍舊看著遠方,看著未來的方向,儘管負傷、儘管腳殘,他還是向前,他那短暫的三十六年人生一直都是這樣步履蹣跚,就算作為不被時代選上的人,他其實是選擇自己的人生的人,只有擁有覺悟不人能夠開槍,他每一次的揮刀都是他的覺悟本身,這樣的男人,到底要人怎麼不喜歡他?

**到底要怎麼不喜歡土方歲三這個人?**


結びの響、始まりの音

蝴蝶結是要兩邊一起合力,才會打的漂亮的,不論是幕末刀還是攘夷刀,又或者是土方歲三的兩把愛刀
結び的聲響小聲又實在,大概就是某個瞬間、小小的動作,便締結了那個牽絆,同時也證明了那個情誼的存在
只剩下一個人前往北方的改名了的土方歲三與新選組之間的聯繫,是打響土方歲三的一生最重要的東西
劃破開戰前箭拔弩張的沈靜黎明的那一聲槍響,終結了刀劍的年代、封閉的幕府,開啟了新的時代…… ……… ………………更是5月11日那一天黎明 的 那一顆子彈。

土方歲三被稱為最後的武士,但他就只是一位鄉下農家出生,住在不少大名所在的日野,母親早夭,給姊姊養大,三不五十到姊夫家打擾,那裏時常武士來拜訪(本陣),甚至還借給別人當劍術道場,不甘於當商人,耍著流氓性子,跟了改變他一生的人上了京,從此造就自己那短暫卻跌宕的人生
我想土方歲三這個人一直沒有甚麼很遠大的抱負,只是單純地、男孩子喜歡舞刀弄劍,但不論多少的人改編他的一生,他始終都會是那個貫徹新選組的意志,遵循自我武士道的男子漢,在夢裡他始終會回到日野和近藤勇、沖田總司談論那些尚未達成的理想的少年吧

0508
  1. 2018/05/12(土) 20:11:52|
  2. 影評
  3. | 留言:0
<<赤安 初吻 | 主頁 | 奧尤/otayuri 蒙太古與卡普雷特的憂鬱>>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